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人鬼仇未了

[民间故事] 人鬼仇未了

时间:2020-11-18 来源:admin 点击:

  从前,重庆府有一个年轻人叫陈壮,与母亲相依为命,是有名的孝子。
  
  一天,陈壮母亲半夜去了趟茅厕,回来突然神志不清,胡言乱语起来。陈壮束手无策,赶紧请来郎中。郎中把脉后推辞道:“这病是鬼症,我看不了,快去请李天师!”
  
  陈壮备了厚礼,去武陵山请来了李天师。李天师查看了陈母的状况,吩咐在院里摆上贡品,接着,他披头散发,嘴中喃喃有声,鼓捣了好一阵后,说:“你母亲被鬼附身了,这个鬼是年前去世的王二赖,死后缺吃少穿,不得安生,就从阴间跑出来闹腾。他生前与你有小仇小恨,所以到你这里讨些衣食银两,你多多准备,供奉一下,他满意了,你母亲自然就好了……”
  
  陈壮一听是王二赖,气不打一处来,想:我俩以前是为一些琐碎事儿吵过,但他干吗招惹我母亲?陈壮急于让母亲好转,赶紧照办。
  
  李天师又舞弄一番,大喝一声,说:“行了,王二赖吃饱喝足,拿着银两走了。”
  
  话音刚落,陈母从屋里走了出来,精神恢复如初。陈壮心里高兴,给了李天师一包碎银,聊表谢意。
  
  送李天师回山的路上,陈壮忍不住说:“天师,我咽不下这口气,要是有办法去阴间,我真想跟王二赖当面说道说道!”
  
  李天师一愣,随即冷笑一声,说:“阴间入口在武陵山东边的酆都县幽穴,有去无回。奉劝你一句,别为出口气搭上自己的小命。”说罢,李天师加快脚步径直走了。
  
  陈壮没有被李天师的话吓倒,他一回家,就跟母亲说自己要出一趟远门。
  
  陈母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一个小巧的金锁,上面刻着“平安”两个字,交给陈壮,说:“儿啊,带着这个,保佑你一路平平安安。”陈壮接过金锁,装入囊中,收拾一番就去了酆都县。
  
  陈壮一路打听,总算找到了幽穴。幽穴是一口废弃的水井,往下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陈壮在井栏上绑了绳子,顺着绳子溜下去了。
  
  许久,陈壮到了井底,四周摸了摸,旁边有一扇小门,推开进去是一个狭窄的山洞,远处有一丝光亮,他顺着光亮走了一段,前面豁然开朗。不远处是一座雄伟的城池,门匾上写着“酆都”二字。
  
  酆都城门大开,陈壮进了城,满眼都是来往行人,陈壮心说:“这是阴间?这不是世外桃源吗?”
  
  陈壮拦住一人:“请问,王二赖家在哪儿,你知道吗?”
  
  那人却像没听见,突然满脸通红,像被针刺一般跑远了,一边跑一边嘀咕:“刚才怎么感觉特别燥热,跟中了邪似的!”
  
  陈壮又拦住一人,却发现自己直直地从那人身上穿了过去!陈壮明白了,刚才他看到的,都是鬼。他能看见鬼、听见鬼说话,但是鬼看不见他、听不见他说话。
  
  问不上话,陈壮只能自己找王二赖。在街上转悠了三天,总算迎面撞见了王二赖。王二赖正跟一个女人一起走,陈壮一看见他,不禁大怒,上前就抱住了他,叫道:“王二赖,我看你今天往哪儿跑!”
  
  接着,陈壮听见自己身上发出了王二赖的声音:“哎哟,老婆,我这是怎么了?浑身上下忽冷忽热,是不是发病了?快扶我回家!”
  
  王二赖老婆赶紧扶着他往回走,陈壮不由自主也被扶着走了,他明白了,自己这是“附”到王二赖身上了。他想挣脱开,还挺费劲。
  
  不一会儿到了王二赖家,王二赖老婆伺候他躺倒在床上,陈壮也跟着躺倒了。王二赖老婆匆匆出门,不久请来了郎中,郎中看了看王二赖,又切脉片刻,说:“这病是人症,我看不了,快去请阎地师吧!”
  
