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怀念父亲

怀念父亲

时间:2020-11-27 来源:admin 点击:

  一晃眼就是三年了。
  
  三年前的今天,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今天是他的三年祭,我和弟弟妹妹及其他家人亲属来到了安葬父亲的坟头。清明时,坟头上所有的杂草都经过了一番清除。此时,又有点点的嫩绿钻出了土面,召示着新生命的延绵不断……点香、放鞭炮、礼拜,然后为他烧了大量的纸钱、冥币,还有纸糊的房子、车子,所有物件,应有尽有。只不知此时此刻,父亲人在哪里?是不是在天国?如果有天国,父亲一定在那里,一如从前的微笑,慈祥地看着他的儿孙和亲人们。
  
  三年祭是我们这里愐怀逝去先人一种仪式。与头七祭、满月祭、一年祭一起形成人死之后四个最重要的祭祀时间节点。这一天,死者的亲人家属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来死者的坟头表达哀思。祈求死者在阴间,能够过得很好。最好能够在阴曹地府,弄个一官半职,能够大富大贵,这样就可以为在世的亲人们建立一道保护屏障,保佑子孙昌盛,平安健康之类。其职责和阳间的官员没什么区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大抵如此。
  
  我想我的父亲在那边应该弄不到一官半职。人可以化为灰烬,秉性是一定改不了的。父亲是1959年樟树农校的毕业生,一直兢兢业业奋斗在农村第一线。其间受文化革命的冲击,做过一段短暂时间的营业员,而后不久,又回到了乡农技推广站。
  
  父亲的厚道至诚是远近出了名的,他只有默默做事的份。他当的最大的官就是乡农技站站长。也就当了五六年,后来县农业局的领导找到他,说是老同志要有高姿态,应该给年轻干部机会。父亲没有任何抵触情绪,就开开心心让了位。而后听说不少乡镇的农技站长年龄比父亲还高,父亲听后,也只是微微一笑,依然是没日没夜的在各村转悠,践行他的农业技术推广。
  
  父亲这一辈子评的最高职称是农技师。尽管他的大部分同学都是高级农技师。可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一直都没有评上去。我问他为什么?他没说原因。倒是我母亲看得很清楚,记得有一次母亲对我说:“你父亲评得上才怪呢?他从来都不找关系。所以站长也当不了,高工也评不上。”是的,父亲生活十分简朴,他不抽烟不喝酒。或许正因为如此,他从来不懂得如何交际。曾经有一次我跟父亲开玩笑:“您不是有同学在市里当领导吗?您去找他,让他帮您说说话,说不定能帮您弄个一官半职呢!”但我知道,父亲从来没有开过这个口。
  
  我听过很多人称赞父亲的优良品行;称赞他不辞辛苦,耐心细致的工作态度;称赞他的农技水平高超,指导的方法有效。也听过很多人叹息他的忠厚老实,木讷的为人处事的方式。父亲依然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为人,看不出他丝毫的改变。
  
  父亲对我们子女的教育也是极为低调。只是要求我们脚踏实地做事,实实在在做人。对我们从来没有提起过要建立远大理想和目标的要求。在我读高一的时候,高考已经在全国如火如荼的进行。我从小喜欢文学。尽管我小时候经历的是“书荒”时代。那时候不像现在,要找一本像样的小说都难。而在我家,楼上的箱子里,却有不少书,有小说、诗歌、小人书……这让我小时候比同龄人过得充实,也让我体内的文学细胞得以激活。我十分喜欢文学,这方面的成绩也特别好。可就是这个时候,父亲给我灌输了一个思想:“崽俚,你应该考理科。都说学好了数理化,走尽天下都不怕。是有一定道理的。”当时的我实在太小,又没见过什么世面。尽管从小性格就十分叛逆,但这次我就像个小绵羊,接受了父亲的建议。
  
