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比谈恋爱更重要的,是吃饭

比谈恋爱更重要的,是吃饭

时间:2020-12-21 来源:admin 点击:

  一个人吃饭变得浪漫起来,还是近些年才刮起的风。孤独的美食家是现代的产物。古早时期孤家寡人吃饭的画风,大都只能用“单身壮汉”或“孤家寡人”形容。
  
  无论是水浒还是金庸,视恋爱为尘土的大汉,吃来吃去都离不开大碗酒和二两牛肉的点菜范式,咕咚咚地喝光一铛,酒沿着胡须滴下来,这是铁汉式浪漫。
  
  谈恋爱的人不这样,看《红楼梦》《金瓶梅》的饮食男女就知道了,一谈起恋爱来不仅相处要作,吃食也作些。
  
  黛玉吃了几个蟹夹子肉,觉得胸口疼,宝玉便立刻命人拿来合欢花的烧酒,细细地啜了。古时人以为合欢花性味甘平,可解郁安神。
  
  胡说一句,中华古董美食能精细到究极的地步,还得感谢男女如此之作。
  
  不談吃饭的恋爱都是假的。吃饭是让人心动的场景。许多动人的情愫从饭桌上升起。
  
  现在年轻的鲜肉们有那么多热恋的黏乎戏,假装耳鬓厮磨,缱绻难分,男人往女人的耳边哈气。可观众们只能看见满屏的尴尬,女主这皱眉屏息的表情,该不是男人的口气所致吧?
  
  反而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爱情故事,字字句句更让人怦然心动。
  
  漂亮姐姐请弟弟喝酒吃饭,点的是汤饭或烤肉,一点也不罗曼蒂克,再配几瓶国民烧酒,原本并没有恋爱的味道。但吃着吃着,就是恋爱了。
  
  姐姐抱怨男人是不是都只爱漂亮女人?弟弟说是啊。姐姐翻了个小白眼,又拧眉干了一口酒。弟弟犹豫了下才说,姐姐你更漂亮。
  
  姐姐呆了一两秒,不好意思地垂下头,手指拨了下头发丝,而弟弟说完这话,表情是自然的,脸却从耳根子红到天庭顶。
  
  年轻人们的恋爱故事里,吃饭是最日常和庄重的一环。他们来来回回于周边街区的餐馆、咖啡厅、跟现实生活极相似的几十平方米的单身公寓,有着各种各样现实的烦恼。可突然有一个人出现了,他们想,今天能不能见到她/他呢?
  
  镜头录下他经过烧酒屋时渐缓的步子,街灯打在他的脸上。我喜欢看男人歪头望向女人经常坐的窗边的位置,今天她没有来。他的肩膀都垂了,小脑袋上写着落寞。
  
  《春夜》里的女人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男人的呢?也许就是饭桌上她胡搅蛮缠的时候,男人总能轻巧地托住,温柔地还回来。又或许是她抬起头,他就站在窗外。
  
  食物之中的恋爱家常太好了。像小时候看场景剧,发现最羡慕的是别人家的冰箱一样。
  
  哪怕是港产剧里的“你饿不饿?我给你下碗面”,这才是珠三角地区人民的终极浪漫。
  
  当然,食物从来都不只用来吃,还是社交工具,又总是跟人的欲望连在一块。酒也是爱情故事里常常出现的。它像隐秘世界的通口。
  
  港产片拍黑帮,老爱拍吃饭镜头。大快朵颐。一定要吃得吧唧嘴,满嘴油光。吃火锅都得讲究次序、分量。毕竟大佬夹的不是肉,而是哪个场口和地头,夹的是权力和钱。好似吃饭不给劲的大佬,就成不了好大佬。电影里男女的情欲,也投射在吃食上。
  
  还有更多的现实主义难题:谁做饭比较多,你碗洗得干净吗?你不知道我不爱吃这个吗?谁的口味比较优越?先去谁家吃年饭?当然,自动洗碗机拯救了不少当代家庭。
  
  男女在吃饭问题上较劲,较的倒不一定是食物的劲儿。当然,对于我这种吃饭控来说,饭吃得好,问题可能会少很多。今晚也好好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