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每个人都有一场原味的爱恋

每个人都有一场原味的爱恋

时间:2021-01-12 来源:admin 点击:

  (一)
  
  街口的一家奶茶店在装修,隔着玻璃幕墙林晨看到了老板,一个穿着工装仔裤戴着宽沿牛仔式帽子的男人,背影挺括得像一颗树,美不胜收。
  
  过了几天林晨看到奶茶店门口贴出了一条招聘信息,她想也想没想地就去揭了“皇榜”,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棉套衫推门而入的时候,听到玻璃门咯吱的一声,不重不轻,却在心里漾出一圈一圈柔柔的纹路来。老板在餐台后面头也没抬地说,欢迎光临,请问点什么?
  
  有几秒钟的时间林晨没有回答,老板抬起头来,撞上的是一双有些怯怯又生涩的目光。他重复了一遍,欢迎光临,请问你点什么?她指了指招牌上的原味奶茶说,就点这个。
  
  喝完了一整杯奶茶她还站在点餐台边,然后晃晃荡荡地把“皇榜”拍在了他的面前,其实我是来应聘的。老板扫了她一眼,上班时间一个星期六天,早上十点到晚上十点,不包住但管饭,节假无休,一个月工资一千。一千。她咬咬牙,成交。
  
  老板叫张思东,实际年龄只有二十四岁,但看上去至少三十岁,带着一股子老男人的老成,很迷惑小女生。附近学校的高中生初中生放了学叽叽喳喳地围在点餐台前,一边望着餐牌一边偷偷地打量张思东。她们脸上都是热气腾腾的青春,而张思东笑眯眯的样子在林晨看来很不耻,一杯奶茶不过三五块,至于还附送笑容一张吗?小小的点餐台后面就他们两个人,转来转去的时候她就故意去踩他的脚,踩一次是不小心,但三次五次后就变成故意了。张思东怒了,把奶茶往桌子上一掷,结账走人!
  
  林晨很委屈,她想说我是嫉妒嫉妒嫉妒呀!你应该是那种酷酷的人,不应该在一杯奶茶和另一杯奶茶里蹉跎了你的笑容。可是她也知道张思东有足够的理由开除她,她每天被投诉不下十次,客人点丝袜奶茶她拿成香芋奶茶,客人说不要珍珠果她偏在里面加很多的珍珠果,客人说双皮奶要热的,她递过去的一定是冰的,客人说我给你二十块钱应该找我十五块,你为什么只给十四块?林林总总,她实在不是一个好伙计,因为她的老板不断地给她擦着屁股,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虽然她用起来很便宜,但论起性价比来,她还不值那点工资。
  
  刚说要开除她,林晨的眼泪就下来了。她说老板你不能辞退我,我没钱交房租了。
  
  张思东盯着她看了足足半分钟,愤愤地说一声,去收拾桌子!
  
  (二)
  
  奶茶店十来个平方米,贴着三面墙放着长桌和高脚凳,客人不多的时候,林晨会给自己调一杯原味奶茶,坐在玻璃门口托着腮咬着吸管一边喝奶茶一边晒太阳。张思东说该干活了,她说不行我得晒晒太阳,再不晒太阳我就得枯萎了。张思东说我没见过你这么矫情的女人,林晨说我也没见过你这么不怜香惜玉的男人。那段时间对于林晨来说挺幸福的,她觉得自己像个老板娘,跟老板打着嘴仗。
  
  其实是有真正的老板娘的,她叫蒙蒙。林晨觉得她其实应该叫朦朦,是那种很朦胧的女子,穿雪青缎裙子,长发挂在耳垂后,一遍遍掉下来她又一遍遍撩起来,那动作风情又性感,林晨再看看自己的棉套衫,心里很是嫉妒。但林晨就见过她一次,也是在开业后不久,张思东带她来视察,她在一目了然的奶茶店里看了看后给了四个字评语:挺不错的。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用心看,整个小店是张思东一个人装修完成的,浅绿色的墙壁,玻璃上的手绘,格子架上小玩件,装沙冰的小碗小碟……只有林晨知道,他有多在意这个店,他要求地板餐桌椅子都要整洁干净,要求每一杯奶茶都要足额足量,要求每一份水果冰都要新新鲜鲜,这不仅仅是一家小店,还是他的事业和希望。
  
  但蒙蒙却从不来帮忙,她只是会打电话过来说她在哪里哪里让他去接,而他就骑着他那辆木兰摩托车赶过去。有天张思东又要去接人的时候,林晨拦在了他的面前,她说你不清楚吗?那个女人不爱你至少不那么爱你。
  
  张思东再一次怒了,他说你想结账走人吗?
  