  于是,我经历了第一次高考名落孙山的噩梦。我的心情降到了低谷。我认为这应该是我接受了父亲建议考理科的缘故。我跟父亲说不准备高考了。父亲依然如平时那样,对我说:“考理科没错,比文科好。你也没差多少,再补一年说不定就上去了。”我依然倔强,不肯去学校补习。父亲说:“如果你不去学校补习,自己在家里补,只是浪费时间。那就不要补了,找个好木工师傅,你去学木工吧!”我大吼:“见你的鬼木工,我才不学木工呢!我要读书。”父亲看了我,又看了看母亲,笑了笑,走了出去。
  
  在我的心目中,父亲一直都是平平凡凡的,从来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壮举。虽然在他的抽屉里,放满了大大小小的奖状证书,但父亲从来没有渲染过这些荣誉,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印象里最深的,就是有一年的夏天,父亲表现得十分开心,说是有领导告诉他,他将被评为省劳模了。这的确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也算是对他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奋斗在农村工作第一线的一个总结吧!我们都为他感到自豪和高兴。我也从来没有看见过父亲这样喜形于色。可是没多久,他告诉我们,说他没评上省劳模,省劳模评给了另一个人,他只评上了三十年奋斗在农村第一线的省先进工作者。我感觉到他有过一瞬间的失落,过后立马又笑着对我们说:“领导说这个和省劳模一样,可以享受省劳模待遇。”一个农民的儿子,能够评上省先进工作者,父亲虽然没有喜形于色,但我知道他十分在乎这份荣誉,毕竟这是组织上对他几十年农村工作的一个肯定。他退休之后,还跟我提起过几次,神情依然欣喜。可见平时淡泊名利的父亲,对这份荣誉还是十分在乎的。
  
  父亲身体一直都很好,平时也很注重锻炼和饮食,每年都会去医院体检,除了便秘的毛病,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可2014年的一天,父亲突然腹部疼痛,原以为是吃坏了东西,拿了药吃却不见好。在我们的敦促下,父亲去医院做肠镜检查。这一查,问题出来了,肠癌晚期,且已经感染到了肝脏。
  
  父亲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明白了他的病情。近八十岁的人,肝脏又感染了,通过多方咨询,只有保守治疗。父亲以顽强的意志和毅力,十分坚强地与病魔抗争了三年,终于耗尽了生命所有的精力和能量,在万般痛苦的呻吟声中,走完了生命的最后旅程……
  
  父亲过世之后,有一次我接到县总工会的电话,说要编一本书,把县里历年来评上全国、省、市劳模的人汇编成册,让我为父亲写个基本情况介绍。待书样出来后,我震惊地发现,父亲并没有排进省劳模的行列,只是在市劳模的序列里,能找到介绍他的微弱文字。我的心当时往下一沉,怀疑是不是编者搞错了。我找到总工会的领导,他是我弟弟辈。他对我说:“哥,我帮你好好查查,确实有文件证明老爸可以按省勞模对待,我让他们重新排列。”我在总工会查了整整一个下午,都没能找到三十年农村工作省先进工作者名单,仿佛在人间蒸发了一般。而我当时明明记得父亲去参加过表彰省劳模的大会,回来还喜滋滋的给我们看了有“三十年农村省先进工作者”字样的证书。可惜父亲所有的证书和他年轻时所照不多的照片,都因为疏忽,被1998年的洪水淹没浸泡后,已经和他的人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父亲,我一直没有告诉您这个情况,您不会怪我吧!我知道,这是您内心最引以为荣和骄傲的事,告诉您真怕您会受不了。我以为您还活着,我时时能感受到您一如从前,默默地关注我和弟弟妹妹们。如今,我知道您确确实实已经走了。从此,您在您的天国,我在我的凡尘。您在世就那么看淡名利,区区一个省劳模待遇,对远在天国的您又算得了什么?我仿佛看到您向我走来,面带微笑,对我说:“崽俚!在这里,我依然没有当官,也没有什么钱,不过他们都很尊重我,说我忠厚老实,信得过,靠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