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读者文摘> 留在心田上的“水印”

留在心田上的“水印”

时间:2020-09-22 来源:admin 点击:

  20多年前,我参加高考,考了个不错的分数。但那时还是估分填志愿,结果过于自信的我,将总分多估了15分,最终以4分之差,没能被所填报的大学录取。??
  
  12年的寒窗苦读付之东流,烦闷之极的我,想第二年春季再去复读,于是便对上过初中的父亲说,书上的知识,我已掌握得滚瓜烂熟,下半年在家自习就行了。
  
  父亲本不同意,但看我态度坚决,性子又倔,最后只好皱着眉答应了。
  
  此后,每天早上我都睡到自然醒,然后拿着书,戴着耳机去屋外的山边,寻一块草地坐下,边听音乐边看书,时不时再看看山的青翠,鸟的振翅,泉的涌流……其实,我看不进书的——没被录取的懊恼、烦躁,像根牢牢捆绑着我的粗壮绳子,勒得我胸闷气喘,难以解脱。同时,又百无聊赖地觉得考了高分,基础扎实,自习放松懈怠点,没事。
  
  父親呢,有空时会过问我的学习情况,流露出对我自习的顾虑和担心,他也不敢多说,怕我心情不好,对他发脾气。
  
  一天清晨,父亲一反常态地将我从床上拽了起来,带我去田边巡水。从初中起我便在县城里住校了,很多农事都忘了,巡水,就是查看田埂有没有漏水,如有,要及时堵上,“秋季雨水少,山塘里的灌溉用水也不多,田里的水如漏了,麻烦就大了,可能前功尽弃!”父亲说。
  
  但一圈巡下来,并没发现漏水的地方,我便打算回去,可父亲却让我等等——他扒开稻丛,用铁锹铲了一些半干半湿的泥,在田埂旁做了个方形的小平台,并让平台高度与水面齐平,“这叫做?‘水印’,记录稻田里的水位高度。”他解释道。
  
  次日,父亲再次带我去巡水,依然没发现漏水。“这田埂坚实牢固得很,没必要总浪费时间去巡!”我有些不耐烦地对他说,“田里的水,跟昨天相比,一点也没见少啊。”
  
  父亲没接话,将我带到做“水印”的地方。扒开稻丛,让我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小平台已露出水面半指甲盖高了,大约有5毫米!也就是说,田里的水,已漏掉5毫米深了。如果不是有“水印”,很难发现!
  
  看我一脸惊讶,父亲说,再牢固的田埂,即便没黄鳝、螃蟹去打洞钻漏,也会经常有极小的细缝,悄悄地日夜朝外漏水,肉眼很难发现,而它们会越漏越大,越漏越多,再多的水也经不住这么漏,“如果不做‘水印’记录,等最后发现,就迟了。”
  
  “你肚里的知识,跟这田里的水一样,”堵上漏子后,父亲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你自个在家,没老师教,没旁人检查,再多的知识,也会悄悄被漏掉,而你可能浑然不知,更不会去堵。你得去学校,去考试,去给自己做个‘水印’,那样,才能检查出身上有没有‘漏子’,学问是不是漏少了,成绩有没有退步呀!”
  
  原来,父亲早就看出我学习心不在焉了,我羞愧地恍然大悟,决定重返课堂。
  
  果然,复课后的第一次月考,我的成绩便下降了不少,好几道题错得连自己都难以相信。好在,父亲用?“水印”,及时点醒了我,使我意识到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道理,并及时返校投入到复习中去,第二年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父亲已离我而去多年,老家的田几年前也流转了出去,规模化的现代农业,完善的灌溉补水监控系统,让稻田里再也没必要做“水印”了。
  
  但父亲做的“水印”,却一直留在我的心田上,时刻提醒和激励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