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母亲的懦弱

母亲的懦弱

时间:2021-03-13 来源:admin 点击: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是个既能干又强势的形象。家里家外靠着母亲一手托起。秋收时,她一个人掰10亩地的玉米棒子。春季给小麦浇灌时,她牢牢地看准自家的垄沟,防止有人半道截水。
  
  然而,在面对奶奶和小姑时,母亲身上的那股力量瞬间就挫败了,变得懦弱不堪。
  
  奶奶早年成了寡妇,一个人把家中的几个孩子拉扯大,不容易。所以奶奶在家的地位是很受尊重的,说话也比较有分量。
  
  母亲嫁给父亲之后,接连生了三个孩子。由于要经常在家照顾孩子,地里的活不常去。那时候农村还是靠着种地吃粮的。奶奶嫌弃母亲只在家看孩子,不常去地里干活,平日里总是给母亲摆脸色。
  
  当时母亲和奶奶还在一个家里住,吃一锅饭。有一次过节吃饺子。母亲去盛第二碗的时候,正好大铁锅里的第二锅饺子煮熟了。于是母亲捞了一碗刚出锅的饺子。恰好被奶奶看见,奶奶一下子就不高兴了,于是说了母亲一句:就知道拣着吃。母亲一时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惹奶奶不高兴了。后来才知道,奶奶喜欢吃刚出锅的,结果刚出锅的饺子被母亲抢先一步,盛了一碗。此后,只要是吃饺子,母亲一定会等奶奶先盛刚出锅的,然后她才去盛。
  
  小姑是奶奶最小的女儿,自然有些偏爱。眼见母亲和父亲的日子过得蒸蒸日上,小姑在婆家的日子却过并不怎么好。这样一对比,奶奶在心里开始更加地怜悯小姑。等小姑有了孩子之后,奶奶便腾出大部分时间给小姑看孩子、做棉衣,不仅如此,还时常偏袒小姑。
  
  有一次,小姑看到院里的搭衣服绳上晾着一件裙子,样式很新潮,颜色很漂亮。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天,母亲恰好没在家。小姑好奇地问是谁的,奶奶说:你哥给你嫂子新买的。“嫂子好有福气,我哥可从来没有给我买过一件。奶奶看出小姑喜欢母亲的那条新裙子。
  
  等母亲晚上从外面回来,收衣服的时候,母亲发现她晾在院子里的裙子不见了,小姑也回婆家了。吃饭的时候,母亲问了一句有没有看到晾衣服绳上的那件裙子。奶奶说没见。等到母亲几乎要把这件事忘记时,小姑带着外甥又来了。那天,小姑恰恰穿的就是母亲丢的那个裙子。小姑瞧见母亲看她的裙子,忙说裙子是别人送她的。母亲已经认出了小姑身上穿的就是自己丢的。不过,她并没有揭穿小姑,只是说这条裙子和自己丢的那条很像。
  
  我上小学的时候,母亲已经开始经常下地干活了。十几亩的庄稼活,基本全部是母亲一个人干。奶奶见母亲很能干,脸色也舒展了不少。
  
  小姑婆家地少,收的粮食也少。一次秋收的时候,小姑看到母亲一车一车的玉米棒子往家拉,很羡慕。奶奶知道后,对父亲说:“你妹她婆家地少,咱家地多,你媳妇一个人种那么多地,忙不过来。西沟的那块让四儿种了。”西沟那块地是土质最好的,打粮食最多的,当时母亲就在旁边,听了奶奶的话,脱口而出:“不行。”奶奶一听母亲不同意,感觉有些没面子,立马怼过去:“不行也得行。”她还放话对母亲:“这个家我还在呢!”
  
  到了第二年春天,西沟那块地还没定夺好,小姑便在奶奶的支持下,抢先种上了小麦。母亲知道后,有些憋屈,便去找奶奶说理去。奶奶小小的个子,嘴巴厉害。她见母亲找上门,一下就冲到母亲跟前:“你种的地还都是我的。难道我还分配不了自己家的地?”母亲毕竟是个豆腐心肠,看在亲情的份上,母亲便让给了小姑。一直到小姑家的日子好了起来,她自己不想种了,西沟那块地才让给母亲种。
  
  我上初中的一天晚上,小姑因家庭矛盾,一气之下喝了农药,被送进了医院。母亲知道后,连夜去了医院。到了医院之后,正好赶上了缴医药费。母亲来得匆忙,身上没带啥钱。奶奶见母亲拿不出钱来,以为母亲舍不得出,她就开始哭起来。母亲二话不说,又折回了家,来回摸着黑,最终把钱交上了。由于缴费及时,医生很顺利地把小姑胃里的农药清理出来,暂时脱离了危险。
  
