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央企故事] 书记卖鸡

[央企故事] 书记卖鸡

时间:2021-03-25 来源:admin 点击:

  李兴宏,男,1973年生,甘肃金塔县人,中共党员,中国化工蓝星清洗规划办主任。自2018年11月担任古浪县西靖镇感恩新村第一书记兼驻村工作队队长以来,他认真履行驻村帮扶工作职责,狠抓基层党组织建设,积极推进“一户一策”,扎实开展精准扶贫。通过争取项目资金,带领群众发展养殖业、种植业,助销农副产品等多种措施,有力推动了村集体经济的发展。他作风朴实,团结群众,积极帮助百姓解决实际困难,注重激发群众自我发展的主动性。2020年底,感恩新村全部人口实现脱贫。
  
  沙漠里溜达的鸡
  
  有人说:养鸡难,卖鸡更难,培养一只名牌鸡则是难上加难。这一年多来,李书记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验证了这句话。
  
  李书记全名李兴宏,2018年年末,他来到中国化工对口帮扶的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担任西靖镇感恩新村驻村第一书记。古浪黄花滩移民新村一共有12个村,为了实现脱贫摘帽的目标,各个村一面跟着县里统一行动,一面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上任伊始,李书记一番调研,反复盘算,几经商量,决定还是养鸡,一来周期短,见效快;二来村民对养鸡不那么陌生,相比养牛羊等大型家畜,多少有点经验。
  
  依托成熟的渠道,2019年年初,感恩新村买进了两万只鸡苗,准备发给227户养殖,包括136户建档立卡的“贫困户”,72户“监测户”,14户“边缘户”。规划得挺好,没承想鸡苗都送上门了,农户积极性却不高,大家心里自有一笔账:一只鸡,鸡苗10元,由镇上出钱;四个月出栏,平均每只鸡光饲料费就要70-80元;100-200只鸡,总要夭折几只;检疫防疫费也是要的,这还不算人工。算来算去,不比领救济款和外出打工划算。
  
  李书记挨家挨户做工作,尤其是那些守着老人孩子无法外出的人家。他动情地对大家说:“同样的日子,天上掉下来的和自己奋斗来的,总归不一样啊!”为了让大家养得踏实,村里还给每只鸡上了保险,并且承诺全力助销。现成的鸡苗,现成的鸡舍,一些人便领了鸡苗回去,可还是有一些人觉得麻烦,不愿意养。李书记便和镇政府商量,在村子边上圈了40亩地,搭起鸡舍、草棚。农户认领鸡苗,以认股的方式加入,由村里统一喂养。就这样,养鸡合作社应运而生,一些村民开始在这里打工,喂水喂食,清理打扫。
  
  感恩新村的养鸡事业就这样摇摇晃晃地起步了,小鸡也蹒跚着长大,在沙漠里自由自在地漫步、溜达,由此得名“溜达鸡”。看着鸡一天天健康成长,李书记松了口气,同时加紧寻找买家。
  
  被岁月蹉跎的鸡
  
  四个月一晃而过,虽然李书记和村里、镇上的干部一通忙活,但两万只鸡仍有一多半没有出路。在春天的暖风里,李书记着实上火了。四月底,他给集团公司打了报告,请求支援。
  
  此时,鸡已经完全成熟,每只五斤来重。眼见着它们一天比一天大,李书记一天比一天愁。要知道,四个月的出栏期一到,每过一天,每只鸡就要亏损四五角钱;更要命的是,随着气温升高,鸡容易死掉。一晃又是十几天,鸡的体重已经飙到了八九斤,李书记的血压也飙升起来了。
  
  五月中旬,集团领导到古浪县调研,看着眼前壮硕无比的鸡,立马拍板解决,15000只鸡当即有了着落。李书记松了一口气,几个月来,他觉得自己怀里一直抱着一只鸡,鸡越来越大,眼看抱不动了,如今终于把它放下了。
  
