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快递时期的慢递爱情

快递时期的慢递爱情

时间:2021-02-28 来源:admin 点击:

  陈黎是一个“北漂”的美妆博主,生活节奏飞快,而且不无浮华。她遇到了也是“北漂”的顺丰快递小哥苗宸。苗宸比她更快,每天飞奔在路上!
  
  这样两个在浮华快节奏中奋斗的年轻人,却用时间熬煮着火候,煨出了一份慢爱情……
  
  美妆博主遇上快递小哥:这个晚上有点暖
  
  2018年5月,陈黎在苗宸这里一共收了45个快递,发走20个。苗宸看着她在快递单上快速签收,笑着说了句:“你这一天,可真能买啊。”
  
  陈黎笑笑:“你不知道这些品牌商为了赚钱有多过分,我一个月光买新品就得好几千。”
  
  苗宸说:“赚得也多吧?”“还行吧,几万块钱。”陈黎望了望他那张英俊的脸。“就你这张脸,稍微拾掇拾掇,做博主肯定能火。”苗宸羞涩地摇头:“我只能做个快递员。”
  
  2017年7月,陈黎从北京语言大学新闻专业毕业。她老家在安徽,父母都劝她回家发展,她没同意。她来北京四年了,对这座城市有了根深蒂固的感情。毕业后,她在一家私企找了份文员的工作,朝九晚六,赚的钱仅够房租和生活费,没啥结余。
  
  2018年初,短视频风行,陈黎辞去工作,在网红聚集的百子湾地区租了个小公寓,在一个短视频平台上注册了ID“你的老陈”,开启博主之路。
  
  陈黎选择了美妆。因常收发快递,她和顺丰的快递小哥苗宸混熟了。苗宸五官算不上精致,但很顺眼,属耐看型。他的身体有一个缺陷,右手小拇指断了一节。陈黎问他,他说是打工时不小心被砸断的。
  
  苗宸是山西人,比陈黎大两岁。他本来考上一所三本院校,因父亲身体不好,他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外出打工。一次在工地上,他被工友的锤子砸到右手,小拇指没保住,截掉了一节。那之后他离开工地,到北京送起了快递,月入稳稳过万。
  
  不久,陈黎接到做博主后的第一个合作电话。对方是一个国货彩妆品牌,刚刚做起来,想在她的视频里植入广告。这单广告,陈黎拿到5000元。
  
  6月,陈黎参加一个网红云集的活动,现场会来很多品牌方,还有一些短视频平台的工作人员。当晚,陈黎化了个浓妆,背上自己买的二手LV包,踩着10厘米的高跟鞋去赴宴。网红圈浮华,陈黎知道如果自己不“用力过猛”,很难被人关注到。
  
  活动现场灯光很炫,博主们聚在一起拍照发朋友圈。陈黎却没什么兴趣,她粉丝少,和她搭讪的人根本没几个。她厚着脸皮跟几个品牌方交换了微信,回到自己车里,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父母已经要睡觉了。“遇到什么事了吗?”母亲问她。“没事。”陈黎不敢诉说委屈:“我就是想家了。”“早就让你回来,你不听。”母亲语气里透着心疼。陈黎敷衍几句便挂断电话。
  
  陈黎刚把车开到小区停稳,就看到自己住的单元门门口坐着一个男人,走近了才发现是苗宸,一个汉堡啃了一半。“你干吗坐在这儿?”陈黎问。
  
  苗宸朝她笑了笑。“你有个高保价快递,要本人验货签收,我怕你明天着急用,就想着等等你。”
  
  “这都快11点了!”陈黎有几分感动:“你怎么现在才吃饭啊。”大半夜的,陈黎不方便请他进去,晚上出席活动时受了冷落,这时很想找个人聊聊天,便也在单元门门口席地而坐。
  
  “白天跟飞一样,想着少吃一顿饭多送几个快递,多赚点钱,就把吃饭时间挪到晚上了。”苗宸说话的速度很快,就像他骑车在路上飛奔一样。
  
  陈黎签完名,把底单和笔还给苗宸,不小心碰到了他的那节短指,苗宸的手本能地向后缩了一下。陈黎心里突然泛起“同是天涯沦落人”的酸楚。
  
  “这是活动方送的伴手礼,送给你吧。”陈黎把礼盒递给苗宸,盒子里是一些护手霜、香皂之类的小东西,价值不高,但是挺实用的。苗宸不肯收,陈黎说:“大家都是朋友,别客气。”
  
