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花棒夫妻和沙漠中的30万株爱情树

花棒夫妻和沙漠中的30万株爱情树

时间:2021-04-04 来源:admin 点击:

  2020年8月25日,是中国传统的七夕节,网友们发现,这天给手机里的蚂蚁森林爱情树浇水520克,就会出现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场景。但许多网友不知道的是,这是蚂蚁森林在向阿拉善盟一对大漠深处的“花棒夫妻”致敬。
  
  返乡种树,
  
  为了找回童年的记忆
  
  徐世军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额尔克哈什哈苏木乡乌尼格图嘎查村。20世纪80年代,这里还是草原,后来随着牲畜数量的暴发式增长,草场开始退化。生态日趋恶化,嘎查很多牧民卖掉牲畜,搬出沙区。2005年,徐世军也下定决心搬离家乡,去往城市发展。
  
  徐世军勤劳肯干,开过建筑工程车,和人合作运营过矿区,还做过戈壁奇石生意,赚的钱越来越多,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但他心里一直惦记着老家和沙区。
  
  30多岁时,徐世军通过相亲认识了阿拉腾花。第一次见到她,徐世军就认定了她是这辈子要相守的人。相处两年后,两人结了婚。婚后,阿拉腾花发现丈夫是一个特别念旧的人,常常跟她叨唠老家的那些人和事。
  
  徐世军跟妻子说:“腾格里虽然是沙漠,但阿爸曾在家的门前屋后种了好大一片树,晚上坐在树荫下看月亮,别提多美了。等我们老了,我也想住到嘎查的老房子去,看着孩子们在树荫下玩游戏……”妻子说:“你既然这么怀念老家,为什么我们不回去看看呢?”徐世军并不是不想回去,只是因为进出腾格里沙漠腹地交通极为不便,拖家带口,他不想苦了妻子。直到2014年,腾格里沙漠即将通公路的消息传来,徐世军觉得返乡的时机来了。
  
  2015年,公路一开通,徐世军就开车带着妻子回到阔别十年的老家。站在老房子前面,他突然发现记忆中美好的竟然找不到了。房前屋后的树枯死大半,几乎看不到绿色,一场风来,到处飞沙走石。
  
  徐世军心里颇为伤感,他不知道如何让下一代在大漠里找到曾经有过的绿色印象,更不知道如何安放回乡养老的梦想。思考了几个晚上后,他对阿拉腾花说:“趁现在手里还有一些余钱,我想回老家种树。”
  
  他心疼树,
  
  妻子心疼他
  
  阿拉善是典型的干旱半干旱地区,风大沙多,在这里种植物是一个挑战,但徐世军还是决定迎难而上。他为了改善房前屋后的植被,压住风沙,在老房子周边栽树种草。
  
  一段时间后,小树慢慢长大了,防沙固沙的效果特别好。看着小树的枝条在风中翩翩起舞,徐世军心中的欢喜也一点点涌了出来,童年的那片绿色又回来了。他喜欢这样的生活,也喜欢上了种树,开始在周边大片地种。选购苗木、雇用工人和机械,绿化千余亩土地,徐世军自掏腰包前后投资了20余万元。
  
  风沙漫天的荒漠里,忙碌的徐世军身边,只有阿拉腾花默默地陪着他风吹日晒、忙里忙外。两年下来,两个人的皮肤都晒黑了很多,家里的钱也花了很多,但阿拉腾花从来没有抱怨过。
  
  2016年支付宝推出蚂蚁森林,网友们积攒能量在网上种树,蚂蚁金服则联合公益组织在阿拉善种下一棵真实的树。2017年起,徐世军夫妇开始承担蚂蚁森林种树的项目,主要在阿拉善沙漠种植花棒树。
  
  花棒树,又名“沙漠姑娘”,因枝叶茂盛、根系发达,是防风固沙的一把好手,更因挂满枝头的粉紫花朵,以及适合沙漠生存的超强生命力,被网友称为“爱情树”。“每一棵花棒都是网友们的感情故事,虽然我们素不相识,但树是有灵性的,我们得照顾好。”有了这么多人的支持,夫妻俩种树的劲头更足了。
  
  最早种树,完全是靠徐世军一个坑一个坑挖出来的,后来他发现了一种手提式打坑机,人可以稍微轻松些。之后,徐世军又受耕地用的农用四轮车启发,鼓捣出一种“沙漠种树神器”,几秒钟就能打一个坑。几千亩的树苗,十几天就种完了。
  
  徐世军将“种树神器”申请了专利,但并没有用它来赚钱。他将发明发到网上共享,一传十,十传百,后来周边大大小小的种植户都开始用这种“神器”种树。
  
  2019年的春天,除了为蚂蚁森林种花棒,徐世军还自费种下5000棵胡杨。眼看种下的树越来越多,一大片绿色即将成形。可就在这年8月,徐世军去巴彦浩特镇办事,不料飞来横祸,一辆失控的小轿车从背后撞倒站在路边的他。
  
  阿拉腾花接到丈夫遭遇车祸的消息,到医院一看,丈夫的一条腿已经没了,她感觉天都塌了。徐世军心里非常愧疚,因为受伤后,他只能躺在病床上,吃喝拉撒全靠阿拉腾花。但他心里更加焦急,妻子心疼他,他心疼樹。
  
  守望大漠,
  
  给30万网友种下“爱情树”
  
  七八月是阿拉善沙漠地区最干旱的时候,花棒林浇水量会非常大。因为住院耽误了浇水,徐世军束手无策,只能天天望着窗外,盼望着下一点雨。
  
  可这场雨直到9月份才下下来,雨来了,他的心也舒展开了。此时已是截肢手术后一个月,听医生说可以下床了,徐世军就急忙让妻子陪着他去沙区看树。
  
  虽然失去了左腿,徐世军仍亲自到苗木基地选购树苗,回到沙区,雇了十多名工人种树。阿拉腾花则全力做好后勤,买菜做饭,有时候也帮忙种树。和痴迷种树的丈夫相处久了,他的梦也变成了阿拉腾花的梦:“他有啥梦想我都支持他,我就跟他守着这片林,等树长大了,我们就在树前下棋,在这里养老。”
  
  “我没有想过放弃,也绝对不会放弃。”徐世军说,“我们必须种出一片森林来。”他拄着双拐,与妻子在灌木间穿行、巡护。他们精心侍弄的这些灌木主要是花棒,面积超过6000亩,有30余万株。这是徐世军夫妻俩在一片荒芜的土地上为蚂蚁森林网友们种下的“爱情树”。
  
  茫茫的腾格里沙漠腹地,早两年种下的花棒身姿挺拔,枝头长出星星点点的粉花。2020年8月25日,七夕节,徐世军拉着妻子来到一棵半米多高的花棒前,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和妻子在“爱情树”前合影,是他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