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青年文摘> 没有一份工作是与你无关的

没有一份工作是与你无关的

时间:2021-02-05 来源:admin 点击:

  1953年以前,几乎全世界的医院产科,都被居高不下的新生儿死亡率搞得焦头烂额。各种措施的改进,无数次的尝试,只是徒劳。直到1953年,美国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麻醉科女医生横空出世,用一张简易至极的评分表,轻松解决了这个令产科束手无策的难题。她就是维珍妮亚·阿普伽。
  
  1933年,阿普伽被哥倫比亚大学医学院的外科医生实习计划录取。能在男性称霸的外科领域分取一杯羹,阿普伽开心不已。谁知,实习期的一次手术,令她的好心情瞬间落回冰点。
  
  她参与的一例手术,患者不治离世了。阿普伽怀疑,是自己夹住了患者一个很小但很关键的动脉。同伴劝她不必在意,但阿普伽还是偷溜进停尸房,打开患者的手术切口确认真相。果然正如她所料,是她的失误导致了患者死亡。
  
  阿普伽如实向主治医生报告了情况。医生望着眼前难过又自责的姑娘,没有大发雷霆,只说:“记住,患者把生命交到你手里,给了你百分百的信任,該怎么做,你一定要清楚。”从此,阿普伽对自己的要求越发苛刻,任何工作都一丝不苟地做到完美。
  
  实习结束,正式定岗,阿普伽听从科室主任的建议,成了哥伦比亚大学医院的一名麻醉医生。一直以来,麻醉科都比外科低人一等,女性去做麻醉医生,更叫人鄙夷,但阿普伽却不在意。
  
  她只专注于工作。所有的麻醉项目当中,阿普伽最喜欢的,是为分娩产妇实施麻醉。她发现,很多有畸形、身上发青呼吸不太正常的初生婴儿,因为先天不足,就被产科医生判定为“死胎”,任其自生自灭。阿普伽亲眼看见,医生不耐烦地挥着手,让护士把一个鼻翼还一闪一闪地呼吸着、肤色发青个头过小的新生儿,带去停尸间。她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可是,她不是产科医生,没有立场也没有权利去质疑这项被产科奉为铁律的传统惯例。更何况,在男性占据统治地位的医学界,谁会在乎一位麻醉女医生的“胡言乱语”呢?“争分夺秒,做自己该做的事”,阿普伽告诉自己,她绝不退缩。
  
  她尝试说服产科的每一个医生,还有护士,希望他们对那些“死胎”施救。起初,大家都非常生气,一个听人使唤、对产科一窍不通的麻醉医生,还是个女人,竟敢对产科的工作指手画脚,简直离经叛道。但后来,有护士被她的急切与真诚打动,试着为新生儿输氧,或者做保暖措施,果然,婴儿的状况好转,活了下来。其他的护士听说有“死胎”被救活,惊讶之余,纷纷开始效仿。
  
  阿普伽马不停蹄,做完她的麻醉工作,就守在产科,记录数据琢磨规律。很快,一份反映新生儿健康状况的评分表出炉。护士们可以根据评分结果,选择相应的措施对婴儿施救,而不再靠医生的主观臆断,就把新生儿送进停尸房。“死胎”数目越来越少,产科医生终于承认,阿普伽是对的。
  
  一年后,评分表正式对外发表,“阿普伽评分”很快举世闻名。因为它,美国保持了一个世纪之久的居高不下的新生儿死亡率急速下降。评分表还促成了各大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设立。而在今天,全世界的新生儿,出世之后接受的第一项诊断,就是阿氏评分。
  
  在评分表风靡世界的1953年,人们鄙夷的眼神已被崇敬取代,纷纷赞扬阿普伽:“一位彻底改变了产科的麻醉女医生,太了不起了!”而她的回应朴实无华:“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生命何其珍贵,没有一份工作是与你无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