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与父亲看电影

与父亲看电影

时间:2021-04-01 来源:admin 点击:

  从小到大,與父亲看电影的机会真的屈指可数,我与父亲一起印象深刻的愉快观影经历,有2次。
  
  不是不愿意和父亲一起看电影。主要是看不到一块去,父亲喜欢看抗日剧,那些东西我看两眼就烦。而我喜欢看的电影,我父亲看两眼也嫌烦。所以能找到一部让两代人能一致观赏的电影也不容易。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还是遇到了2部。
  
  大学时,我的专业是旅游日语。放假回家后,一次我在客厅吃东西,我爸正在调台,无意间看见电影频道正在放高仓健主演的《千里走单骑》。这部电影讲了一个日本老男人去云南完成已去世的儿子心愿的故事。影片里演到要找日语翻译了,我爸就开始学着戏中演员的台词打趣我“我看你就说不来日本话嘛”。我笑,不说话,毕竟能一起这样嬉笑打趣看一部电影太难得。
  
  影片里有一段,是老头偷拍,哦!不,是光明正大地拍小朋友拉粑粑,边拍边相互打趣,老头看着小朋友的照片,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这时,他释然了,泪水忍不住涌出。
  
  我的父亲看到这一段时,眼睛也泛起了泪光。
  
  电影看完后,我老爸时不时就学着电影里的台词说我“我看你就说不来日本话嘛”。其实我的口语很好,但这时我只会怼他“我说了你又听不懂”。这部电影,温暖了我们父子关系很长一段时间。
  
  别看我父亲现在和和气气的,他可是个暴脾气,现在一冲动起来也是完全不减当年,可以把我们家窗玻璃都吼得震动摇摆。他年轻时,正是中越战争期间,在云南蒙自当过兵,回来后“退伍不褪色”,暴脾气一点没儿变。我小时候三天两头都挨打,那时的我心里对父亲有无限的埋怨和愤恨,别的小孩是太淘气了挨打,而我没有他们那么淘气,挨的打却不比他们少,还被打得更凶。所以,我和父亲的关系一直很疏离。
  
  我和父亲关系的第1次大转变,就是我去上大学。因为对远方的向往,对这个已经呆了18年的小县城的无比厌倦,以及和父母的对抗,我迫不及待的想逃离出去。我坚持要去一个省外的城市读大学,开始自由的新生活。
  
  当我放假从西安又回到四川的这个小县城时,父母对我的态度也截然转变了。之前在家里,天天看我这不顺眼,那不顺眼,各种嫌弃,但我才跑了一个学期回来之后,他们看我就哪儿哪儿都顺眼了。
  
  能和父亲一起看一部这样的电影,也是我们父子关系的一次修复。
  
  第2部就是《那人那山那狗》。
  
  很早就听说过这部电影,但一直没找到,前不久很神奇地在学习强国的App里找到了!电影也能用手机投放到电视上,于是昨晚我拉着父母一起看了。
  
  《那人那山那狗》讲的是一个儿子接过父亲的岗位,继续做了一个邮递员,父亲带着老狗和儿子一起走山间邮路的故事。恰好现在我们家也养了一条狗,看电影时,我和父亲轮番去弄我家的狗,说:“你看看人家的狗,你看看你,你咋没人家听话呢?”我家的狗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把我们望了望,又趴在一边去了。
  
  电影的画面很美,音乐也很美,诗一样动人。
  
  父子俩一路走,很多沉积多年的误会,在行走的途中慢慢解开。最动人的情节是,儿子背着父亲过河,台词念到“儿子能背动父亲时,就长成了”。
  
  这时,我接话道:“我可背不动我爸,背不动也抱不动。”我爸虎背熊腰,五大三粗,而我喜欢舞蹈和瑜伽,身材苗条。
  
  这时我爸就笑了,和以前他说我“我看你就说不来日本话嘛”一样坏笑。而曾经的无名新人刘烨和陈好,现在也都很出名了。
  
  看《千里走单骑》时,我以为以后的工作一定可以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我没想到,6年后我又回到了故乡,做了一份之前从没想到过会去做的工作。又回到了高中时一样的生活。
  
  每次离家一段时间再回来时,就会特别感受到父亲对我态度的转变,他对我发脾气的次数越来越少,嘘寒问暖的次数越来越多,每天照顾着我的口味做饭,每天叫我起床上班,我生病时他用把窗玻璃震响的音量叫我吃药……日子就这么简单平凡地过着。这就是传说中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