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调包之谜

[海外故事] 调包之谜

时间:2020-09-23 来源:admin 点击:

  杰克是个实习警官,这天正逢休假,他乘火车前往巴黎。在车上,杰克接到了警长的电话,警长说他正陪卡林顿夫人等在车站贵宾室,她将在下一站坐上这趟车,她的手提箱里有高级珠宝,需要杰克护送到终点。杰克虽不情愿,但也没法拒绝这项任务。
  
  不一会儿,卡林顿夫人拎着一只小箱子走进了车厢。杰克注意到,她的手提箱本身并不起眼,但把手上系了一条粉色丝带,非常醒目。杰克和她打了招呼,她一边高傲地对杰克点了点头,一边走过去。这时,一个男人抢先坐在杰克对面的位子,把箱子往座位下一塞,摊开报纸看了起来。卡林顿夫人满脸不悦,只得与杰克并排而坐。
  
  卡林顿夫人一坐下,就把手提箱塞到后背与椅子之间,紧紧地靠着。杰克夸道:“您的警惕性真高。”她紧靠箱子,严肃地答道:“那当然了,我可不想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
  
  杰克低声问:“就算遭到不测,您也有保险金之类的补偿吧?”
  
  卡林顿夫人不屑地笑道:“珠宝是独一无二的,钱算得了什么?哼,再多的赔偿也休想打发我!”杰克暗自叹了口气,祈祷这趟旅程平安无事。
  
  半途中,一个金发男子急匆匆经过,不小心踩脏了夫人的裙摆。“真讨厌,没长眼的家伙!”卡林顿夫人惊叫一声,赶紧弯下腰拍打裙子。几秒钟后,她想起了背后的箱子,赶紧回头查看——当然,箱子仍好端端地在她身后。
  
  终于,列车驶进了终点站的前一站,大多数乘客都在这一站离开,对面的男人也下了车。这时,卡林顿夫人看着窗外,大声叫道:“那是什么?”透过车窗一望,杰克顿时浑身一凛,对面的男人已迅速钻进人群,而他手里的箱子上,赫然系着那条粉色丝带!
  
  “那是我的手提箱!但……不可能啊!”卡林顿夫人抓过自己背后的箱子一看,大惊失色:这只箱子上根本就没有粉色丝带。
  
  她尖叫起来:“天呐……那个贼,肯定是趁我弯下腰的时候,把箱子调包了!你这个实习警官到底有什么用?”杰克也惊讶得无法置信,偷盗竟然就发生在眼皮底下,而自己毫无察觉!
  
  杰克迅速联系车站警方围堵窃贼,同时大脑飞速运转,但他百思不得其解,卡林顿夫人唯一一次弯腰,是对面男人唯一可能的调包机会,但那只有短短几秒钟啊,他是如何闪电般换走了手提箱?杰克知道巴黎有不少厉害角色,但如此神乎其神的贼他还从未听闻。
  
  卡林顿夫人仍不死心,从贴身衣袋里摸出手提箱的钥匙捅进去尝试。白费一番力气之后,她气得将小钥匙狠狠摔在地上。杰克镇定一下心神,几下撬开了手提箱,里面果然没有珠宝的影子,箱子夹层里胡乱塞着几件男士用品。夫人气得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
  
  这时,几名警察匆匆进了车厢,为首的巴普警官凑向杰克,低语道:“嘿,我们在车站外抓住那个窃贼了!可是……”他掩饰不住脸上的窘迫,使劲咽了口唾沫,“可是他该死的箱子里竟然全是私人物品,根本没有珠宝的影子!那混蛋现在扬言要起诉我们……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玩了一手,我明明一直紧盯着他!”
  
