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水晶鞋的爱恋

水晶鞋的爱恋

时间:2021-01-12 来源:admin 点击:

  玲一直梦想着能拥有一段童话般的浪漫爱情,偶然的邂逅,腼腆兢业的珠宝店学徒孟凡,带着一只象征着纯洁爱情与坚定信念的水晶鞋走近了她,朦胧的情愫在玲心中蔓延……
  
  一
  
  还是高中生的玲,身材已经高挑出众,也不乏追求者。幻想着灰姑娘般浪漫爱情的她,一直渴求水晶鞋般晶莹剔透的爱情,不需要他有王子的华贵,但是要有王子的执著,拿着一只水晶鞋找到自己的执著。无奈身边的男孩,缺少的就是这份执著。
  
  走在繁华的步行街上,感受着人来人往。临近情人节,虽然没有人会与自己度过这个节日,但玲还是希望能为自己选一款戒指或者别的首饰。
  
  正是推门而进的这刻,拉开了7年的追梦般的爱情。
  
  二
  
  店里灯光昏暗,只有一个男孩在首饰台后专心地打磨着什么,没有人招呼自己,玲也乐得自由浏览一番。在柜台的一个角落里,一只小小的水晶鞋吸引了玲的注意,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微弱的光芒,鞋子上还有一小颗水钻。虽然制作得有些粗糙,但价格还是玲能接受的。
  
  反复看了很久,越看越喜欢。可是男孩似乎太专心了,一直没有留意到有顾客光临。玲十分犹豫:要不要打扰他呢?
  
  “那个……”玲还是打破了这份宁静,“这只水晶鞋吊坠能拿出来给我看看吗?”男孩缓缓地抬起头,好像还沉浸在自己的创作中。“你要什么?水晶鞋?你喜欢这只水晶鞋吗?”男孩越说越激动,反而让玲吓了一跳。玲看着男孩说:“很漂亮,能给我拿出来看看吗?”“好的,好的,没问题!”男孩很激动地把水晶鞋拿了出来。
  
  玲将水晶鞋拿在手里把玩,越看越喜欢,男孩就在旁边看着玲,也是一副兴奋的状态。“我帮你戴上看看吧?”男孩说完,就拿出一条链子,穿在吊坠上,帮玲戴上。这个举动让很少与男性亲密接触的玲感到一丝羞涩,但她还是撩起了自己的长发,露出线条优美的脖子。
  
  这一刻似乎有些漫长,男孩的脸上也出现一丝红晕,手指似乎也变得笨拙,不像刚刚在首饰台上操作得那么伶俐了。戴好的这一刻,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呼~”,玲不由地乐了出来,男孩更是尴尬地挠了挠头。
  
  “很漂亮啊!”将注意力再次转到项链上的玲,不由地发出感叹。“恩,你戴上更漂亮,真的,很适合你,我不是推销,这是我自己做的,我很希望它能有个喜欢它的主人。”男孩急切地说。这引起了玲的好奇:“你自己做的?是什么材质?”
  
  “水晶!这是我用老师傅剩余的边角料做的,一块长方形的小原石,我觉得很像一只鞋子,就想起了灰姑娘的水晶鞋。”看了看玲,男孩问道:“你喜欢吗?这是我的第一个作品,只收你原石的价格,很便宜的。”
  
  犹豫了片刻,男孩接着说:“其实,我是在这里学徒的,老师傅总说我没有灵性,雕刻出东西也卖不出去,老板已经犹豫要不要再用我了,这可能是我最后一个月学徒了。”
  
  看着这个腼腆的男孩,玲很想给他鼓鼓气,“我觉得你的作品很不错啊,不过手艺是练出来的,多练练你一定比老师傅强,把水晶鞋给我包起来吧,我要了!”
  
