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深情就是陪你经历苦难

深情就是陪你经历苦难

时间:2020-12-08 来源:admin 点击:

  春节前两天,我开车去小城接来公公婆婆,到省城我们家过年。
  
  (一)
  
  大年三十的年夜饭,婆婆在厨房帮忙,儿子陪着公公在沙发上聊天看电视。手机忽然响起了视频提示,公公看了一下,对儿子说:“是你小姑奶。”他大声地和小姑说,我在小欣家,丽丽把我接来的。又问小姑,给你寄到深圳的羊肉收到了吗,我忙了好几天,买的内蒙羊肉卷,又切片又打包,还放了冰块哪。
  
  我注意到,婆婆听了公公的语音,便放下手里摘的芹菜,我说:“妈,累了吧,和小姑聊一聊,歇歇。”
  
  婆婆来到沙发前,没等她和小姑打招呼,公公关上了视频。婆婆站在公公面前,用手指点着自己的鼻子问:“我呢,我在哪里?你说的都是你,我在哪儿?”
  
  我一看情况不对,赶紧和爱人张罗着吃饭摆桌子。
  
  饭后,爱人扶公公去休息,婆婆拉着我来到卧室:“丽丽啊,我不怕你和小欣笑话,你爸这么多年就没把我放在心上,我文化水平不是低嘛。我和他说过,看你儿子是怎么对待媳妇的,你有你儿子一半的心思对我,我就知足。”
  
  婆婆说着气话,还那么郁闷。我拉起她的手想让她靠在床榻上舒服一些,没想到婆婆“哎哟”叫了一声。我看到婆婆的左手靠近虎口那里,赫然有一个青紫色的包,虽不大却已经肿起来。我怪自己太粗心,马上叫来爱人查看,好在都是淤血,爱人说会慢慢吸收的。
  
  “妈,您怎么弄的啊?”我和爱人异口同声地问婆婆。
  
  原来,婆婆年前为小姑买来羊肉,准备去市场切片。公公在前面自顾自走出楼门,完全没想到身后的婆婆,而且婆婆双手还拎着羊肉和纸箱。那天特别寒冷,东北风呼呼地刮,沉重的电子门被大风吹得反弹回来,婆婆躲避不及,左手被门撞伤了,而公公在前面全然不知,婆婆当时又痛又伤心。
  
  看着婆婆的伤口和眼泪,我心疼了,一股气上来,我说要和公公谈谈。爱人劝我别莽撞,我替婆婆不公,也想替她鸣不平,唤起公公对婆婆忽略的觉醒。
  
  婆婆却抹着眼睛说:“丽丽,算了,你爸这种时候……咱们别和他计较了,我都习惯了,我再忍忍。”
  
  顿时,我和爱人的眼泪,潸然而下。
  
  (二)
  
  公公在去年8月中旬的夜里突发心绞痛,当晚做了心脏支架。第二天,我们联系医生为他做一次全面体检。公公被查出肺上长了一个东西,无法手术,想做气管镜探查,却因为心脏刚做过支架,正在服用抗凝药,无法进一步切片确诊。
  
  爱人家兄妹4人,只有爱人一个男孩,爱人和大妹、二妹都是医生,小妹是教师。拿着公公的核磁检查报告,听到主任劝慰他们带着老人出院回家,4个孩子当时就哭了。
  
  我在病房陪着公公,看到大妹戴着口罩和爱人进来,我的心当时就沉了下去,我分明看到大妹脸上的泪痕。
  
  爱人慢慢对公公说,爸,您别担心,就是有点炎症,咱们去专科医院住几天消炎就行了。
  
  我们真的不忍心带公公直接回家。
  
  没想到,只几天的时间,公公的肺部就出现了积水,在背部下管抽出时,我们都按照爱人的事先安排,分别挡在公公的身体两侧,公公回头想看却看不到,他不时地问:“什么颜色啊,透明还是浑浊?”
  
