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允许老公家外有“家”

允许老公家外有“家”

时间:2021-02-23 来源:admin 点击:

  一
  
  “领导派我去北京参加一个为期三天的会议,明天早上就走。”周五下午,许然一回来就跟我宣布这个“坏消息”。“老公,你们公司也真是,怎么总派你出差?”我边抱怨边帮他收拾行李:“结婚纪念日又泡汤了!”许然一把搂过我:“纪念日可以补过,领导的重用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我明白身在职场的不易,也体谅许然的辛苦,但这大半年,他出差的频率也太高了,且次次和我们的“节日”冲突:比如上次是“订婚纪念日”;上上次是“首次接吻日”;还有一次是我的“减肥成功日”。不能和老公一起庆祝这些“节日”,我心里别提多别扭,但毕竟他的工作事关我们小家的生活质量,不高兴我也得忍着。
  
  可忍来忍去,突然发现是个笑话。要不是我心血来潮模仿古人晒书,要不是搬书过程中掉出的那张纸,我可能不会发现许然在鑫源小区租房的秘密。难道许然有别的女人了?我心烦意乱,想当面对质,但也怕真相一出,我们之间再也无法挽回。我拼命地控制自己,决定重拾专业,做一次“福尔摩斯”。
  
  我灌醉了许然,顺利拿到门禁卡和钥匙。当初我在公文包里发现它们时,许然说他在外边安了个“家”,我还笑他不正经:“肯定是你哪个哥们儿托你照看房子吧。”现在想想,真是太大意了。
  
  安顿好许然,我迅速赶到鑫源小区。很快,我就由忐忑变为震惊。
  
  房子有五十多平方米,一室一厅一厨一卫,里边装饰得很没章法,很明显,全凭主人心意。深灰色的窗帘,客厅里是各色球星海报;房间不大,兼顾书房和卧室,书架上堆满科幻小说和历史书籍,床头柜上摆放着我们的婚纱照。厨房里堆着两捆大葱,冰箱里则是小红辣椒和羊肉。卫生间很简单,只放着男士洗漱用品。
  
  我瞬间明白,许然只是想要一个私人空间。他没有出轨,我深深舒了一口气!
  
  二
  
  和许然结婚后,从饮食习惯到旅游习惯、从生活方式到生活态度、从兴趣爱好到审美眼光,他都主动上缴了自主权。在我回归家庭后,他更是一切随我意,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我和许然都是无辣不欢,但自从我被变态辣的水煮鱼伤了胃后,就再也吃不了辣。为了帮我戒辣,许然连不辣的柿子椒都不让买。每次看见他食之无味的样子,我都想为他单独做一份:“以后炒完菜我先盛一部分起来,再放辣椒。”可许然不同意:“夫妻吃都吃不到一个锅里,日子过得多没意思,再说了,你馋着我自个儿也吃不下去啊!”我去婆婆家吃饭时,再也看不見她特制的辣酱,我知道,许然没少在背后做工作。
  
  我喜欢记住各种小节日,更喜欢和许然一起庆祝。许然也曾有过不满:“过那么多节日不累吗?”可我坚持认为,仪式感是生活质量的体现,没有仪式感,生活也就没了意义。即便不认同我过分注重“仪式感”,许然仍能够认真陪我过好每一个小节日。
  
  没想到,一向以我为主的许然,竟然在外边偷偷安了个“家”。在外边那个家里,除了床头那张结婚照,没有一点我的痕迹。
  
  我欣慰许然没有外遇的同时,也为他的行为感到气愤。
  
  跟闺蜜倾诉的时候,她却一副早就了然于胸的模样:“我早告诉过你,你和许然这种相处模式会出问题,你还不相信。”“你从哪里看出来的?”“我爸妈就这样过了半辈子啊。可上个月,我爸非要离婚,怎么劝都劝不住,他说以前是为我和我弟,现在我们都大了,他无需再忍。奇怪的是,离婚后,两人的感情比在一个屋檐下时好多了,还经常相约去遛个狗看个话剧啥的。我这才明白:以前,他俩的事业和家庭全都搅在一起,而我妈又很强势,所以我爸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没有自己发挥的余地,他觉得深受束缚,很压抑。现在,很多东西割舍开了,我爸获得空间和自由,反倒是可以认真交流感情了。”
  
  见我还有些懵,闺蜜接着分析:“你呢,没有自己的工作,注意力全在许然身上,整天围着他转,加之你控制欲很强,所以让他在生活中没有喘息的机会。作为项目经理,许然工作强度和压力都不小,回来后还要打起十二分精神陪你搞各种小浪漫,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想想他能不累吗?还好,许然仅仅为自己张罗了个空间调节情绪而不是去别的女人那里找温柔,这说明他还是很爱你的,你就烧高香吧。不过,时间一长,谁能保证他真不变心呢?所以,给他留足空间吧!”
  
