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母鸡报仇

[新传说] 母鸡报仇

时间:2020-11-08 来源:admin 点击:

  大宽家很有钱,他整天无所事事,不是吃喝玩乐,就是惹是生非。
  
  这天大宽驾着豪车,拉着几个朋友去农家乐玩。到了地方,他点了一桌最贵的宴席——歌舞宴。很快,丰盛的菜肴准备好了,歌舞表演也开始了。领舞的少女皮肤白皙,那靓丽的外形让大宽心中一动。大宽的舞技颇为高超,他有意在少女面前卖弄一下,就起身走到少女身边,随着旋律翩翩起舞。
  
  朋友们大声喝彩,那少女也边跳边朝大宽竖起了大拇指。大宽有些得意忘形,就在这时,他看到门口走進来一只嫩黄的小鸡,东张西望,样子十分可爱。
  
  大宽灵机一动,想来个即兴表演。他一个优雅的俯身把小鸡捧起来,想一边转圈一边把小鸡献给少女。就在他转圈时,意外发生了。
  
  门口突然出现一只带着一群小鸡的母鸡,母鸡见大宽捧起了自己的孩子,以为他要伤害小鸡,扑腾着翅膀就朝大宽飞来。那母鸡比普通的鸡足足大了一号,异常凶猛,它腾空而起,对着大宽就一顿乱啄。
  
  大宽猝不及防,被母鸡啄了好几下,脸上、胳膊上一阵生疼。他一慌,滑了一跤,身体重重地压到桌子上,菜啊、汤啊弄了一身。母鸡趁机跳上了大宽的脑袋,又狠狠地啄得大宽捂着脑袋拼命躲闪。
  
  农家乐的男主人在外面听到动静,连忙赶来。他脱下外套,罩住了母鸡,大宽这才被“解救”,但此时他已经狼狈不堪,胳膊上、脸上有不少爪痕,脑袋也被啄伤了,浑身上下全是菜汤菜叶。
  
  男主人抱着母鸡解释,说这是刚引进的高山鸡,野性大,没看管好。他向大宽道歉,说愿意出医药费。大宽一听不乐意了,他本想出风头,却出了这么大的洋相,现在他要的可不是钱,是追回面子!大宽提出要求——当场宰了那母鸡,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连同它生的那群小鸡一块儿宰了!
  
  男主人有些为难,女主人听到动静,也来劝大宽,求他网开一面。大宽把一沓钞票丢在桌上,说:“老板,我不让你吃亏,按市场价,这些鸡值多少钱,我买下就是,老板你只负责宰,这样行吧?”
  
  男主人听了有些动心,大宽又说:“我这身上的伤啊、衣服啊啥的,我也不为难你,你看着给。”
  
  男主人咳嗽两声,对妻子说:“我看这方案还可以,你觉得呢?”
  
  女主人却不同意,宰母鸡她还勉强能接受,但大宽要宰那些毛茸茸的小鸡,她坚决不答应。她说:“这么干要遭报应的,我们是做生意的,讲究这个!”
  
  双方又争执了半天,最后达成协议:大宽把母鸡连同小鸡一起带走,算是赔给他的医药费。至于怎么处理是他的事,跟农家乐无关。
  
  男主人找来一个大笼子,把母鸡连同那群小鸡全装了进去,递给大宽。大宽接过笼子,那母鸡竟还从笼子里伸出脖子来啄他,大宽气呼呼地骂道:“你等着,待会儿有你好看的!”他提着笼子上了豪车,和那帮朋友回去了。
  
  回到家,大宽还气得牙痒痒,他想到了一个折磨母鸡的“好法子”:先在母鸡面前一只一只地弄死小鸡,让它品尝生离死别的痛苦,然后再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死它。
  
  说干就干,大宽把小鸡从笼子里放出来,随后,他把家里最大的盆装满水,当着母鸡的面,把小鸡一只接一只地丢了进去。
  
  小鸡们凄惨地被淹死了,大宽偷偷地观察着母鸡的反应,它虽是畜生,但显然是有感情的。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去,它发疯似的在笼子里扑打翅膀,用嘴拼命啄笼子,最后都啄出了血。
  
  母鸡痛苦的样子让大宽很满意,他打了一个响指,现在只剩最后一步了: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死母鸡。什么方式才最残忍呢?大宽找来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商量。
  
  有个叫二赖子的朋友提出一个办法,他说郊区有一个私人开的动物园,游客可以买活鸡投喂老虎。投喂老虎的鸡一般死得很惨,会被几只老虎抢夺而“五马分尸”。
  
  大宽拍起手来,说:“这个法子好,就这么办。”
  
  大宽来到动物园,他觉得直接把母鸡扔进虎园,还不够刺激,就想出一个歪点子。他找来一根粗竹竿,在竹竿一头绑上绳子,再把那只母鸡绑在绳子上。虎园地势低,大宽爬上高处的栏杆,垂下绳子去钓老虎。母鸡的双脚被绑在绳子上,嘴角流着鲜血,用仇人般的眼光瞪着大宽。大宽骂道:“让你瞪我,马上就有你好看的了!”
  
  老虎们闻到母鸡身上的血腥味,慢慢围了过来。大宽把绳子又往下放了一些,老虎们跟接到命令似的,全都扑了上去。大宽眼疾手快,猛地往上一拉绳子,母鸡被拉到半空中,老虎们扑了空,急得“嗷嗷”乱叫。
  
  大宽听到母鸡的惨叫,知道它被吓得不轻,乐坏了。今天是工作日,动物园里人不多,大宽换了个位置,又玩了几次,大呼过瘾。
  
  大宽还想再享受一会儿折磨母鸡的快感,就再次把绳子放了下去。眼看老虎要扑上来了,大宽正准备拉起绳子,就在这一瞬间,出了意外——那只母鸡突然用力扑腾起翅膀,努力向下飞去,目标竟是老虎的巨口。母鸡是高山鸡,翅膀很有力,大宽没能及时拉起绳子,于是,第一只扑过来的老虎立刻就咬住了母鸡。老虎的脑袋习惯性地一摆,大宽感到手中握着的竹竿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大宽为了逗引老虎,原本就违规爬上栏杆,半个身子几乎探出了栏杆,这股巨力让他瞬间失去了平衡——他想放开竹竿已来不及,眨眼间,他跌出栏杆,在空中画了一道弧线,倒栽葱摔到了虎园里。
  
  大宽摔下去的地方正好有一群抢食的老虎。大宽在有意识的最后一刻,似乎看到那只母鸡的目光正狠狠地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