  王二赖老婆送走郎中,又匆匆请来了阎地师,阎地师查看了一下王二赖的情况,吩咐在院里摆上香案贡品,他披头散发,嘴中喃喃有声,鼓捣了好一阵,跟陈壮对上了话:“你是谁?为什么要从阳间来到阴间,附身到王二赖身上?”
  
  陈壮怒气冲冲地说:“可算有个能听懂话的了。我叫陈壮,因前些日子,这个王二赖跑到我家,附身我母亲,我气得不行,今天来是想讨个说法,不让我满意,我就不走!”
  
  阎地师说:“好好好,请息怒,我跟王二赖说说,让他多准備饭菜,多赔你些银子作为补偿,并向你磕头赔罪,你看怎么样?”
  
  陈壮“哼”了一声,怒道:“你代我问问他,为什么祸害我母亲!”陈壮一发怒,从王二赖身上坐了起来,和王二赖的身子脱离了。王二赖立马清醒过来,他听阎地师说了情况,便吩咐媳妇准备吃的和银两,并对阎地师说:“地师,上回我去祸害他母亲,是因为陈壮阳气太足,只好拣软柿子捏。至于为什么挑陈壮家,那还不是因为……”
  
  阎地师匆忙打断道:“知道了!以后不能再跑出去闯祸了,这次花钱消灾,长长教训。我这就作法,保证陈壮不再骚扰你!”
  
  阎地师舞弄起来,跟陈壮说:“王二赖已经知错,他准备了衣食和银两,已经摆上了,他也跪在地上认错了,你就饶了他吧!”
  
  就在陈壮犹豫时,阎地师突然奇袭,用一个罐子扣住了陈壮,封住口,贴上了符咒,“哈哈”大笑道:“从今往后你就长留阴间,永世不得超生,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陈壮大惊失色,心想:我要是回不去,阳间的老母亲谁来照顾?他摸着母亲给的金锁,怆然道:“娘,孩儿不孝,恐怕没法子给您养老送终了……”死也得死个明白,陈壮不甘心地问阎地师:“你为何要囚禁我?还有,刚才王二赖想说什么,你为何不让人家说?”
  
  阎地师见已经制住了陈壮,便放下了戒备,等王二赖包了银子送出门,再走远之后,阎地师这才说:“一会儿我就找个偏僻地方把你埋了,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
  
  原来,阎地师和李天师本是师兄弟,两人生活贫苦,一直想动歪主意多赚钱。后来,阎地师出了点意外,一命归西,李天师掌管了武陵山。一次,阎地师在阴间作法,设法联系上李天师,说他有个绝好的主意:他在阴间指使鬼出来祟人,李天师假装除祟,一应一和,李天师赚到钱,到时烧点回扣给他。李天师自然非常高兴地同意了。
  
  阴间饿鬼多得是,祟人可以解决温饱,又能借机报复生前看不惯的人,阎地师稍一透露,饿鬼们应者云集。从那时起,重庆府不得安生,处处有人中邪,李天师忙得不亦乐乎,银子赚得盆满钵满。不想这次王二赖去招惹陈壮,陈壮却跑到阴间闹了一通,李天师通告阎地师后,阎地师提前做了准备,在王二赖家作法时,先是连哄带骗稳住陈壮,然后出其不意将他封印……
  
  等陈壮听明白了前因后果,他气愤地说道:“没想到是这么回事儿,不行,我得去找李天师!”他使劲去推罐子口,竟一下子将罐口的封印给撑破了。他跳出来一反手,将罐子扣到了阎地师头上:“带你去阳间走一遭!”
  
  阎地师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他在罐子里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
  
  陈壮抱着罐子回到阳间,找到武陵山李天师。听了罐子里阎地师的哭诉,李天师无地自容,悄悄收拾行李出走,再也没回武陵山。封印阎地师的罐子,被陈壮找了个偏僻角落埋下,阎地师永远回不去了。
  
  后来,陈壮问武陵山新任天师:“为什么我那么轻松就从阎地师的罐子里逃出来了?”新任天师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一是你母亲给的金锁能除邪气;二是你孝意通天,这是任何妖魔鬼怪都奈何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