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不问世间繁华,只管你是否安生

不问世间繁华,只管你是否安生

时间:2021-01-11 来源:admin 点击:

  父母的眼光不是短浅,而是他们看的方向不一样。他们不看投机取巧、大富大贵,只盯着儿子一辈子的安危与周全。
  
  他与父母的矛盾由来已久,且一天天升级。最初的一次正面交锋,发生在大学毕业那年暑假。
  
  那时,同宿舍的几名男生在职场混了几个月,委屈失落与怀才不遇的苦闷排山倒海,最后大家决定炒老板的鱿鱼,一起创业。项目很快敲定,启动资金需要20多万元,每人出7万元,他们就可以做老板了。
  
  他兴高采烈地回家,跟父母眉飞色舞地介绍他们的项目。母亲担心不靠谱,父亲在摊位前一碗接一碗地拌凉面,轻声说:“我没钱,最多给你2万元。”他连忙问:“爸,你们每天卖这么多凉面,7万元肯定有,我跟你们借,好吗?等我赚了钱一定还,还付利息!”父亲头也没抬,诉了几句苦:“这些年供你和妹妹读书已是辛苦,家中老人们身体都不好……”
  
  他赌气,最后2万元也不要了,跟同学提出自己多干活,入干股。同学笑说:“咱这是下海经商呢,风吹浪打的,你连救生圈都不提供一只,裸泳呀?”就这样,他做不成“老板”了,只好继续回去做小职员,从此他总想起同学说的那个词——裸泳,小气抠门的父母,连个救生圈也不愿支持他!
  
  在城里上了几年班,同龄人开始买房,有的是父母出大部分首付款,有的甚至全是父母出,他羡慕不已,硬着头皮再次向父母“借”钱。父母倒也没直接拒绝,问他看中什么样的房子,首付要多少钱,总之,要写个预算方案报给他们。
  
  他以为父母这次终于大方了,激动不已,到处去看房,一套套列下来,把预算表格在电话里详细读给父母听。每一套房,父母都听得很认真,但最后都在钱那里否决了,只是一次次问他:“还有没有再便宜一点的?怎么都要这么多钱啊?”他觉得父母在敷衍他,赌气不再看房,但父亲又主动打电话来,问他房子找得怎么样了。终于找到一套特价房,面积不大,父母很满意,他却不愿意要了。因为他谈了恋爱,女朋友跟他去看那房子,不满意。
  
  他想要买大一点的房子,希望父母去找亲戚借钱,他知道父母在亲戚中向来口碑极好,能借到钱。父母却坚决不同意,他只好恹恹地买了那套小房子。没多久,他和女朋友就分手了,两人之间总有毛毛刺刺的问题冒出来,似乎与房子无关,但他感觉根源就在于房子太小,心中对父母又添了几分埋怨。
  
  接着,房价涨得快,有同事买的面积大,开心得合不拢嘴。他忍不住失落,更觉得父母卑微,没有魄力和眼光。回家时,说起同事买的大房子升值了一百多万元,父母听得一愣愣地,然后,他听到母亲在屋里对着父亲悄悄叹息:“当时如果把那几十万元都拿给儿子去买房,现在他就不会这么失落了,会不会我们的固执是错的?”原来当初买房时父母手里竟然还有几十万,他气得连饭都不想吃了,赌气回了城。
  
  至此,他给父母总结了四大特点:抠门、小气、格局小、目光短浅。他们做不了他闯荡繁华世界的靠山,只会站在小镇的那条细巷子尾巴上,守着小摊,夏天拌凉面,冬天煎臭豆腐,一年四季,从早到晚。
  
  父母一次次让他失望,他觉得无助、孤立,想起同学曾嘲笑他“裸泳”,心沉了下去,斗志却浮了上来。他用心工作,很快就升职加薪。领导器重他,给他牵媒,女孩是本市人,两人很快相恋、结婚。
  
  家庭幸福美满,事业顺心如意,他扬眉吐气、精神抖擞地回到小镇。父母依旧守着小摊,邻居们说,儿子有出息,不要再风里雨里这样折腾了。父母笑说:“他再出息,我们这也是他的大后方,能替他多守一天是一天。”他觉得好笑,替他守什么?就那小破摊?
  
  转眼过了而立之年,他再次创业。突然有一天,资金链出现了大问题,他把赚的钱全部搭进去还缺个口子,而项目又不得不咬牙做下去,因为这是翻盘的唯一机会。于是,他想卖掉那套小房子。听到这个消息,父母火急火燎地打电话来,说:“那小房子千万不能卖,你现在住的是岳母家的房子,那小房子是你的底氣,你怎么能把底气也卖掉呢?”他觉得好笑,就那么个小房子,还底气呢。
  
  父亲急了:“上次孙子生日聚餐,亲戚都说你事业发展得好,你小舅子却回答‘可他现在住的还是我们家的房子’。亲戚说你也有房子,虽然小一点。”父亲的话让他心头一暖。可是,底气归底气,如果不卖房子,到哪去弄这么多钱?电话里,父亲停顿了一下,“我们给你,反正我们几十年来精打细算存着这些钱也是准备在关键时刻给你渡难的,之前总想着关键时刻还没来,再等等,这次看来真是遇到坎了。钱不够,我再去找亲戚借。放心,如果你在外面真的一无所有了,还有个老家,老家还有我们!”父亲的话让他觉得前所未有的踏实,一股力量传遍全身。
  
  凭着父母给的钱和力量,他成功熬过了难关,事业进入全新局面。后来,他买了大房子,要父母搬去和他一起住。父亲摇头,说:“那可不行,我们还得给你好好守着那老家,你在外面闯荡累了,遇到难了,只要我们在,你就有退路和底气。”母亲也说:“这么些年,我们把手里的钱看得比命还重要,上次你买房,也没敢全部拿出来。我们总担心你在外面真遇上事时,我们接不住。”父亲抱过小孙子,得意地说:“是呀,坚持了几十年,爷爷奶奶这次不就接住了嘛!”
  
  他笑,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在心里埋怨了父母这么多年,埋怨他们抠门、目光短浅,但现在他知道了,父母的眼光不是短浅,而是他们看的方向不一样。他们不看投机取巧、大富大贵,只盯着儿子一辈子的安危与周全。
  
  从那以后,迷茫、失意或得意时,他都会回小镇住几日。年近不惑,他终于明白:老家的父母,才是自己身后那堵最坚固的墙、心底那股最硬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