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上帝的声音

[海外故事] 上帝的声音

时间:2021-01-09 来源:admin 点击:

  犹太人西奥多是慕尼黑一所中学的音乐教师,二战爆发后,成千上万的犹太人被关进了集中营,西奥多也未能幸免。
  
  集中营里每天都有大批犹太人被折磨而死,大家知道,想活着走出集中营是不可能了,但西奥多没有放弃,努力寻找活下去的机会。
  
  在集中营,有极少数被纳粹信任的犹太人会戴上白袖章,他们必须协助纳粹管理其他囚犯,好处是可以少干活,行动也相对自由。于是,西奥多暗下决心,一定要戴上白袖章。可怎么才能戴上白袖章呢?
  
  纳粹军官豪斯上尉痴迷于萨克斯。这天,西奥多路过豪斯上尉的宿舍,他正在吹奏《小夜曲》,西奥多冒险闯进去,说:“上尉,恕我冒昧,虽然您的吹奏水平令人敬佩,但节奏还有不足。”说完,西奥多冷汗涔涔。所幸豪斯上尉没发怒,反而向西奥多请教了起来。
  
  就这样,西奥多搭上了豪斯上尉,如愿以偿地戴上了白袖章,还争取到了运送尸体的活。集中营每天都有大量犹太人死亡,西奥多要干的便是收集尸体并装上车,将尸体运送到集中营外的一片桦树林掩埋掉。这活既轻松又相对自由,干完活后,西奥多就会去豪斯上尉的宿舍,指点他吹奏萨克斯。
  
  豪斯上尉吹奏萨克斯的水平日有长进,两人关系也日渐融洽,西奥多便仗着豪斯上尉常溜进厨房偷面包。在食不果腹的集中营,多吃一片面包,身体就多一点保障,也就多一点活着走出集中营的希望。
  
  西奥多住在103牢房,同牢房的室友对西奥多的敌意越来越深,因为他们数次看到,西奥多竟然把还没咽气的犹太人也搬上运尸车运走,甚至连室友费希特也不放过。
  
  费希特是奥地利犹太人,二战前是一名大学物理学教授。这天,费希特因高烧陷入昏迷,虽生命垂危,但并未咽气。西奥多不顾大家的劝阻,硬是将他搬上运尸车。
  
  同牢房的匈牙利犹太人叶米奇二战前也是一名物理学教授,他斥责道:“西奥多,你这么做就是残害同胞的帮凶,比纳粹更可恶!”
  
  西奥多辩解道:“费希特已经昏迷,又不可能得到救治,早拉出去和晚拉出去,又有什么分别?”
  
  叶米奇一拳打向西奥多的鼻子,鼻血喷涌而出。再看其他人,眼神里都带着一种死亡的威胁,西奥多不想死,他找到豪斯上尉:“上尉,我想把白袖章还给你。”
  
  豪斯上尉了解情况后赶到103牢房,说:“如果西奥多意外死亡,你们都会被拉去喂狼狗!”因为这一警告,103牢房的人暂时放弃了杀死西奥多。
  
  事后,豪斯上尉对西奥多承诺:“如果这里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那人就是你,我亲爱的西奥多老师!”西奥多听了,眼泛泪光。
  
  这之后,西奥多更加放肆,将更多还有气息的同胞搬上运尸车,他的“出色”表现赢得了纳粹的赞赏。但在犹太同胞眼里,西奥多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叛徒。可惜世事无常,不久豪斯上尉被调去了前线。西奥多失去了保护伞,这使得叶米奇重新有了惩治西奥多的念头。
  
  这天,叶米奇偶然发现西奥多偷藏了两片面包,当西奥多准备上运尸车时,叶米奇指着西奥多,对接替豪斯上尉的赫曼上尉大喊道:“长官,这个人偷了两片面包!”
  
  赫曼上尉是个毫无人性的纳粹分子,他真的从西奥多身上搜出了面包,就命令103牢房的人一起殴打西奥多。这些人早对西奥多恨之入骨,出手相当重,很快便将西奥多打得奄奄一息。最后西奥多冲叶米奇怪异一笑,闭上了眼睛……
  
  西奥多想活着走出集中营的愿望,就这样破碎了,反倒是叶米奇,由于盟军的到来,幸运地活了下来。回到匈牙利后,他继续在原来的大学执教。
  
  六年后,葉米奇应邀参加一个物理学术研讨会,他意外见到了费希特。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泣不成声。叶米奇迫不及待地问:“你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费希特回忆,那天他昏迷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坑内,周围是一片桦树林,他才知道自己到了集中营外专门处理犹太人尸体的地方。费希特试着爬了起来,发现怀里塞着两片面包,就是靠着那两片面包,他才活了下来。叶米奇顿时脸色惨白:“你说你怀里塞着两片面包?”
  
  “是啊,我一直想不明白,那里是纳粹禁区,根本不会有人路过,会是谁给我塞的面包呢?”
  
  “是西奥多!”叶米奇讲述了费希特被西奥多强行搬上运尸车后发生的一切,最后他含泪道:“西奥多把还没咽气的人搬上运尸车,是想拯救他们啊!我竟然……”
  
  费希特听后说:“这些年,总有个声音萦绕在我耳边:‘如果你活下来,一定要回到这片桦树林,到唯一的那棵松树下看看。’我一直以为那是上帝的声音,现在看来那应该是西奥多对我的嘱托。”
  
  “那里一定藏着一个秘密!”
  
  研讨会结束,两人立即赶往集中营所在地,找到那棵松树。他们在树洞里找到了西奥多留下的一本日记,里面有这样一段话:“从进集中营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没人能活着走出集中营,但我发现,如果将那些濒临死亡但还未咽气的人运出去,可能会有人活下来,于是我决定以自己的方式拯救他们,哪怕只救一个也好。可想到同胞们会因此误解我,而我也很有可能丧命于同胞之手,我犹豫又痛苦……”
  
  日记的最后,留有一些数字,除了费希特当年在集中营的编号,还有三十几个编号。每一个数字,都代表着当年被西奥多活着搬上运尸车、试图救活的犹太同胞。
  
  叶米奇和费希特决定将日记公之于世。很快,西奥多的事迹就传遍了世界,他也受到了人们的赞颂和敬仰。同时,两人收到了来自不同国家的六封信,他们也都是受了西奥多的救助,才活下来的。
  
  在一个夏日傍晚,大家相约去那棵松树下,向西奥多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