  我们搪塞着,不敢说。那里流出的分明是血红色的液体。
  
  公公今年80岁,退休前是一名医生,而且是小城颇有声望的内科专家。
  
  什么都瞒不住公公啊。即使不给他看检查报告,即使不让他知道肺水的颜色,他只听到医生说的“气管镜”三个字,就能断定自己得了什么病。医生得病会比普通病人经历的更残酷。
  
  公公是恶性肺部肿瘤,也就是肺癌。
  
  公公坚持回家,我们要夜晚轮流陪护,他不让。只让婆婆陪着。我们要为他们请个保姆,他不同意。
  
  渐渐地,随着回家照顾老人次数的增多,我们发现公公好像总是在“欺负”婆婆。不是无端地发脾气,就是撵婆婆出去参加活动。有时怪婆婆蒸米饭太软,有时嫌婆婆话太多。
  
  一次,我们亲眼看到婆婆在给公公包饺子,而公公站在婆婆身边挑毛病,让人哭笑不得。一会儿这个褶多了,那個褶少了,一会儿褶应该朝那方向捏了,婆婆气得手直哆嗦。公公那时说话声音还很大,气力还很足。
  
  我们接他们来过年,也是怕婆婆太劳累,还有公公不时爆发的坏脾气和种种奇怪的变化,我们总认为他是被病痛折磨的。
  
  大年三十的夜晚,东北民俗必须吃接神饺子。吃过饺子,看到休息过后精神振奋的公公,我和爱人没有着急收拾饭桌,引逗着他和婆婆说话。我对公公说,我有一个愿望,要为公公还有他的家族写一本书。公公听后特别兴奋。
  
  从那天开始,每天他只要想起什么来,就会和我不停地说,我也让婆婆适时地参与进来,丰富谈话内容。
  
  公公婆婆在我们家住了5天,除了吃饭睡觉和陪伴他们出去游玩的半天,其余时间他们形影不离地同我们回忆过去,我用手机、日记和录音,不停地记录着这些宝贵的时空缩影。我敢说,公婆在我家的时光,也是他们彼此沟通最放松和最惬意的一段美好享受。
  
  我们知道了,原来公公最早的相亲对象本该是婆婆的亲姐姐,老天偏偏安排公公第一眼看到了婆婆,他心里便放不下了。从此随父亲闯关东的公公,没有如我们的爷爷所愿娶一个山东媳妇,而是娶了一个梳着大辫子的东北秀气女孩。
  
  (三)
  
  公婆回家了,我们又开始了与病魔新一轮的较量。婆婆悉心照顾,孩子们设计治疗方案,细致到扶正汤药的蒸煮、每日食谱的变化、公公的排便监督等等。
  
  公公开始手把手地教婆婆微信,婆婆对这个一直不感兴趣,公公逼着她必须学习打字、语音、拍照,忙得不亦乐乎。80岁的白发公公,与75岁的婆婆并肩坐在一起,这一幅相依相伴的风景,让我们终生难忘。
  
  我把两位老人的微信昵称改成“公公爸”和“婆婆妈”,有时忍俊不禁,有时却倏然间泪眼模糊。
  
  4月初,清明节过后,公公越来越虚弱了,饭已经吃得越来越少,行动也越发迟缓。而且因为两年前他做过肠道息肉手术,胃肠消化功能越来越不好,时不时出现梗阻症状。
  
  尽管情形紧急,我们还是私下约定,时刻在老人面前,保持微笑,把担忧和眼泪埋在心里。陪伴运动,这是目前能找到的唯一最佳的办法。“爸爸,走吧,再往前走一步,就一步,一小步啊……”我们和婆婆轮流搀扶着他,鼓励着他。因为不能喝水吃饭,他就更没力气了。坚强的公公爸,虽然已被折磨得很清瘦,但在我们面前,从来都是干净整齐,浅笑安然。
  
  这次情形好转后,公公在“一家人”微信群里,发布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决定,要卖掉带电梯的高层楼房,留下老旧的二层小楼,我们真的很费解。
  
  母亲节的前一天,我们帮助公婆搬家,安顿好所有东西,公公突然提出要去楼下的公园转一转,全家人推着轮椅陪他出去。
  
  公园里,桃花红,杏花艳,梨花白,嫣粉或洁白的丁香花开得更是茂盛。公公指挥婆婆站在丁香花树下,颤抖着举起手机为婆婆拍照,而婆婆的微笑在那一瞬间竟然是那么灿烂。
  
  我们互相对望着,忽然都明白了。
  
  小楼陈旧,可它与公园近在咫尺啊。
  
  逼着学微信,为了让余生不再孤单,联系方便。
  
  无端发脾气,为了告诫枕边人,淡忘疼痛,减少思念。
  
  原来,最为感人的深情,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宣言,不是喊叫着说我爱你,而是去拥抱现实赋予的幸福和苦难。他们互相感激,从不抱怨,无论何时何地,谁也无法抛弃对方。
  
  我的公公爸珍视生命,在分秒必争的陪伴中,他必须掌控宝贵的时间,为婆婆妈留下一片最爱的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