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爱从天降

爱从天降

时间:2021-04-01 来源:admin 点击:

  看到美女吃盒饭,我特别心疼
  
  20世纪90年代,手机还叫“大哥大”,只有大哥级人物才玩得起,吃饭喝酒时摆放在显眼处,很有面子,走在大街上,边走边对着“大哥大”发号施令,非常威风。欧阳斌就有这么一部“大哥大”。
  
  欧阳斌不是大哥级人物,他是一个大哥的司机兼保镖。有一次,因为塞车,欧阳斌接大哥晚到了半个小时,误了大哥的大事,大哥很生气,抄起“大哥大”就向欧阳斌砸过去。“大哥大”砸在欧阳斌胸脯上,又摔在地板上,摔出了一点毛病,大哥用着不爽,就把它赏给了欧阳斌,算是对他表示歉意。欧阳斌拿着“大哥大”,摆弄一阵,发现用橡皮筋绑紧电池板,即可正常使用,使用时,手正好握着橡皮筋,旁人也看不出是伤残“大哥大”。
  
  欧阳斌白净面皮,一表人才,是个标准帅哥,开着大哥的雪铁龙,握着大哥淘汰的“大哥大”,更俨然成功人士。小女生见了欧阳斌,总要对他多看几眼。唯独严安琪,对欧阳斌一直不理不睬。
  
  那一年,严安琪大学刚毕业,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文员。欧阳斌给大哥跑腿送一份文件时,认识了严安琪,当时正是午饭时分,严安琪正在吃盒饭。欧阳斌办完事,非常诚恳地说:“严小姐,我求你帮个小忙行不行?”严安琪以为客户碰到了什么难处,说:“没问题,能帮我尽量帮。”欧阳斌说:“看到美女吃盒饭,我特别心疼,我想请你吃个便饭,可以不?”严安琪“嘻嘻”一笑,感觉眼前这帅哥还有点意思,指着正吃盒饭的另外两个女孩,就说:“好呀。我也不好意思让帅哥心疼。不过,还有两个美女也在吃盒饭呢,要请就一起请吧。”
  
  一顿饭,吃掉欧阳斌三百多块。吃饭时,欧阳斌掏出“大哥大”,拨了个不存在的电话号码,自言自语谈定了一笔上千万的“生意”。搭车吃饭的两个女孩见了“大哥大”,很是兴奋,要过“大哥大”,轮流给千里之外的亲朋好友打电话问寒问暖,欧阳斌巴不得用橡皮筋绑着的“大哥大”即刻掉链子断线,却偏偏不掉,结果,又花掉他一百多块钱电话费(那时候,手机话费一分钟一块多)。欧阳斌心疼不已,严安琪的手都不曾拉一拉,他就花掉了将近五百块!
  
  更让欧阳斌痛不欲生的是,后来的一个月里,他请严安琪吃饭、泡酒吧、唱卡拉OK,还送花、送Hellokitty,花掉了五千多块钱,约等于他两个月工资,严安琪对他依然若即若离,依然不给他拉手。最后,欧阳斌当着严安琪的面,咬破右手食指,写下六个血淋淋的大字:“严安琪,我爱你!”还是没能感动严安琪,只吓得她“妈呀”一声惨叫,捂着眼睛跑了。
  
