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似曾相识燕归来

似曾相识燕归来

时间:2020-12-23 来源:admin 点击:

  那年九月,带着极不情愿的心情迈入了师院的大门,我是一个男孩,航天事业是我的人生目标,命运与我开玩笑了,职业生涯会成为“孩儿王”,但未料到四年师范的读书生涯又使我结识了一个叫飞燕的女同学,上帝真的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户,从此我的心情阳光明媚,温馨如春。
  
  时光飞逝,大二时段,已进入了寒冬的腊月,院团委、学生会举办迎元旦书画庆祝活动中,我写了一幅晏殊的《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书法作品,荣膺一等奖,她打听到了我的班级和名字。我们同是中文系,班级相邻。
  
  “哎,你的书法作品太美了。祝贺了!”
  
  在食堂排隊打饭的我回头一看紧挨着一个女生。
  
  “哦,是说我么?”
  
  “那还有谁呢。”
  
  一张樱桃小嘴微微启开,露出一排洁白如玉的牙齿冲我莞尔一笑。
  
  “和你可以坐一桌吗?”
  
  “可以呀。”
  
  饭桌上她说出自己非常独钟这首词的人生意境,我作品中的燕字非常遒劲有力……
  
  “过奖了,那送给你吧。”
  
  “嗯嗯,太感谢了,以后会讨教了。”
  
  ”岂敢岂敢。”
  
  我低头只是把米饭给嘴里塞。她偷偷把一块肉菜夹在我的盘子里。
  
  五月,半夏花开,学院又举办庆“五、四”朗诵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这首晏殊的浣溪沙词被安排在朗诵会上,朗诵者叫高飞燕,一袭白纱轻似梦,声情并茂染心醉呀。
  
  相同的兴趣,我们走近了,也使我们结下了深深的情缘。毕业前夕,我们约定,不离不弃,人生相伴。
  
  我很幸运毕业分配在都市,燕子家在农村,志存高远,主动去边远的山区支教了。于是,鸿雁传书,月满西楼……
  
  大约在冬季,关中大地上的雪花飘飘飞扬,忽然,接到一封书信,内容很短,没有理由,只是说:我们没有可能了……
  
  雪花在苍穹飞舞,忧伤缠绕着我的心境,使人钻心的疼殇,我沉重的脚步有些不稳地推开一家都市咖啡屋的玻璃门,找了一个幽暗的角落坐下来,向服务员要了一瓶烈性酒,斟满一杯,一股热辣辣的感觉从喉烫到胃,点起“芙蓉王”,浓烟袅袅,一种撕心的落寞铺天盖地向我袭来,一杯又一杯。“大哥,能坐吗?”
  
  一位穿着深紫色呢绒大衣的陌生女孩,冲我一笑,虽是“梦娜丽莎”,可我已经是王子变成的乞丐,更感觉与我无缘,懒得理,没有吭声。
  
  朦胧醉眼中,看见那迷人的微笑和绯红的脸颊,真似心仪的燕。
  
  出于一点好感就说:“随便。”
  
  女孩要了一杯咖啡,纤纤细指缓缓地摇动着那支精致的小银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啦,不开心?”女孩开口问道。
  
  “失恋的滋味男女一样!”女孩幽幽地说。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惊诧地望着眼前大度豁朗的女孩以及那漂亮的双眸含着忧伤,感觉距离缩短了,只是自己显得狭小了。
  
  “是我提出分手的……”
  
  女孩眼睛直盯着我,娓娓道出一个极平常又感人的故事……
  
  “你比我好点。”
  
  莫名的冲动使我脱口而出,我想证明自己的故事比她的更惨,我开始如同知己地向她倾吐一个“丁香花”的故事。
  
  女孩目不转睛地聆听。有这位忠实的听众让我酣畅淋漓将满肚的苦水倒出了,心中的孤寂荡然无存。于是怀着感激的情愫将她送回。
  
  街灯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我们从托尔斯泰,巴尔扎克,莎士比亚,高尔基谈到贾平凹,路遥,“高加林”“刘巧珍”好像又出现在眼帘......
  
  “到了。”女孩礼节性的停住了,指了前面那条忽明忽暗的小巷。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我惊呆了,太熟悉了。我傻楞地望着女孩,女孩缄默不语,递上一幅书法作品,打开后我惊呆了,这不是我当年的作品么。里边附带一张纸条“……知道你会折磨自己,真不忍心让你消沉,这女孩就是曾经告诉你未晤面的妹,在国外读博。相信你能振作起来,我已身患绝症,来日情再来,这幅心爱的作品物归原主,代我留存……燕。”
  
  女孩消失在小巷深处,我看着她渐行渐远的倩影,似曾相识燕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