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父亲母亲

父亲母亲

时间:2020-12-23 来源:admin 点击:

  父亲是个木匠。
  
  十八岁时,父亲拿到大学通知书,在村边的小河旁边哭了整整一下午,然后擦干眼泪,把大学通知书折成豆腐干,放在自己贴身的汗衫口袋里,向着小河对面的大山猛喊几嗓,谁知,大山的回应又把他的眼泪催了出来。
  
  十八岁的父亲,从此承担起照顾多病的母亲,还有上学的弟弟妹妹。
  
  父亲长得高大健壮,能说会写会吹会拉会唱,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还有一身木匠手艺。
  
  出师后的父亲凭着随和的性格,精湛的手艺,让十里八乡的村民都认可他,请他做家具,修房屋。当时出众的他,惹得十里八乡的年轻漂亮姑娘围着他转,媒婆是走了一个又来一个,可是,到头来一个也没谈成。不是姑娘不愿意,也不是父亲没看上,而是,父亲觉得自己有一个多病的母亲,还有正在上学读书的弟弟妹妹,不想连累那些年轻的姑娘。
  
  父亲的孝顺,长兄为父的担当,被本村的姑娘胡玉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胡玉不仅人生得漂亮,还能歌善舞,是全乡出名的美人,乡花,追求她的小伙少说也有十几个。有钱的,当官的,有手藝的,可是她一个都没看上,她父母说:“玉儿,你要嫁啥子人嘛,你看那些年轻小伙,个个都不错,要相貌有相貌,要钱有钱,要才有才,要权有权,你就别太挑了,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哟。”她说:“爸,妈,我没挑,我要找我喜欢的,我不喜欢的人,再有钱有权,我也看不上,我要的是人,不是钱权。你们放心,我一定给你们找个称心如意的好女婿。”父母奈不何她,只能由她去。
  
  父亲三十岁那年,娶了母亲胡玉,有情人终成眷属。
  
  婚后,母亲一个人在家操持家务,照顾多病的婆婆和上学的弟弟妹妹。
  
  母亲给婆婆买了一辆推车椅,忙完家务,只要有太阳,母亲就把婆婆推到屋外坝子晒太阳。热天,母亲每天都要给婆婆洗澡按摩。家里凡是吃好的东西,都是在晚上,因为,上学的弟弟妹妹中午在学校吃饭,只有晚上一家人才能一起吃饭。
  
  自从母亲嫁给父亲,父亲每天只顾做工找钱,家里的大小事,全是母亲一人打理。家里每年的新衣服新鞋子,首先上身的是弟弟妹妹。把弟弟妹妹照顾得比自己的亲弟妹还好。每年这样,婆婆实在看不过,就对母亲说:“玉,你也做件好的衣服穿吧,你看你身上这身衣服,都穿了好几年了。”母亲总是一笑:“妈,我每天不是下地就是在家,穿那么好做啥子。弟弟妹妹在外面上学,应该穿好点,他们俩兄妹穿好了,也是给我们家增光。”婆婆叹了一口气:“唉,你呀,就知道替别人着想,两兄妹不知那里修来了福气,遇上你这么好的嫂子。”
  
  在我十五岁那年,婆婆去了天堂。婆婆走时,拉着母亲的手不放。她说:“玉儿,我真不想走,我还没活够,我还想享受你给我的孝顺。”母亲早已泣不成声:“妈,妈,我也舍不得你走,来世,我们还做婆媳。”
  
  婆婆剩下最后一口气对她已经工作的幺儿幺女说:“你们两个给我记住,你们两个现在的一切都是你大嫂给的,没有你大嫂,就没有你们的今天,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孝敬你大嫂。”
  
  婆婆走了,父亲母亲突然老了许多。母亲经常对父亲说:“妈走了,我的心里老觉得空空的,有妈的日子,虽然累点,但是心里踏实,舒服。特别是逢年过节,一大家子人一起,说说笑笑的,多好!”
  
  父亲什么也没说,拉着母亲的手,摸着母亲粗糙的手背,一滴老泪,掉在母亲粗糙的手背上。
  
  母亲湿润的眼睛,看着父亲一脸的沧桑:“这辈子,跟你,值了!”
  
  父亲比母亲先离开我们。
  
  父亲走时,眼睛一直不闭,还是母亲懂他,把一块张变黄了豆腐干,那张大学录取通知书给他装进寿衣口袋,他的眼睛就慢慢合上了,一脸安祥。
  
  下葬那天,母亲面对父亲的坟头坐了很久很久,直到天黑,也不愿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