  欧阳斌当过三年兵,当兵的人,不屈不挠、永不言败。欧阳斌认真研读古今中外求爱秘笈,灵光一闪,定下了一条出奇制胜的妙计。
  
  怕什么,真就来了什么
  
  寻常女孩,欧阳斌不惜血本的追求,可能早就让她就范了,但严安琪太不寻常,她父亲严南山是一个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商,身家过亿,作为亿万富翁的独生女儿,严安琪到其他房地产公司打工,只是为了历练,为将来接手家族企业做准备。严安琪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比欧阳斌高好几个层次,他应该风度翩翩、俊朗儒雅、机智幽默、无所不能,但这样的白马王子,一直没有出现。欧阳斌,严安琪初看感觉他是个小混混,再看以为他是个收废品赚了几个小钱的暴发户,一试探一调查,才发现他不是老板,只是老板的保镖和司机,严安琪当然不可能爱上他,她之所以没有断然拒绝欧阳斌,只是出于年轻女孩本能的虚荣,她时刻需要身边有男人围着她团团转,尤其是欧阳斌这样看上去顺眼还有点小聪明的帅哥。严安琪甚至想,等有一天她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有忠心耿耿的欧阳斌做跟班,也好。最初的日子里,严安琪如同耍猴人一般,玩弄欧阳斌于股掌之间,感觉煞是好玩,直到欧阳斌写下血书,她才感觉局面有些失控,因为她晕血,一见了血就心慌意乱,严重的时候,还会当场晕倒。所以,她掉头就跑,跑回家心儿还乱蹦乱跳,心里直嘀咕,要是这小子持刀逼宫,“严安琪你要是不爱我,我就死给你看!”然后,横刀抹脖子,血如泉涌,那该如何是好?她好玩,但并不想玩出人命来。
  
  怕什么,真就来了什么。
  
  严安琪家在华强北的一个小区里。那个星期天上午,严安琪正歪在床上睡懒觉,妈妈喊她接电话。
  
  是欧阳斌打来的,他说:“安琪,你站到窗边来。”严安琪拖着电话线,走到窗口,窗外是商业街,像往常一样熙熙攘攘,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严安琪很不耐烦,说:“欧阳斌你醒目点好不好,我正在睡觉呢。”
  
  欧阳斌说:“安琪,我现在是深圳最醒目的人,你抬头往上看。”
  
  严安琪抬头往上看。一幢刚刚竣工的高楼最顶层,高高在上站着欧阳斌,正一手持“大哥大”,一手朝这边挥动。这时,商业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也看见了高楼上的醒目人物欧阳斌,有人要跳楼,不可不看,众人纷纷停下脚步,一直朝上看,有人着急,有人焦躁,有人不急不躁。严安琪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惊慌失措,对着电话喊道:“欧阳斌你不要乱来!我晕血,你要是跳楼死了,我看都不看你一眼!”
  
  严安琪父母听到女儿喊,也来到窗口。严南山看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说:“琪琪你接着睡觉去,一个男人,为了女人跳楼,不是疯子就是傻子,跳楼死掉最好,活着只会影响安定团结。”
  
  严安琪早乱了方寸,无论如何,自己欠下一条人命,不是好事儿,几乎哭喊着哀求:“欧阳斌你快下来呀,下来了什么都好说,你一跳,什么都没得说了呀!”
  
  欧阳斌说:“安琪,我跳楼,只为了向全深圳证明,我爱严安琪。”
  
  严安琪说:“不不不,我不要你证明,我相信你爱我!”
  
  商业街上人越聚越多,有人鼓噪:“怎么还不跳呀!”
  
  警车呼啸而至,警方谈判专家手持扬声器,开始喊话:“楼上的先生请不要冲动……”
  
  欧阳斌突然大喊:“严安琪,我爱你!”喊完,纵身一跃!
  
  严安琪“啊”的一声尖叫,扔下电话,紧紧闭上眼睛,只怕闭得不紧,又用双手紧紧捂住眼睛。
  
  却听严南山轻轻一笑,说:“好!小兔崽子,这一招玩得漂亮!”
  
  严安琪听父亲笑得怪异,睁开眼来,只见欧阳斌驾驭一頂降落伞,漂漂亮亮飘在空中,降落伞上拴着一挂条幅,上写斗大的六个字:“严安琪,我爱你!”
  
  欧阳斌操纵降落伞,直接落在严安琪的院子里,除了落地时彻底摔烂了“大哥大”,他毫发未伤。他在部队是伞兵,定点降落,小儿科而已。
  
  这是迄今为止,深圳最刺激最浪漫的求爱行动。
  
  严安琪感动得稀里哗啦,欢叫着投入欧阳斌怀里。
  
  让欧阳斌想不到的是,严安琪还有个亿万富翁的父亲,而那个亿万富翁也当过兵,对欧阳斌有勇有谋的壮举,赞赏不已,乐呵呵把女儿嫁给了他。
  
  欧阳斌是我的朋友,他说,他真不知道严安琪是个豪门公主,不然,他真没有勇气去跳楼。就怕跳了也白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