  我想起了那个影视剧的经典片段:一个男人下班后,或在楼下,或在车里,静静地抽根烟或者听首歌,只有这时,他才属于他自己,而车门一开,他就会成为儿子、丈夫、父亲、女婿、兄长、朋友……想想也是,我们以各种身份生活着,却从未给自己留点空间。当人与人,心灵与心灵之间没有一点距离,难免会烦躁。
  
  我既难受又懊恼。难受的是,许然究竟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内心藏着多少委屈疲惫,才能偷偷避开我,独自去消化。懊恼的是,我明知道许然是一个对私人空间要求非常高的人,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在对生活浪漫的期待里,一点点侵占许然的现实空间及心灵空间。
  
  三
  
  我悄悄将钥匙放回,决定成全许然的家外“家”。
  
  当我漫不经心地告诉许然:“以后咱们取消各种‘节日’,只过必须要过的生日啊、结婚纪念日什么的。”许然惊呆了:“你说的是真的?”我佯装瞪了他一眼:“你老婆我可是一言九鼎的。”他不放心:“那咱们婚姻生活的仪式感呢?”“我认真思考了下,仪式感是发自内心的,像我之前那样要求,太程式化了,咱们以后顺其自然就好。”他的眼睛明显一亮。
  
  恋爱时我们之间就有一个规定:即彼此不在身边时,无论再忙,他都要跟我早请示晚汇报。以前他要是胆敢忘记哪怕一次,我都得拉黑几天以示惩戒。但前天他去温州新项目点监督施工,连续两天忘记给我发消息,等他忙罢想起时,赶忙打视频过来道歉,我心里虽有些不舒服,却还是柔声道:“老公,不用紧张,你看两天没发消息,我都没有拉黑你呢!以后咱们要是真忙的话,可以不一天一发。”手机那头,许然欢呼道:“老婆大人开明。”
  
  许然爱吃大葱,而我最讨厌大葱的味道,为了照顾我的感受,他在家从不吃大葱。现在,我会在家里常备大葱,吃饭时给他切一盘,并配上酱料。每次炒菜时,我也都先盛起一部分,再单独加辣椒。我还偷偷和婆婆学习了制作辣酱,可惜,我做得不大好,只能定期去婆婆家拿现成的。自从有了大葱和辣椒,许然胃口明显变好,每天情绪都很高昂。
  
  而且,我也能耐着性子陪着他看一场半场的球赛,听他给我讲不同球队及球星的故事了。选择旅游地点时,我不再坚持非听我的,我会尊重他的意见,采用他的计划安排。对于我的种种“异常”行为,他比中了五百万还难以置信:“婷婷,你最近怎么了,好像也不发烧啊!”我打掉他放在我额头上的手:“咋滴,还不许我换换口味儿了?”他一边鸡啄米似的点头,一边嘟囔:“允许是允许,可是你这表现也太奇怪了!”
  
  ……
  
  渐渐地,许然“出差”的次数越来越少,半年后的一天,他突然说:“老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我嘻嘻一笑:“鑫源小区?”他大惊:“你怎么知道?”“你老婆是谁,好歹也是法律硕士高材生好不好,连你这点小把戏都不知道,还怎么混职业‘家庭主妇’圈?”“你不生气吗?”许然有些心虚。“非常生气,有这么好的地方,你不早告诉我,好让我也可以时不时‘出个差’。”许然不好意地笑了,他将一串钥匙交给我:“这房子我已经买下来了,等我们有了孩子,或者父母过来养老时,我们可以一起去享受二人世界。”我坏笑着捶了他一拳:“单独弄个房子没问题,如果你要是敢弄个小老婆,看我怎么收拾你。”他爽朗一笑:“有这么好的老婆,就是林志玲来了,我也不理她。”
  
  我终于明白,幸福的婚姻不是一场你胜我败的博弈,而是双方的理解与成全。不要企图改变对方,要给对方一米空间置放心灵,允许对方做自己,只有这样“亲密有间”的夫妻,才能成为双赢的“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