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你不要像你爸

你不要像你爸

时间:2020-12-22 来源:admin 点击:

  1
  
  我跟彭川分手了。
  
  我妈直接气炸了,在电话里骂我,“彭川那孩子多好啊,你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你知道自己多大了吗?”
  
  她数落了我半天,越说越泄气,“唉,你这死心眼啊,跟你爸一模一样。”
  
  我本来是逆来顺受地听着,打算让她出出气的,唯独这话让我忍不了,“我怎么就跟他一样了?打我从小,你就整天念叨我,别跟他一样,别跟他一样。我努力,我拼命,我明明成绩只有中等,却一路坚持考到了研究生。你知道吗,我每次焦虑的时候,就会做梦,梦到你跟我说,你看,你就跟你爸一个样。”
  
  说着说着,我绷了几天的情绪一下子垮了,痛哭了出来。
  
  我在一家报社做文字编辑,每天下午四点上班,晚上十二点下班,可能是因为作息时间和别人不同吧,这些年也没遇到合适的伴侣,都三十三岁了,还一直单着。而且,大家都觉得纸媒不行了,总是有人建议我换工作。
  
  半年前,我认识了彭川,他人不错,各方面条件也都很好,我妈一直催着我抓住机会。我们很快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上次我去他们家吃饭,准婆婆对彭川说,“你王叔叔還记得吧,他公司里正好缺个行政,可以先让小英去他那儿。”彭川点了点头,“嗯,她这工作确实该换了。”我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们一家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决定了我的工作,都没有人问问我的意见。准婆婆看到我的表情,“反正你俩结了婚,就该要孩子了。”
  
  公婆的好意我都能理解,但我最不能接受的,是彭川的反应。我明明跟他说过,虽然现在报社里人手少了,采编一体了,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我还是很喜欢的。而且,我采编过的新闻,让贫困山区的孩子搬进了新教室,让我特别有成就感。原来,他都没听进心里去,他跟别人一样,认定我急需换份工作,结婚了就应该恢复正常人的作息。
  
  一想到要跟这样的人过一辈子,我就觉得喘不过气来。
  
  2
  
  我正焦头烂额的时候,我爸又出事了。
  
  他和人家打牌时,觉得头晕,然后话也说不清楚了,被牌友送进了医院。医生说是脑干栓塞,好在送得及时,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行动和说话可能会受些影响。我是他唯一的女儿,这种时候,我再讨厌他,也得回家伺候他。我只得跟社里请了假,回了老家。在医院伺候他的那几天,是我离开家上大学以后,跟我爸在一起时间最久的一次。
  
  他手脚还不太听使唤,说话也不利索,但这根本抵挡不住他旺盛的社交欲望,跟隔壁床的病友,隔空交流,连说带比划的,还流着口水。我在他跟前总忍不住毒舌,一边给他换上干净的衣服,一边训他,“躺病床上都不能让你消停是吧?”他像个闯了祸的孩子,也不回嘴,只冲我嘿嘿地笑。看着他小心翼翼的笑脸,我有点心酸。我们父女俩的关系,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
  
  小时候,我还是挺喜欢我爸的。
  
  他是村里的干部,谁家有了矛盾,都来找他,清官都难断的家务事,他每次都能给解决。他带我去赶集,很多人都认识他,热情地跟他打招呼,往我篮子里放水果和青菜。那时,我什么都跟他说,他也从不拿我当小孩。我们爷儿俩整天一起叽叽呱呱的,跟说相声一样,我妈还笑着说,我们家有两个话痨。
  
  后来,我爸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被撤职了。那个时候,村里的男人们都出门打工了。我妈就催他出去做生意,他卖过鸡蛋,开过养猪场,还做过板材厂。可惜,他做什么赔什么,不但没赚回来钱,还赔了很多钱进去。
  
  有个细节我一直记得,我和爸一起伸着手,跟妈妈要零花钱。每到学校要交什么费了,我就很焦虑,怕迟迟交不上,同学们就会知道我家的窘迫了。他们每天吵架,在我妈嘴里,我爸变成了“只会油嘴滑舌,什么本事没有”的人,她一边哭,一边数落我,“小英,你可得好好努力,千万别跟你爸一样。”
  
  后来,我妈决定离婚时,所有人都不同意。都说我爸没犯什么错,让她为了孩子,也不该离婚。那年我12岁,已经有了主见,对她说,“你走吧,我跟着我爸,你带着我不好再嫁人。”从那以后,我变得不爱说话了,尤其是不跟我爸说话。我心里只有一个目标,拼命学习,考上好大学,离家远远的,不要像我爸那样,一事无成。
  