  男孩很激动,选了一个漂亮的盒子帮玲包起来,一边包一边说:“我叫孟凡,有空可以多来我这看看,我正在做一对戒指,你可能也会喜欢!”“我叫玲,加油!我等着你的新作品。”玲痛快地答应了,并约好下周末再来找孟凡玩。
  
  三
  
  从这以后,玲很盼望周末,每个周末都会到店里和孟凡玩。有的时候,会有老师傅和别的顾客在,两个人就装作不认识,偶尔视线碰上了,玲就眨眨眼睛,更多的时候,玲都是搬个小凳子坐在首饰台边上,看着盂凡做首饰。一边做,孟凡还会和玲讲制作方法什么的,除了没上手做过,玲已经成了半个小学徒了。接触越多,玲开始对这个执著的男孩心动了,两个人的关系也变得更加亲密,一丝超过友谊的暖昧更使两颗年轻的心靠得更近了。
  
  一个月,转瞬即逝。3月14日白色情人节这天,玲准备向孟凡告白,向这个给予自己水晶鞋的男孩表露自己的心意。这一天,玲悉心打扮一番,穿着白色连衣裙,脖子上戴着水晶鞋项链,活脱脱一个小公主。
  
  推开门,玲向首饰台望去,一个陌生的背影坐在那里。感觉到有人进来,那个人迅速起身向玲走过来。“小姐,有什么喜欢的饰品吗?我们这里都是独一无二手工制作的。”“请问,孟凡在吗?”当知道玲不是来买东西的时候,那个人的态度—下变得很冷淡,“他啊,走了,手艺不行,被师傅赶走了。”玲急切地问道:“不是卖出去一件作品吗?他去哪了?”男人不耐烦地说:“不知道,不知道,你到底买不买东西?”
  
  玲握着水晶鞋,茫然地在街上走着。曾经以为,梦中追求的爱情已经握在手中,可是梦醒后发现,什么都没有,自己除了孟凡的名字,别的什么都不知道,再相遇的可能也变得微乎其微,为什么不能等到自己表白?是自己太迟疑,还是水晶鞋般的爱情太遥不可及?
  
  四
  
  这番困扰让玲一直不在状态,学习也受到了影响,父母老师都很着急,但是都不清楚玲到底是怎么了。果真,玲的高考成绩不理想,不想屈就自己,玲准备出国读大学,学饰品设计与加工,她把这个想法告诉父母,也得到了父母的支持。其实,玲的想法很单纯,她认为自己如果和孟凡从事相同的行业,那么早晚会再次碰面,如果自己或者他出名了,那就能更早相遇。这份单纯的爱恋,让她内心无比坚定。
  
  在4年的求学生涯中,玲从来没有抱怨过,一边在店里打工,一边学习,时间过得很快,偶尔会想起孟凡,那个已经模糊的身影。玲知道,自己还在坚持并不再是因为那份朦胧的爱情,她要学会自己造水晶鞋,要学会自己带给自己幸福,而不是依靠别人。虽然她的内心,一直为曾经的爱恋保留一小块地方。
  
  在法国7年的闯荡,已经让玲小有名气,她设计的品牌饰品已经在国内贩卖,而且颇受好评。父母的年纪越来越大。很希望她能回国发展,玲自己也对海外拼搏的这几年感到疲倦。正在这一刻,国内一家饰品公司邀请玲去做首席设计师,玲踏上了回国之路。
  
  五
  
  离家7年了,变化最大的还是那条步行街,如果不是那个路标,玲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漫步在这条街上,玲也找不到当初那份悸动的心情。
  
  “你是玲吗?”一位身着西服的男士向玲搭讪。玲看着他有些面熟:“你是?”“我是孟凡啊,以前在首饰店做学徒的,你已经把我忘了吧,呵呵!”没有想到会再次相见,玲从内心生出一份激动:“是你啊,最近怎么样?还在做首饰设计吗?”男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稚气,微笑着说:“没有,我早就放弃了,现在就是名普通白领,没想到你竟然做首饰设计了,当初在杂志上看到你的专访才确定你是我认识的那个玲,我也算是你的启蒙老师了吧?”听到孟凡没有从事首饰设计的那一刻,曾经坚持在首饰台上打磨的那个执著身影,随着风渐渐消散。执著坚守并不容易,但她以为那个不懈的男孩会坚持下去,这也是玲一直为自己打气的想法。
  
  “你还好吗?想什么呢?要不要和我去接我的女儿?她和当初的你一样都很喜欢童话,小公主一个啊!”看着孟凡一脸幸福的样子,玲知道,孟凡得到了属于他的水晶鞋,虽然这只鞋是用打破她的鞋子做成的,但是两个人能有一个幸福,总比坚守一段暖昧的情感更容易,也更现实。
  
  这一刻,玲感到无比的放松,水晶鞋似乎一直是个魔咒,而她自己就被圈在里面。打碎了水晶鞋,解放了自己的心。
  
  玲笑着对孟凡说:“好啊,我和你去接小公主,顺便把你当初做的水晶鞋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