  苗宸这才接过来闻了闻:“好香。”陈黎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不过,这个晚上的委屈好像都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点小小的温暖。
  
  北京的快与古镇的慢:时间煨出爱情
  
  2018年9月,陈黎收到第一个品牌方的直播带货邀约。一场直播带货有两万块钱定金,加上当晚的销售提成,她大概能赚个三四万块钱。
  
  陈黎有点感冒,嗓子不太舒服,但她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她一次性试了9个口红色号,感觉嘴都快要脱皮了。下了直播后,她嗓子都说不出话了。
  
  第二天下午,苗宸来给陈黎送快递,敲门没人答应,就给她打了个电话。陈黎按掉电话,在床上强撑着给苗宸发了条信息:“我感冒了,嗓子说不出话,快递帮我放蜂巢或菜鸟,我明天取。”
  
  苗宸有点担心,在门外问:“你要不要去医院?”陈黎发信息回复他:“我没事。”苗宸仍是放心不下:“你这情况得去医院挂水吧?”陈黎的信息过来了:“不用,真没事。你走吧。”
  
  苗宸还是没走:“你有药没有?没有,我去给你买点。”陈黎本想在网上买药,但她搞不清自己是风寒还是风热。再这么下去,他非得被邻居投诉,于是她换衣服去开门。苗宸看到她脸色苍白,吓了一跳,执意要送她去医院。陈黎只好点头答应。
  
  苗宸火速给同事打电话,让同事来替班,然后带着陈黎打车去医院。到了医院,陈黎在椅子上坐着,一点力气也没有。苗宸帮她排队挂号。陈黎挂水时,苗宸就在旁边陪着,之后又打车把她送回家,还给她买了份热粥,将她安顿好之后才离开。陈黎从阳台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耽误这半天,得少赚好几百块钱。她在微信上给苗宸转了500块钱,留言:“谢谢。”苗宸没收,回了句:“心意领了,都是朋友,别客气。”
  
  这之后,苗宸再来送快递,陈黎总会多跟他说几句话。他若来得晚,赶上饭点,陈黎还会请他一起吃顿饭,苗宸经常抢着买单。
  
  吃饭的时候,可以享受快节奏生活里难得的片刻安宁。两人说起自己老家的事情,苗宸坦言:“没上大学,对我来说是最大的遗憾。”
  
  陈黎感叹:“上过大学又怎么样?不还是累得像条狗?爸妈总劝我回老家发展,但我能适应老家皖西古镇或县城的慢节奏吗?要说好处倒也有,那就是像木心说的:‘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那种慢。’”
  
  苗宸静静地听着。陈黎忽然问他:“苗宸,你爱过别人吗?”苗宸红着脸摇头。陈黎似乎自言自语地说:“‘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你听听,这样的爱情有多美呀。”苗宸心里有点乱了。
  
  2018年10月1日,陈黎回了一趟安徽老家,打算待三天,她已跟一个品牌方预定了双十一的直播带货,粉丝也达到了五十万,成长得飞快。
  
  陈黎乘火车,几经辗转回到皖西古镇。回到家她才发现,母亲一直叫她回来,并不仅仅是因为不放心她一个人待在北京,而是父亲的身体出了问题。父亲有一次干活时突然晕倒,送到医院查出是脑梗,幸好没出大事。如今父亲经常头晕目眩,要服药、吊水。怕她担心,父亲一直不让母亲告诉她。
  
  陈黎责怪母亲为什么不跟自己说,母亲直摇头:“我是想说,你爸不让,说怕耽误你工作。你这工作能赚多少钱?在北京能买得起房吗?再说你那个行业我也不看好,吃青春饭,回来发展吧。”
  
  父亲却责备母亲道:“回我们这种小地方,孩子能干什么?不是把孩子给耽误了吗?”父亲又对女儿说:“陈黎,我没事的,你在北京好好干。有喜欢的、合适的人,尽早找一个,他好照顾你。”
  
  父亲的话,让陈黎心里很难过。她尽量掩饰着自己的辛苦和疲惫,说:“爸爸,妈妈,你们一定要注意身体,没钱了就告诉我。我趁年轻,在北京先折腾一下再说。”
  
  吃过晚饭,陈黎到镇上闲逛,镇上的灯光比不得北京的灯红酒绿,但头顶的月亮比北京的圆,也比北京的亮。她忽然想起了苗宸,他会是自己喜欢、合适的那个人吗?她忙点开苗宸的头像,发了条微信给他:“你忙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