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幸福24万公里,在行走中陪伴

幸福24万公里,在行走中陪伴

时间:2020-12-02 来源:admin 点击:

  十年來,单忠雨夫妇用一辆改装“房车”,带着父母一路翻高山,跨江海,行程24万公里,走了大半个中国……
  
  蓦然心动的一刻
  
  年过五旬后,单忠雨决心带父母去旅行。因为在自己即将迈入老年时,他越来越感觉到岁月在父母身上留下的痕迹。
  
  两位老人生于上世纪30年代,在沈阳工厂里度过了大半生,扛过了饥饿、贫寒,将三个儿子拉扯大。退休后,二老喜欢出门旅游,刚开始跟着旅行团走,后来岁数大了,旅行团也不收了。
  
  自驾带两位老人去旅行,是单忠雨想拥有一辆房车的初衷。作为一名交通警察,他平时工作繁忙,鲜有时间照顾双亲,心有愧疚。他想,等自己退休了,带着父母,开始一场暮年之旅,满足老人的需求,在行走中尽孝。
  
  2010年,单忠雨购买了一辆“南京依维柯”七座小客车,不到13万元。兄弟三人照着网上的教程,对小客车内部进行了简易改装:座位靠背放倒变成床,再铺上软垫、靠枕;装上逆变器、发电机,用来烧水做饭;安上灯、摄像头、多功能桌,出游时再拎上锅碗瓢盆、茶具水壶;车辆后部有几个柜子存放杂物;后备箱打开后即是一个微型小厨房,满足在野外做饭的需求。
  
  新车试验的第一站去了200公里外的丹东。两个老人躺车上可以看电视、睡觉,透过车窗看风景,觉着“可舒服了”。二老玩得很开心,一路说走就走,说停就停,比跟团旅游自在多了。老人对儿子的“房车”杰作甚是喜爱。
  
  从此,每当节假日、休息日,单忠雨便带上妻子和父母,开上“房车”去旅游。西藏、海南、杭州……虽然如今已87岁高龄,但单忠雨的父亲对走过的地方如数家珍。
  
  像穿越了远古
  
  2016年9月正式退休后,单忠雨开始谋划带父母去西藏。那时父母身体还很硬朗,也想去西藏看看。单忠雨做好了攻略,行进路线,沿途机场、医院位置。他考虑到,一旦父母身体不适,立马折返。
  
  2018年9月,他们从沈阳南下,一路途经北京、西安,玩了二十天才到成都。到成都后,单忠雨接上三弟,一行人提前喝红景天,备好氧气瓶、急救包,以防高原反应,沿318国道进藏。
  
  当车辆开到海拔3000米左右时,单忠雨的母亲付秀英有了高原反应。两天过后,两位老人身体出现了疲乏状态。这时,放弃的念头在单忠雨脑海里慢慢升腾。特别是每次爬高坡颠簸时,单忠雨心底总会自责: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出来遭这份罪。但每次到达目的地后,他都会忘记逃离的念头,高兴地告诉自己,终于挺过来了。
  
  一家人到了西藏左贡,下榻在如美镇。单忠雨在车内觉睡得正香呢,就听见三弟大喊:“地震啦,地震啦,快起来!”这时,单忠雨才感到床在摇晃,他立刻起身往外跑,赶快把父母扶出旅馆。
  
  原来左贡与芒康交界处发生5。1级的地震,此后又发生了几次余震。问了过路车,前路没有危险,他们才收拾行囊上路。此后几天的路上,经常有塌方。即使这样,他们没有退却,开车跨越了“死亡地带”。一家人真切地体验到了患难与共,生死相依。
  
  这一路,他们见识了像水晶一样的冰川。慢悠悠的车和人都驻停在雪山脚下,生火做饭。海拔高了,单忠雨不敢让父母下车。两个老人就仰着脖子趴着车窗边看,像小孩一样问不停:“这叫什么地方啊?像穿越远古似的。”
  
  经历了暴雨、狂风、冰雹、地震、饥饿、寒冷之后,他们终于要到达目的地拉萨了。十天后,85岁的单父清晰记得:晚上8点半,蓝白色的太阳光刺得眼睛受不了;山顶上总能看到飘扬的彩旗;藏民们脸蛋红红的;还有走几步就俯身朝圣的人们……这些都是他一辈子没见过的景象。一路上,许多驴友对他们说:“你们是我心中的偶像!勇士!”
  
  在拉萨待了三天后,一家人从青藏线返回,穿过无人区、青海湖,绕到内蒙古,最终回到东北。
  
  亲戚朋友都夸赞二老,他们心里也美滋滋的,“这一辈子,到险峻的地方去看了,知足了,值得了。”
  
  单忠雨发现,每次旅行回来,父母精神都特别好,这让他更有勇气带他们旅行了。几年时间里,单忠雨夫妇和二弟弟媳,带着父母,去了海南、湖北、江浙、山东、云贵等地,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
  
  单忠雨算过,一次长途旅行花销共两三万元。他和妻子、父母都有退休工资,两个弟弟做生意,有时无法同行,也会在经济上赞助一些,小一辈的孩子们也都很支持他们的旅行。
  
  陪伴是比24万公里更长的路
  
  2019年10月,在海南旅游时,付秀英被石头硌了一下摔在地上。单忠雨见状连忙过去查看。躺地上的老人悄悄活动了身子骨,感觉问题不大,装出摔昏迷的样子。单忠雨吓得不轻,这时付秀英“扑哧”笑了。母亲老小孩的举动令单忠雨又气又笑,很快一股幸福快感传遍全身……
  
  新冠肺炎疫情中断了单忠雨今年年初带父母去黑龙江的计划,3月,付秀英突发脑溢血住院。
  
  单忠雨早就为父母的晚年生活做准备。十多年前,他就在单位附近给父母买了套房:一楼,150多平方米,还有个100多平方米的院子。他将小院打理成菜园,安上路灯,架上葡萄藤,砌了石桌石凳,种满青菜和花草。父母没事可以侍弄菜园,晒晒太阳。单忠雨隔几天就会过来探望,帮忙干重活,还教父母用手机看新闻、视频。
  
  今年付秀英病倒后,单忠雨和二弟守在病床前,为母亲端水喂饭、做康复按摩。住院二十多天后,母亲出院回家,两兄弟陪在旁边,侍弄三餐,收拾屋子。
  
  生病后,付秀英心里有些焦虑,她有不少老同事、邻居都已过世了。单忠雨经常开导母亲:“很多比你年轻的都得这病了,你80多岁才得,偷着乐吧。你的任务就是活好每一天。也不用攒钱,想要啥买啥。”
  
  单忠雨一直信奉“管老不管小”。儿子生了两个孩子,他和妻子只偶尔照看下,全靠儿子儿媳自己带。步入老年后,他越发觉得,父母身边更需要亲人陪伴。
  
  也许一两年,也许七八年,父母终有一天会无法走动。陪伴父母终老是一条比24万公里更长的路,但单忠雨说:“这是咱的父母,咱不做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