  林晨却把行李搬到了楼上,那其实是张思东的住所。她说房东又要加租她就跟房东闹翻了。张思东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她在床边上打了个地铺,谄媚地笑,大不了我每个月少收两百块工资。张思东是个财迷,咬了咬牙说,成交!
  
  夜里张思东起来的时候忘了床下边还有个人,一脚踩过去听得一声惨叫然后他轰然地倒了下去,皎洁的月光照在他们的身上,林晨死死地揽住“投怀送抱”的他,小胸脯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他说你是不是早设计好的?她脸更红了,说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情不自禁。
  
  张思东用手支撑着的身体软了一下,他的目光凝视着她,她以为他们会接一个缠绵悱恻的吻,但片刻之后,张思东扳开了她的手。
  
  那几天奶茶店里一直都是低气压,张思东一贯的热情也松懈下来了,搞得来奶茶店的学生们都问,大叔,你是不是失恋了?林晨竖着耳朵等回答,张思东却只是笑而不语。
  
  (三)
  
  张思东接蒙蒙去了,林晨自作主张地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她坐在落地玻璃前,看阳光透进来。门口是一条青石板的老街,石板被雨水和时光洗得又干净又平滑,像极了家乡的陋巷,回忆在脑海中翻腾,其实她跟张思东是老乡。
  
  那一年林晨去姑姑家做客,是那种筒子楼,公用厨房和卫生间。有天林晨半夜内急去卫生间,没有找到手电筒,又不想打扰姑姑就硬着头皮出去了。听到走廊里有脚步声的时候,她吓得毛孔都要竖起来了,惊惧在嗓子眼里哆嗦,突然间一道手电筒的光线晃到了她。干什么的?她怯怯地回答,我要去小便。那个人把电筒往前面一指,不无抱怨地说,这大半夜的想吓死人?林晨的心里扑哧就笑了,原来她在害怕的时候他也在害怕。他静静地打着手电筒走在她身边,那束淡淡晕黄的光就像长了脚一样,一步一步地走进她的心里。在若干年以后,她想起那个夜晚,也是怦然心动的感觉。
  
  他不能进女厕,便把手电筒交到了她的手里。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她大着胆子朝他脸上晃了一下,终于看清了他的长相。
  
  离开姑姑家后不久,那栋筒子楼遭遇了火灾,死了好些人,惨不忍睹。林晨问起张思东来,知道他父母都在那场火灾中去世了,他拿了一些补偿去了外地的亲戚家。张思东成了林晨的心结,她很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这么多年了她一直在打听,终于得知了他的消息。
  
  她没有告诉张思东这些,因为她只想在一个崭新的地方重新认识他,没有悲伤,没有痛苦的回忆。只是他的身边却已经有了别人。
  
  张思东终于还是辞退她了,在他有天半夜醒来发现身边躺着的人竟然是林晨的时候,他吓得几乎跌下床去。她几乎是扑向了他,她说张思东我会和你一起好好经营奶茶店,我们的生意会越来越好的……他用了狠劲推开她,他气急败坏地瞪着她,再一次说了,结账走人!
  
  这一次没有挽回的余地,他收拾好她的行李,不管她是哭也好求也好不要工资也好还是决绝地把她赶出了奶茶店。他说林晨你清醒一点,我有女朋友,我很爱我的女朋友。
  
  林晨站在玻璃窗前,看着张思东在里面忙忙碌碌,阳光把她的影子晒成小小的一团,她蹲下去,抱着自己的膝盖嚎啕大哭。张思东没有出来,一直没有出来,等到他再一次抬头的时候,门口那个小小的人儿已经走了。他的心里有些如释重负,又有些酸涩肿疼,他无意中看到过她的毕业证,她是今年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她有很好的前程,不应该把大把的时光丢在他这十来平米的奶茶店里。
  
  林晨找了一份新工作,是另一个城市的一家大公司。是谁说,每一场暗恋都不过是一次朝圣,而现在的林晨终于可以放下了,因为她的朝圣已经结束,她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也许有一天她会感谢张思东的拒绝。因为他的拒绝才能成全她更加完满的碧海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