  由于来回折腾,再加上没吃晚饭,母亲一时血糖低,一下子就晕了过去。幸好是在医院,医生查看了后,说是母亲没吃饭导致的,让她好好休息。“你可别有啥事。”奶奶对母亲说。母亲以为奶奶是担心她,心里挺感动的。没想到奶奶接下来的话,让母亲觉得有些心凉。“那么大的人了,傻得也不知道吃点东西,还添乱。”
  
  母亲是听说小姑出事了,才没来得及吃饭。她本以为奶奶会关心她一下,结果还是担心自己的闺女。母亲本想把原因给奶奶说明,又怕奶奶不理解,眼下小姑的事是大事,就把自己心里的小委屈暂时放在一边。
  
  后来母亲垫出来的500元医药费,谁也没主动提起。母亲只是把这件事念叨给父亲听听,她知道这是一笔无法追回的亲情账。
  
  奶奶在家很少劳作,有次过麦,奶奶偏跟着村里的王大妈、李大婶一起拾麦子。结果中暑晕倒了。当时母亲正在麦场里打麦子,并不知晓。后来,一个邻居见了告诉了母亲。当母亲到了医院,发现她来得最迟。
  
  小姑见母亲赶在她们后面,便认为母亲对奶奶不重视。她为奶奶打抱不平:“可不是林家村的(我母亲的娘家)亲戚生病了,现在才来。”当着众人的面,母亲被小姑这么一说,有些发愣,随即听出了小姑嘲讽的意思。面露窘态地笑了笑。母亲听说奶奶住院后,先给邻居交代帮忙收一下麥子事后,才赶来的。本想替自己辩解几句,话到嘴边,又咽到肚子里了。母亲知道小姑一贯的伶牙俐齿,当那么多人的面,计较这些小事显得有些不合适宜。
  
  奶奶住了7天医院,小姑对母亲的态度都是不冷不热的。母亲并不在意这些,只要奶奶平安无事就好。出院时,母亲主动去缴费处结算了医药费。
  
  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年奶奶过生日。奶奶过生日是每年当中的大事。母亲知道生日这天来的人多,所以一大早就去奶奶家准备饺子馅,擀饺子皮,生火,刷锅刷碗等等。
  
  接近中午的时候,随着各路亲戚的到来,奶奶家逐渐热闹起来。母亲忙着不停。亲戚们欢乐地坐在桌子前一起为奶奶切生日蛋糕,祝寿,吃饺子。母亲顾不上吃,忙着在大锅旁看火煮饺子,亲戚们有的一年才来一次,所以母亲卖力地干活,想让这些亲戚们吃好喝好。这时,一个小孩过来,递给母亲一块蛋糕,用童稚的声音说了一句:“大娘,你帮我拿一下,我去拉便便。”母亲接过,闻着手里的蛋糕香飘入鼻尖,她忍不住吃了一口。其实这一天也是母亲的生日。
  
  小姑和我们家的往来一直保持着一种疏离的状态,直到我们长大,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改变。
  
  天有不测风云。父亲在55岁那年因突发心脏病猝死。奶奶由于伤心从此卧床不起。
  
  今年过年的时候,奶奶在小姑家莫名地开始发高烧。虽然最后烧退了,可是精神却坏得不行。我们这有个风俗,将死的老人在闺女家过世不好。小姑担心奶奶病死在自己家中,母亲知道后,二话不说就把奶奶接到了自己家。
  
  本以为奶奶没几日了,谁知在母亲的悉心照顾下,奶奶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好。
  
  当小姑提出要照顾奶奶的时候,母亲却说:“人老了,哪也别去了,我好生照顾着她呢,你们放心吧。”
  
  小姑听了母亲的话,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动。沉默了好一会儿,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嫂,谢谢你把娘照顾得这么好。”小姑看着母亲动情地说,“以前是我太嫉妒你了,太不懂事了,都是我不好,当年你在医院出钱救了我,要不是你的帮忙,恐怕我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感谢你这些年对我的包容,对娘的孝敬。”母亲的泪扑簌簌地从脸上掉下来。
  
  “一切都过去了,咱们把妈照顾好,不让她遭罪,这是我的心愿,也对得住你死去的哥。你哥平生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咱娘。”
  
  “嗯嗯。”小姑不停地点头。
  
  以前总觉得小姑太霸道,母亲太懦弱,如今看到小姑对母亲的感谢,奶奶对母亲的认可,我才明白,母亲的懦弱其实是一种无私的奉献。正是这种奉献和爱,最终感动了小姑,她从心里接纳了母亲,从此姑嫂的情义胜似姐妹,共同照顾奶奶,让她寿终正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