  李书记很快拉起一支四百多人的队伍,他们一半由镇干部、村干部和村民组成,一半是临时雇来的。为了表示对李书记和感恩新村的支持,西靖镇当值的镇领导也赶来助阵。在一个临时租用的加工厂,众人组成了一条分工缜密的人工流水线,绘就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劳动场面。四百多人两班倒,11个日夜加工处理了15000只鸡。为了保证质量,李书记昼夜坚守在现场。当满载着“溜达鸡”的冷藏车驶出古浪县时,他欣慰极了。
  
  很快,反馈回来了:太大了!吃也吃不完,放也放不下!有人甚至说这是他们此生见过的最大的鸡!李书记知道这话不算夸张,可心里也有点委屈:若不是被岁月“蹉跎”了,谁愿意把鸡养得这么大呢?
  
  整装待发的鸡
  
  年中,在西靖镇政府的统筹下,感恩新村的养鸡事业再扩大,养鸡场扩大到70亩,修建了基础设施;鸡场员工增加到二十多人;和肉联厂合作,委托他们宰杀、加工。总算没白忙,鸡长得不错,中秋节和春节前夕,除中国化工系统内部消化,“溜达鸡”还在西北各地收获了不错的战绩。
  
  年底,西靖镇所有的合作社和扶贫车间汇聚在镇广场,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分红”大会。赚的钱除分红外,合作社还添置了孵化装置,成功孵化出鸡苗,品质和成活率都相当令人满意。为了保证后期加工的品质,西靖镇政府又投资建设了加工生产线,40多个村民成了这里的员工。除原有的肉鸡,李书记又补充了蛋鸡和柴鸡,柴鸡的肉质更为鲜嫩,个头也适中,能更好地满足市场的需求。
  
  一切置办得妥妥的,不想造化弄人,疫情突如其来,“溜达鸡”就此被耽搁在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漠里,重蹈被“蹉跎”的命运!小半年过去了,沙漠里已经汇聚了老中青三代“溜达鸡”,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看着漫山遍野的鸡影,听着高亢嘹亮的鸡鸣,李书记哪里是愁,分明是焦虑、抑郁!
  
  眼下,大部分“溜达鸡”刚出栏,个头和肉质恰到好处,年华正好的它们已整装待发,期待着大家出手相救……
  
  背着二维码的鸡
  
  “溜达鸡”是“生态鸡”,吃喝住行甚是讲究,吃的是“五谷杂粮”,喝的是来自祁连山脚下的天然水,广袤的沙漠是它们的栖息之地。每天,防疫人员会按时上门,检查它们的身体和环境;喂养人员会根据它们食量的变化随时补充营养剂或促进消化的果子。
  
  不止如此,作为一只追求进步的鸡,“溜达鸡”还完成了从农产品到农商品的初步蜕变,考取了各种证书,有了在大市场安身立命的资本。它们还有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八步沙溜达鸡”。
  
  在中国化工扶贫团队和电商团队的精心打造下,“溜达鸡”从八步沙出发,一路溜达,来到了网上。现在,它们在虚拟空间有了一个新家:原味古浪商城。这里有它们的左邻右舍、乡里乡亲,都捯饬得漂漂亮亮的,看上去既熟悉又陌生。
  
  “溜達鸡”开始在一个个朋友圈、一个个群里溜达,很快成了中国化工的“网红”。它们身上还背着二维码,喜欢的人可以“扫一扫”,带它们回家。初来乍到,它们显然有些不适应,但正在努力超越自我,希望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
  
  为了促进销售,有人建议李书记直播卖鸡,李书记说:“拉倒吧,我还赶那个时髦?”然而,当他一次次地从鸡场边经过,看着鸡们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心里不禁打起一串问号:没准儿可以试试?说不定还真成了?玩一把时髦,又能咋的?
  
  被问得多了,终于有一天,他心一横,对自己说:“为了卖鸡,还有啥不能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