  卡林顿夫人察觉异样,铁青着脸问:“发生什么了?难道珠宝没找回来吗?”巴普满头大汗,支吾道:“这只是个小插曲,请夫人放心,我会仔细搜索每一个角落……”
  
  杰克攬住卡林顿夫人,安慰道:“先别惊慌,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儿。”忽然间,他眼里的困惑消失了,露出豁然开朗的神情。
  
  卡林顿夫人早就失去耐心,嚷道:“他当然把珠宝转移给同伙了呀!有个金发男人,之前故意踩我的裙摆,让我转移注意力,那人必然是他的同伙。你们为何不去抓他,却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巴普听了,狠狠瞪了杰克一眼,那意思很清楚:居然是团伙作案,这么重要的情况你怎么不早说!现在那个同伙早就不知溜到了什么角落……他勉强劝道:“夫人,我们的追踪速度是一流的,马上就去抓人。”巴普说着,转身就要走,却被杰克拦住了。
  
  巴普嚷道:“火车过会儿就要开了,你想干什么?”
  
  杰克笑眯眯地说:“既然还有时间,我们不如先做个小游戏,重新演示一下刚才发生的事吧。巴普,请让人计时,同时你来扮演对面坐的那个男人。夫人,请您坐回座位,手提箱仍压在身后。”
  
  杰克把自己的箱子塞在对面座位下,并给坐在对面的巴普演示,让他趁夫人弯腰的几秒钟完成抽换两只箱子的动作。
  
  尽管巴普身手利落,也尝试了很多次,但每次不是难以迅速替换箱子,就是容易被对面的杰克察觉,最顺利的一次也花了十几秒。
  
  杰克指出两点:案发当时,夫人弯腰整理的时间最多七八秒;在真实的情境下,对面男人必须一次成功。
  
  巴普沮丧地咆哮道:“老兄,我们撞上了一个无比厉害的毛贼!”
  
  杰克点点头说:“罪犯的手段确实厉害,但我指的却不是那个男人。”
  
  接着,他猛然转向卡林顿夫人:“夫人,是您主动结束表演呢,还是等我搜身?”
  
  卡林顿夫人愣住了,生气地说:“杰克,你在玩什么花样?”
  
  杰克笑道:“从刚才的游戏中,大伙儿‘看到’了一个无比高超的窃贼,但我‘看到’的却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窃贼!让我来详细解释这个精巧的把戏吧。停车前,夫人伺机抽掉自己手提箱上的丝带,悄悄藏了起来,而你的同伙,也就是对面的男人,则在下车后将一条一模一样的丝带系在他的箱子上,故意从窗前走过。别人辨认手提箱的唯一标志是那条丝带,而不是箱子本身,因此看到窗外的情形,所有人都会钻进你设计的圈套——箱子被调包了!但实际上,这就是你原本的箱子。”
  
  卡林顿夫人尖叫道:“不可能,这些男人的破烂又怎么会在我箱子里?一派胡言!”
  
  杰克笑了笑,手里像变魔术似的多出一条粉色丝带,他说:“这是我刚才揽住你时,在你口袋中找到的。这就是第一个证据。”卡林顿夫人猛然颤抖了一下,高傲的脸变得灰白。
  
  “别急,不止如此。”杰克继续解释,“我猜夫人有两把小钥匙,一把能打开这只手提箱,而你刚才拿的那把则打不开,是专门表演用的。手提箱真正的钥匙,不管夫人上车前扔进了哪只垃圾桶,我想马上就能找到。”
  
  巴普眨眨眼,揣测道:“你是说,她的手提箱里本来就装了这些破烂?那珠宝在哪儿?”
  
  杰克答道:“对!再说说珠宝。上车之前,夫人请警长陪同,名义上是保护,真正目的就是让他作为珠宝在箱中的见证人。在与警长分开后,她就把珠宝拿了出来。我猜,珠宝就藏在夫人身上,请立即搜查!”
  
  此时,卡林顿夫人歇斯底里地反抗起来,但几名警察已将她团团围住。
  
  终于,她败下阵来,掏出一串项链狠狠地摔在地上。
  
  杰克望着她,若有所思地说:“一旦脱离警察的视线,你会迅速将证物处理掉,使调包永远成为谜案。你的两个帮手,一个早已溜走,另一个将因为没有证据而脱罪,而你则会顺利获得大额的保险赔偿。多么理想的计划!可惜,无论把戏看上去多么神奇,最后都会露馅,没有谁能蒙蔽所有人的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