  我参加工作后,每年回来看他一次。只有短短几天假,他凑过来,很想跟我聊点什么,我一直低头刷着手机,他也就叹口气,走开了。
  
  3
  
  我爸出院后,语言和记忆功能都有点受损,我留在家里陪他康复。
  
  我每天推他出去,练习走路,带他看那些熟悉的地方,陪他聊天说话。不知不觉地,我把这些年没跟他说的话,都补了回来。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的?我的每一天,都是从下午4点开始的。我很喜欢这份工作。每天上了班,打开朝阳的窗户,给我的花花草草浇一浇水,然后开始工作。窗外的喧嚣渐渐安静下来,办公室里只有电脑上打字的声音。”
  
  “晚上下了班,我只需要步行十分钟,就能回到报社提供的公寓。有时,我会在楼下的夜市吃一份炸串或炒饼。如果没什么事,可以睡到第二天中午,给自己做点吃的,我学会了做不少饭呢。饭后,去附近的书城看会书,就可以溜达着去上班了。”
  
  “我也很喜欢这种工作时间,不用挤高峰期的公交,可以轻松自在地看看书,逛一逛商场,或者去看场电影。你知道吗,有时候,电影院里只有我一个人,像土豪包场似的。”
  
  “我经常想,这样的生活如果能持续一辈子,就好了。可是,偏偏有人替我着急,我妈,彭川,还有他爸妈。本来想着结婚的时候,再带彭川给你见见呢,当然,现在也不需要了。这个彭川,话不多,但会挣钱。你看,我就是完全按照你的反面来选的。”
  
  “我也想有个家,很努力地跟彭川沟通,把我的想法都告诉给他,可是,他一点都没听进去。也许,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吧。”
  
  “我们社里有财政补贴,工资水平也能维持在平均线以上。你说,他们为什么非要逼着我换新工作?”
  
  说着说着,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我这种安于现状、不求进取的性子,是不是因为你的遗传基因?”老爸还以为我夸他呢,乐呵呵地直点头。我爸也磕磕绊绊地告诉我一些事情,我才知道,除去自己当年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到的之外,还有另外一些真相存在。
  
  当初,他在村委会做会计,村主任贪污,想让他帮着做假账,他是因为不想同流合污,才被撤了职。他做养猪场的时候,运气不好,赶上那年猪瘟,那么多小猪病的病,死的死。有的人趁着肉价大涨,偷偷把有病的猪卖了出去。只有他坚持不卖病猪肉,才赔得血本无归。还有鸡蛋,那些赚到钱的小贩,之所以能在最低价买进,最高价卖出,都是把鸡蛋存放在石灰水里,卖出去的时候,早就不新鲜了。
  
  老爸虽然能说会道,但却是个老实人,这些事他都做不了,过不了自己良心那一关。
  
  4
  
  那个时候,我还沉浸在对他的恨里,一心觉得他是个没用的男人,才没能保住我们这个家。其实,我妈走后,他去了一家小厂子,给人做仓库保管,虽然赚的不多,但也把我养大了。我帮他推着轮椅,他歪歪斜斜地练走路,“闺女,你爸是不是这辈子挺失败的?”
  
  我想了半天,告诉他,“当年我妈和你离婚,我选择跟你,不只是因为怕我妈带着我不好嫁人。其实,我是怕你一个人,过不好日子。”
  
  我妈打来电话,问了问我爸的病情,又絮絮叨叨地铺垫了半天,最后才跟我说,“那个,你要是实在不想和彭川结婚,就别勉强自己了。”我明白,这是我妈在变相地跟我说对不起。其实,我已经原谅她了,毕竟,我敢顶着所有人的反对,悔了这门大好婚事,这勇气,这决绝,也属于她的遗传基因和她当年的言传身教吧。
  
  原生家庭里的很多东西,我们都无法避免,但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我们总会长大,会辨清是非,理解父母当年的不得已。等我们有了自己的家庭,为了自己的孩子,会努力避免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东西。有一天,我会对我的孩子说:
  
  “你像你爸一样聪明。”
  
  “你像你爸一样做事认真。”
  
  “如果你像你爸爸,我会很高兴。”
  
  我爸身体恢复后,我又回到了报社,继续我的生活。一切看似都没有改变,其实所有的心境都不一样了。即使有一天,我喜欢的这份工作不存在了,那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学会了很多技能,总能养活自己。至于结婚,我也坚持要找到一个,愿意听我说什么的人。
  
  一辈子很长,长到你完全有机会选择做喜欢的事,哪怕跌倒了,也可以再爬起来。一辈子又太短,短到你没有办法勉强自己,去过自己讨厌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