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娇儿杀

[中篇故事] 娇儿杀

时间:2021-02-10 来源:admin 点击:

  1。员外续弦
  
  张家镇上有个张员外,年过四十,家中正妻生了一个儿子,年已十四。因为张员外是庶子,见过母亲当年所受苦楚,便发誓不纳妾。他生性隐忍,城府深沉。父亲死后,他只分得很少一点家业,当他发家之后,就把祖宅买了下来,把曾经欺负自己的正出的大哥赶走了。
  
  能把小小的一份家业发扬光大,除了张员外自己有能力外,还因为他有个得力的管家。管家是他小时候的仆从,分家后也跟着他出来了。管家善于经营,勤勤恳恳,张员外极为信任倚重他。
  
  原本一家其乐融融,想不到遇上飞来横祸。儿子年龄渐长,在外也有些交游,不知不觉就染上了坏毛病,今天被赌钱的上门要债,明天在青楼和人打架。管家原本还瞒着,但终于被张员外得知了,他一怒之下,用家法一顿痛打。想不到,儿子在外面花天酒地被掏空了身子,加上这一顿痛打竟一病不起,最后一命呜呼了!
  
  儿子死了之后,妻子魂不守舍,每天见到张员外都吓得连哭带喊,好像张员外也要杀了她一样,弄得张员外连卧房都不敢进,天天睡在书房里。
  
  这天晚上,张员外正在书房睡觉,忽然门外传来急促的砸门声,管家高声喊叫:“老爷,快起来!”张员外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发现四周浓烟环绕,呛人无比。他一下子跳起来,三步两步冲到门口,这时管家也砸开了屋门,拉着张员外跑了出去。
  
  原来是书房失火了,好在灭火及时,只烧了书房,没殃及其他建筑。张员外只好尝试着回卧房去睡,这次夫人反应倒没那么激烈,只是愣愣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不料到了后半夜,张员外再次被管家的惊叫声惊醒:“夫人,夫人!”张员外跑出去一看,妻子已在大堂里悬梁自尽了。张员外失声痛哭,当即病倒了。丧事只能靠管家一手操办了。
  
  一个月后,张员外才渐渐恢复了健康,只是心情郁郁,没有笑容。管家强忍悲痛劝说张员外:“老爷,您这样不行啊,这家要散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您还是得续弦生子才是。”张员外也知道,自己四十出头了,得抓紧了。于是他让管家四处打听,找合适的人选。
  
  很快,管家就找到了几户候选人家,其中最让张员外满意的,要数在镇上开书坊的王家女儿王玉。王家虽不富裕,但祖上是读书人,算是书香门第。认识王玉的人都说,王玉不但长得漂亮,还知书达理。
  
  张员外就让管家去提亲。王家人考虑了一下,张员外年龄是大了些,不过这是堂堂正正的续弦,是明媒正娶,家里条件又这么好,女儿当了正妻,也不会受委屈,就答应了。
  
  张员外大喜,在聘礼上格外加重,一点不敢马虎地将王玉娶进门。婚后,张员外对妻子十分疼惜,王玉性情温柔,两人也算恩爱和睦。
  
  没过多久,王玉就怀孕了,张员外更是把妻子当成珍宝,生怕出一点意外。管家也四处找安胎药、大补汤,给王玉补身子。可越怕越易出事,就在王玉怀孕八个多月时,她在丫鬟的搀扶下去花园里溜达,不料蹿出一只野猫,差点撞在王玉身上。王玉吓得差点摔倒,当晚肚子就疼了起来。大夫说是动了胎气,张员外急得团团转,管家不停地劝他:“老爷放心吧,医书我多少也看过一些,夫人看上去脸色还好,不像是有危险的样子。”
  
  还真让管家说中了,折腾了一夜,王玉顺利地生下了个儿子,母子健康平安。张员外高兴坏了,摇晃着管家说:“想不到你啥都懂呢!这孩子有福气,就叫张福吧。”
  
  2。矫枉过正
  
  转眼五年多过去了,张员外一直努力想再生一个,却总是没动静。王玉劝张员外:“儿孙天定,不用着急。”张员外摇摇头说:“你虽年轻,我却老了,看来是没指望了。”
  
  眼看张福健康长大,到了要上学的年龄了,管家找来私塾先生,张员外挑了一个又一个,终于选定了一个颇有名气的先生。想不到只上了一天课,先生就被张福捉弄了一番,死活不肯再教了。
  
  王玉气得要打张福,张员外却拦着,死活不让打,说小孩子懂什么,先生也太小气了。管家也连连说:“不怨少爷,不怨少爷,是先生教得不好。”
  
  要說一个教不好也就罢了,连请了三个先生,不是被张福打跑,就是被张福气跑。每次王玉要管教张福,张员外肯定阻拦。王玉气呼呼地说:“哪有你这样的父亲,人家都是严父慈母,咱家怎么倒过来了?”张员外顿时脸色变了,拂袖而去。管家小心地提醒道:“夫人,你别这么说,这个家之前的事你是知道的,老爷受的打击太大,有点矫枉过正也是人之常情。”
  
  左思右想之下,王玉决定自己给孩子找个先生。她委托管家带着礼金,去请镇上的刘秀才。这位刘秀才是镇上有名的才子,十六岁就中了秀才,可惜命运一直在捉弄他,十七岁就死了母亲,按当时规矩,丁忧三年,不能科考。等二十岁丁忧期满,父亲又续弦了。不料这位续弦的妻子,不到一年工夫,竟也染病去世了。按当时规矩,这是父亲的续弦,他也需要丁忧。这一下,又得三年。眼看三年期快满,老天又带走了他爹。就这样,他又得丁忧三年。现在他已经二十五岁了,丁忧还没满呢!他父亲虽是位老名士,却没给他留下多少家产。他只能靠当教书先生维持生活,等丁忧期满再去科考。
  
  张员外也听说过这位倒霉秀才,因此王玉一说此人,张员外就挑挑眉毛说:“这人我知道,才学是好的,只是对学生太严苛了些,福儿还小,只怕受不得。”王玉却很坚持:“福儿一天大似一天,再不严加管教,将来怎么行?交给刘秀才,准没错。”张员外皱着眉说:“你就那么相信刘秀才能教好福儿吗?你对他很了解?”
  
  王玉愣了一下,说:“实不相瞒,八年前,我曾和女伴到山上游玩,谁料竟遇到一条恶狼。我跑得最慢,眼看就要葬身狼口。刚好刘秀才家在山间有座小屋,他时常去那小屋读书,看到这一幕后,他拿起一根棍子拦住恶狼,让我先跑了。等猎户赶到杀死恶狼,刘秀才已经被恶狼咬伤了。我父母还带着我去他家谢恩,那时他父亲还在世,两家因此也算是熟识了。”
  
  张员外沉吟许久道:“那就这样,让管家去请吧。”
  
  刘秀才被请来后,确实尽心尽力,严格管教张福。但张福任性惯了,哪受得了这个,每天都和刘秀才闹。刘秀才无奈之下,偶尔动用戒尺,可不等打到张福身上,张福就号啕大哭。
  
  让王玉又好气又好笑的是,张员外竟躲在书房外面偷听,一听儿子大哭,赶紧冲进去,抱住儿子,不许刘秀才打。刘秀才又急又气,对张员外说:“你这样娇子,犹如杀子!这孩子将来长大了,非奸即盗!”张员外也火了,大声吼道:“我自己的儿子,我娇也好,杀也好,关你什么事?有本事你自己生一个管去,拿我儿子撒什么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