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夺命簕竹钉

[中篇故事] 夺命簕竹钉

时间:2020-09-24 来源:admin 点击:

  1。脚掌上的伤
  
  清朝末年的一天清晨,红石村财主武怀财照例早早起来,到后花园打太极拳。昨晚下过一场小雨,空气湿润清新,武怀财深呼吸几下,心情舒畅,便一招一式地打起拳来。
  
  按照往常,他打了一个时辰的太极拳后,就会去洗漱,之后到膳厅用餐,可今天过了一个多时辰都不见他来,二夫人疑惑地来到后花园,却看到武怀财倒在地上。她惊叫一声扑上前,发现武怀财身体僵硬,鼻息已无,顿时吓得边跑边叫:“不好啦,老爷出事了!”
  
  武怀财六十多岁,长年练习太极剑和太极拳,满面红光,身体很好,连伤风感冒都很少患,绝不会得心脉瘀阻之类的暴病。
  
  大家悲痛过后,大夫人哽咽着说:“会不会是因为火灶日子没选好,犯了煞?”
  
  两广一带很看重厨房火灶的修建方位与日子,如果家里出了不好的事,就认为是火灶不行了,要请日子佬翻日子,重修火灶。半年前,武家大儿子武福上山打猎受了伤,武怀财就觉得旧火灶有了衰气,所以出重金请一位很有名的日子佬前来选了良辰吉日,重建了火灶。为此,二夫人一肚子气,说那钱花得冤枉,不如给自己多买两件衣裳。更何况,那日子佬是大夫人的娘家推荐来的,不知吃了多少回扣!
  
  大夫人听后冷笑说:“要说是修火灶犯煞,早就犯了,怎么等到现在?老爷肯定是被人谋害的,当了第二个武大郎也未可知!”
  
  二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反击道:“那你说谁是潘金莲?”
  
  “谁是潘金莲,各人心里明白!管家,马上到县巡警局报案!”大夫人下令。
  
  管家说声“是”,便出去了。其实管家觉得,如果老爷是被人害死的,那么大夫人的嫌疑最大,为啥?因为大夫人生了一儿四女,二夫人却肩挨肩地生了六个儿子。而且大夫人已到了年纪,不能再生;二夫人今年才二十七岁,还可以继续生。事实上,老爷自从十年前娶了二夫人,天天都住在二夫人处。大夫人攒了一肚子怨气,被冷落不说,二夫人生的儿子越多,将来分去的财产就越多。而要阻止二夫人继续生儿子,只有把老爷弄死,同时让自己生的大儿子武福当家。这样一来,将来财产怎么分,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很快,容州县巡警局侦探课探长梁六降率检验吏等人赶到了武府。他看到偏院门前堆着很多小竹子,就问管家那是干吗的,管家回答:“那是箭竹,大少爷做箭杆打猎用的。”
  
  梁六降“哦”了一声,便走进武府大门。屋厅里,武怀财正直挺挺地躺在灵床上,他的两位夫人和武福都站在一边。梁六降以前跟武怀财打过交道,他没想到,这个红石村的土皇帝这么快就归了天。
  
  一个家丁报告说,在整理老爷遗体时,在他所穿的太极服里发现了一块带血的手绢。梁六降拿过手绢一看,上面有几点血迹,呈梅花状。他皱了皱眉,和检验吏一起细细看了尸体和手绢上的血迹。
  
  血迹还没有发乌,肯定时隔不久,应该就是今天早上的,于是梁六降问:“这手绢是老爷的吗?”
  
  大夫人说:“是二夫人的,只有她喜欢这种花里胡哨的西洋手绢。”
  
  二夫人忙喊冤枉,说老爷有时候也会拿她的手绢来用,用完了指不定就随手收起来了。
  
  梁六降沉吟不语,一旁的检验吏告诉他,死者的特征有些像中了蛇毒或其他的什么毒,可细查死者身上,并没发现伤口。
  
  梁六降见死者双脚穿着黑袜子,右脚黑袜子脚底的颜色比较深,就把袜子褪下来,只见脚掌中心有个不起眼的伤口,而褪掉左脚袜子查看,左脚掌很正常。
  
  检验吏看了看伤口后说:“难道是脚底被蛇咬了?”
  
  梁六降说:“蛇怎么会咬脚底?再说武怀财在打太极拳时是穿了鞋袜的。我倒觉得,伤口呈圆形,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他细看那袜子的对应部位,果然那里的丝线有些松,像被东西扎过,武怀财右脚穿的布鞋底下,也有一个被扎穿的小洞儿。
  
  是什么東西扎穿鞋底再扎进脚板?梁六降首先想到洋钉,可洋钉扎了不会死人哪。
  
  为了寻找疑点,梁六降打发了武家人,自己带人对武府各处进行搜查。查到偏院时,梁六降正巧看到乡民们正在作坊里用箭竹制作箭杆。在一旁监工的武福见状介绍说:“梁探长,这是我打猎用的,我喜欢打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