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玩心眼儿

[新传说] 玩心眼儿

时间:2020-10-23 来源:admin 点击:

  别老十是物业公司的老板,有天晚上,他们服务的一个小区里进了贼,有个叫大成的保安发现后追了出去,结果小偷没抓住,大成却因为剧烈运动诱发了心梗,死在了大街上。
  
  别老十得到消息后很恼火,怒骂大成多事儿:小偷啥也没偷到,死乞白赖追人家干啥玩意儿?你搭上条命没关系,还得连累我给你擦屁股!
  
  他第一时间删除了监控录像,暗中警告知情的保安管好嘴,然后通知家属:大成无故脱岗,不知怎么死在外面了,和公司无关。出于人道主义,公司给大成多开仨月工资。
  
  成嫂知道这个噩耗后几次哭晕过去,上有老下有小的,靠自己当护工这点收入,今后日子可咋过呀!可事已至此,哭也没用,她强挺着处理完丈夫的后事,捧着骨灰回家了。
  
  别老十略施小计就打发了成嫂,心里得意极了。不料半个月后,成嫂跑公司来堵住他,愤怒地说:“别总,我老公是为小区抓贼出的事,属于因公殉职,公司应该给他一个交代,怎么能黑不提白不提地遮过去呢?”
  
  别老十心里“咯噔”一下,表面却非常镇定地说道:“成嫂,没凭没据的不要乱说话,就算再困难也不能靠讹人活着呀!”
  
  成嫂掏出手机,播放了一段电话录音,对方显然用了变声软件,判断不出是谁,但却把前因后果说得一清二楚。
  
  别老十听完冷笑一声:“你要是觉得这玩意儿能当证据,就到法院去告,告赢了我连路费都给你报喽!”
  
  成嫂“扑通”一声躺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喊道:“别以为就你会耍无赖,你一个大老板都能不要脸,我一个寡妇也没啥豁不出去的,这事儿不解决,你就别想清净!”
  
  别老十顿时脑袋都大了,他喊来保安,命令他们把这个泼妇拖出去。不料保安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肯上前。别老十愤怒地斥责道:“怎么,是不是都不想干了?”
  
  有个保安小声嘟囔道:“我们干不出那么绝的事儿。”别老十刚想瞪眼睛,其他几个保安也纷纷附和道:“就是,孤儿寡母的,怎么也得给人家点儿说法吧。”
  
  别老十脸上的肥肉一哆嗦,心想世上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看来这些保安都听到传言了,全公司两百多个保安,有人给成嫂通风报信也就不奇怪了。
  
  他换了柔和的口气说道:“成嫂,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也要给我时间把事情调查清楚,你放心,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公司一定会给大成一个交代。”
  
  成嫂不肯上当:“你少拿嘴遛我,今天不弄出个一二三,我是不会走的!”
  
  别老十被逼无奈,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钱来:“知道你家里困难,先拿五千块钱救救急,你回去等消息,我们一定认真调查。”
  
  成嫂见别老十表现出点“诚意”,这才勉强爬起来,接过钱后催促对方尽快给出答复,自己还会再来的。
  
  别老十这个窝火呀,自己费尽心机最后还弄得满地鸡毛,虽然对方没确切证据,但天天跑公司来闹,保不齐就闹出点什么意外来。
  
  他心事重重地开车出了公司,忽然一个脏兮兮的男人跳到车前拦住去路,一手举着砖头,另一只手伸向车窗。别老十的怒火腾地冲上脑门:人走背运喝凉水都塞牙,这赵傻子又重操旧业了?
  
  赵傻子无父无母,经常举着砖头拦车要钱,他也不多要,一块钱起步。谁要是较真不给,随便一砖头砸下来,车主最少也得花个三头五百的。一个傻子,警察拿他也没辙呀,所以大多数车主都会掏个三块五块的破财免灾。以前在市里没人不认识他,不过好几年没看到他在街上露面了。
  
  别老十打开包,骂骂咧咧地说:“这两天不是遇见泼妇就是遇見傻子,老子惹不起你们……”
  
  刚说到这儿,别老十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冒出个馊主意来。他开门下车,笑眯眯地问道:“赵傻子,你忙活一天能要多少钱呀?”
  
