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她还能说出滚烫的情话

她还能说出滚烫的情话

时间:2020-11-26 来源:admin 点击:

  1
  
  我16岁那年,爸爸脑溢血去世。我和妈妈的天塌了。尤其是妈妈。爸爸在时,她是一个饱受宠爱的小女人。爸爸走后,她一个连饭都做不好的人,如何带我继续生活?
  
  安葬爸爸后的第一顿晚餐,有麻婆豆腐、西芹肉片和香煎午餐肉。一切都是爸爸在时的样子。可是,妈妈明明不会做饭,偶尔下一次厨房,菜不是咸了就是淡了,还把粥熬成了干饭。得知我的疑问,妈妈特别坦然地说:“你爸做了那么多年饭,我就是看也看会了,只是有他在,我不想干而已。”
  
  吃饭时,我注意到妈妈右手拇指贴了创可贴。问她怎么弄的,她说是开午餐肉罐头时,直接上手去掀盖子,划伤了。“小伤,没事,没那么娇气。”以前爸爸在,妈妈哪怕是掉根头发,都要求安慰。可如今……
  
  2
  
  都说撒娇的女人好命。这句话放在妈妈身上,只对了一半。爸爸在时,她十指不沾阳春水。我经常听见她花式示弱:“亲爱的,我心情突然不好了。”爸爸问:“怎么能好?”她说:“如果有人帮我把衣服洗完就好了。”然后,爸爸就会毫无怨言地去洗衣服。
  
  从小到大,我吃尽了他俩撒的狗粮。所以,爸爸猝然离世后,我在悲伤欲绝之余,更担心的是妈妈如何生活下去?从生存,到精神。就连爷爷奶奶来电话,都会偷偷跟我交待:“好好劝劝你妈,让她振作起来,如果她有合适的人,你别拦着,她生活能力差,一个人养活你不太容易。”但我们好像都误会了妈妈。爸爸走后,她开始拥有了强大的动手能力。首先是厨艺。我们娘俩的一日三餐,她丝毫不糊弄。照菜谱学,跟人请教,有时失败了,她半夜不睡觉也要把一道菜研究出来。她把从前用来哄爸爸的智商,都用在了学习生活技能上。
  
  从前逢年过节,不管是去奶奶家还是姥姥家,妈妈都是全程负责陪聊,爸爸负责张罗出一大桌饭菜。但爸爸走后,妈妈接管了爸爸的任务。尽管大家不让她伸手,并且对她的厨艺深表怀疑。可是一年又一年,妈妈继承了爸爸的手艺,以及爸爸的任劳任怨。每一次,大家既吃惊,又赞叹。爸爸虽然不在了,可他的手艺还在,他的心意还在。
  
  爸爸走后的第一个春节,我和妈妈在姥姥家。大年二十八,我陪妈妈去买菜。她从兜里拿出一个长长的购物清单。大到牛排,小到香菜,一一列举。从菜市场到超市,一路转下来,她手里提的东西多到令人惊讶。往姥姥家走的路上,妈妈的眼圈红红的。我知道,她想爸爸了。我说:“妈,别难过,你还有我。”可妈妈说:“妈不是难过,妈是觉得幸福。”她说:“往年,都是你爸张罗这些事,而且,他从不拿什么清单,还能关照到每个人的喜好。”她说:“一个人心里得装多少爱,才能做得这么面面俱到,才能日复一日,无怨无悔。”她說:“丫丫,身在福中要知福,就算你爸不在了,我们也是曾被他深爱过的人。”妈妈的感悟,让我忍不住哭了,又笑了。
  
  妈妈的本职工作是出版社编辑。谁能想到,像她这样一个文艺女青年,有一天会对螺丝刀、钳子、钣手感兴趣。那个爸爸留下来的工具箱,她没事就拿出来摆弄。一会儿拧拧水龙头,一会儿修修晾衣架。就像从前爸爸在时那样。
  
  只不过,爸爸做这一切,轻车熟路。而对于妈妈来说,修理就是破坏,但她乐此不疲,也渐渐熟练。家里水电煤气哪里坏了,再也难不倒她。有时看她花很长的时间,修一个本可以换掉的水龙头,还把自己整得很狼狈。我就会劝她:“妈,别修了,换个新的吧。”可她说:“越修这些老物件,就越想你爸,以前一直觉得,他也是学文科的,但却心灵手巧,什么都会,现在才知道,他只是很用心罢了。”
  
  妈妈在学习爸爸。常常,我做完作业走出房间,看到她坐在阳台上修修补补,我叫她,她都没听见。她看那些老物件的眼神,就像在跟爸爸对话。那眼神里,住着最平静而隽永的相思。偶尔,看着前一天还漏水的花洒,第二天就恢复了正常,我会觉得,那个让家永远没有后顾之忧的爸爸还在。妈妈不仅在学习爸爸,也在培养自己不依赖的习惯。她说,不希望自己有一天,因为不会换灯泡这样的事情,而想要去找一个男人。
  
  3
  
  找一个男人,这是很多人在爸爸走后,对妈妈未来命运理所当然的安排。包括爷爷奶奶。但每一次,妈妈都说:“不可能的,除了丫丫他爸,我跟谁都是将就,我不想将就。”
  
  所有人都认为,她和爸爸感情那么好,一时半会儿走不出来也是正常的,时间会冲淡一切。
  
  爸爸走后的第一个关键点,是我上大学之后。给妈妈介绍对象的人很多。而我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也在想:妈妈真的应该找个伴儿了。尽管内心很不情愿,但我知道自己不能那么自私。那天,录取通知书寄到家里,妈妈一直在厨房里忙活。她还破天荒地让我也喝了点红酒。而只有喝了酒,我才有勇气,像个大人那样劝她:“妈,我不介意你再找一个人……”只是,我话还没说完,妈妈就生气了。“你爸是怎么对我的,你难道忘了?除了你爸,你觉得我还能接受别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