  赵傻子扬了扬砖头,警惕地说道:“你是不是想和我抢生意?我偏不告诉你我一天能要四五十!”
  
  别老十哈哈一笑,拿出两张大钞:“想不想干个兼职?你每天在我公司门口正常营业,要是遇到这个女的……”别老十掏出手机,找到一张成嫂的照片:“你打她一次,我就给你二百块钱!”
  
  赵傻子伸过头来仔细看了照片几眼,又看了看别老十手里的钞票,迟疑地问道:“说话算数?”
  
  “先给钱后干活!”别老十把手里的钱递过去,“但是你必须保密,不能说是我让你打的。”
  
  赵傻子“啪”地敬了个礼:“必须的!”别老十咧着嘴上了车,赵傻子敬着礼目送他的车子开远了。
  
  三天后,别老十正坐在办公室里看股票呢,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吵闹声,他心里一动,立刻来到窗前向外面看去,只见赵傻子手里拿着一只破鞋,正狠狠地往成嫂头上抽呢。成嫂捂着脑袋大声呼救,可旁边的群众见是个傻子,也不敢靠前,只能在远处支招:“快跑!”
  
  成嫂得了主意,撒丫子就跑,很快没影了。
  
  别老十在楼上笑得直拍大腿:“看你还敢来找我麻烦!”
  
  等别老十出门的时候,赵傻子又敬了个礼,大声问道:“老板,这活还干吗?”
  
  别老十竖起大拇指:“活干得漂亮,下回继续!”
  
  赵傻子伸出手说道:“定金!”
  
  别老十掏出二百块钱扔过去,笑着骂道:“你到底真傻还是假傻?要钱比谁都积极!”
  
  第二天上午,楼下又传来了吵闹声,别老十立刻趴到窗台上看热闹。成嫂又来了,不过这次她吸取了教训,赵傻子刚抽了她一鞋底子,成嫂扭头就跑了。
  
  别老十还没看过瘾呢,赵傻子就冲进物业公司来了,大声嚷嚷着:“老板,又打了一次,快给钱!”
  
  别老十赶忙迎出去把他拉进屋里:“你不能进来呀,不是说好了保密嘛!”赵傻子梗着脖子道:“一把一算,我怕你赖账!”
  
  别老十苦笑了一下,掏出一千块钱:“我先预支你五次的!”他心里想,再有五次怎么也把成嫂打怕了吧。赵傻子笑呵呵地出去了,坐在公司门前守株待兔。
  
  不承想,十分钟之后成嫂又来了,挨了赵傻子不轻不重两鞋底子后再次逃走,转个圈再回来,打两下又逃走……不到俩小时,这个场景足足重复了十多次!
  
  没等中午呢,赵傻子又冲进公司要钱来了:“那五次的活干完了,你还欠我五次的钱!”
  
  别老十气冲冲地说:“你那鞋底子是金子做的?一上午抽出去两千块钱了,不见血我不给钱!”
  
  赵傻子顿时火了,从怀里掏出砖头抡了起来:“你又没说打成啥样,敢赖账我就让你见血!”
  
  别老十喘了两口粗气,掏出一千块钱扔过去:“你是我亲爹!咱们的合作到此结束,你被解雇了!”赵傻子认真地数完钱,跑到窗前冲楼下喊道:“姐,别老板不用我了,你上来吧!”
  
  别老十“腾”地站了起来奔到窗前,只见成嫂瞪着眼扬着脸大步流星地走进公司。“她是你姐?”别老板吃惊地瞪着赵傻子。
  
  “我住在福利院里,我姐就是照顾我的人!她对我可好了,姐夫出了事我得帮忙呀!”赵傻子掂着手里的砖头神气地说道。
  
  别老十气急攻心,想叫保安,却见他们集体双手抱膀,站在旁边看热闹。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众怒,成嫂背后,显然有一群人在支招,自己心眼儿再多也只能认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