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我把妈妈送回了农村

我把妈妈送回了农村

时间:2021-09-08 来源:admin 点击:

  可能每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都想把操劳了一辈子的父母接到城里来享福、安度晚年。但有些“倔强”的父母,偏偏消受不了这份孝心。没错,父母的心会一生被孩子牵挂,但他们的根,却永远属于生养他们的那片土地……
  
  在公园里种茄子
  
  母亲80岁生日过后,我和在外地的哥哥、姐姐们商量后,决定把她接到城里和我一起住。知道母亲要进城,邻居都说母亲有福气、我有孝心。母亲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为迎接母亲,老公和女儿早就把客房收拾出来了,里面还放了一把古色古香的摇摇椅。女儿说:“家有一老如获一宝。现在外婆来了,我们家就有宝贝啦!”老公提醒我:“你这一点就炸的火暴脾气,得收敛点儿了哈。”我笑,我自己的妈,有什么好发脾气的?
  
  周六下午,我们把母亲接进了城。我去超市买了一兜子菜,母亲看到小票,说这么一点儿菜,就要100多块,太贵了。晚饭后,我带着母亲下楼去小区公园逛了一圈,母亲说这地儿太大了,她一个人出来恐怕找不回家。我说公园在小区内,不经过门卫是出不去的。母亲又问门卫是干什么的,我说门卫就是给小区的人看房子。母亲瞥了我一眼说:“那不就是家丁嘛,看家护院的。”我说意思差不多。
  
  周一早上,我起了个大早,把母亲的午饭煮好放在冰箱里。中午在单位吃饭的时候打电话回去,母亲说已经吃过饭了,正在公园玩儿呢。我高兴极了,看来母亲很适应城里的生活嘛!可下午我就接到物管的电话,说母亲破坏了小区绿化,让我赶紧回去解决。原来,母亲觉得公园那么大一块地荒着可惜,拔了一小片兰花草,还用菜刀翻了土,她想在上面种上茄子和辣椒。
  
  物管跟我诉苦:“老人家脾气真大!阻止她的时候,她问为什么家丁还管主人?”我真是哭笑不得,赶紧跟人家道了歉,把兰花草重新种上。跟母亲解释,公园是集体的,是专门用来种花种树的,以后可不能再去种菜了。母亲点头答应着,眼睛却一片茫然。
  
  不能再去公园种菜,每天中午刚过,母亲就给我和老公、女儿打电话,挨个儿问我们什么时候到家。想到她一个人在家无聊,我买了几个花盆和一些营养土,让她在阳台上种菜。
  
  母亲高兴极了,几天后,嫩绿的叶片儿破土而出。母亲指着花盆告诉我:茄子、美人椒、黄花菜和水白菜,过段时间,我们家就不用买蔬菜了。
  
  半个月后,问题来了。尽管花盆里都填满了营养土,土里还浇了营养液,但这些菜苗就是长不大,叶片也泛黄。母亲拿着营养液给我看,说这丁点儿东西管不了用。我说没办法,毕竟城里不像农村。
  
  来自阳台的神秘味道
  
  那天我下班回家,女儿神秘地对我说:“您去阳台闻闻。”刚一拉开客厅滑门,一股尿臊味儿就迎面撲来。“妈,您咋还在阳台浇上尿了?”老太太“嘿嘿”一笑,说:“今天刚浇,过两天就没味儿了!”我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嚷嚷:“这是城里,不是农村!”
  
  老公从书房冲出来,一把将我拽进去,压低了声音说:“早就给你说了,得收敛点儿性子!这么热的天儿,你把妈气走了咋办!”他让我待在房间,自己跑出去哄母亲。
  
  母亲果然在生气,说我嫌弃她是农村的,她明天就要回农村。老公连忙解释:“她这是惊讶,她一惊讶嗓门就特别大。”母亲有些不相信,问:“她惊讶啥呀?”老公说:“她惊讶您老人家能因地制宜及时发现有机肥。妈您说得对,过两天就没味儿了。”老公还故意朝书房大声说:“这都表达不清楚,你平时怎么跟客户打交道的?”
  
  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有了母亲这个“新发明”,阳台上的菜苗果真“噌噌”长,几个花盆都长势喜人。不到一个月,水白菜就能吃了。母亲小心翼翼地割了一筲箕,认真地洗了,叮嘱我除了油盐什么都不加。还别说,这水白菜真好吃。见大家吃得高兴,母亲又在盆里撒上种子,种上了下一茬。
  
  只要母亲高兴,咱就忍忍那尿臊味儿吧,反正这味儿就在咱家。没想到那天,物管在业主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说有业主在我们楼层的水表房放了一盆尿。消息一发出,群里炸开了锅。有人谴责这种不良行为;有人说此人脑洞大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没敢说话,水表房就在我家门口,不用想我都知道这是母亲干的。
  
  下班回到家,我气冲冲地对母亲说:“早给你说了这是城市,不是农村!你居然把尿放到水表房里去了!”为了表达事情的严重性,我夸大其词地说:“你这叫霸占公共区域,破坏公共卫生。物管已经上报派出所了。你自己想想,这事儿该怎么解决吧!”
  
  也许是听说报了派出所,母亲没反驳。她怯生生地问:“那,被查出来的话,会怎么样啊?”我说不知道。见她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儿,我趁机说:“其实买蔬菜花不了多少钱,你就不用在家里种菜了。如果实在要种,咱就用营养液。但浇水时一定要注意,不要让水流到楼下去。”
  
  不知道老太太是真被吓到了,还是觉得我让她在阳台种菜只是打发时间。从那以后,她对种菜没兴趣了,看着一棵棵菜苗渐渐黄了叶片,母亲唉声叹气。
  
  妈妈的根在农村
  
  不再种菜的母亲天天在屋里坐着,不是看电视就是睡觉,精神也越来越萎靡。有一天我还发现她刚站起来就趔趄了两下。搀扶她回房,帮母亲脱拖鞋的时候,发现她的双脚都肿了。带她去医院,医生说这是因为没活动,血脉不通造成的。
  
  我叫母亲别老待在家里,没事儿下楼去转转。她喃喃地说:“你叫我去转啥啊?人家都是熟悉的朋友,坐在一起聊天,我一个都不认识。”我在小区业主群,给母亲找了几位年纪相仿的阿姨,趁周末早上把母亲带下楼让她们认识。可我刚到家,母亲后脚就跟进来了。说那几位阿姨说的事儿,她插不了嘴;她说的,人家也没兴趣。母亲央求:“我想家了,你送我回去。”
  
  想到母亲一个多月没回老家了,我答应周末就陪她回去看看。母亲高兴得像个孩子,连忙进屋收拾衣服。
  
  第二天天刚亮,母亲就来敲门,说她煮好稀饭了,还拌了咸菜,让我们吃了饭早点儿出发。回去的路上,母亲兴奋地说个不停。说门前的柚子肯定长大很多了,地里的四季豆大概也枯萎了,但豇豆应该正是挂果旺盛的时候。二婶腿疼的毛病不知好没有?徐姨家的母狗大概也生崽了……我突然明白,这次母亲回去后,可能再也不会跟我们进城了。
  
  母亲一回到老家,就像久旱的枯木遇到一场雨水一样,瞬间就有了生气。她说她自己能够煮饭,能够照顾自己。在老家,她可以随便种菜,还有老邻居聊天。总之,她怎么也不跟我回城了。我给哥哥、姐姐打电话求援,他们说:“听妈的话,让她在老家待着吧。”
  
  几天后,我打电话回老家。电话里热闹极了,母亲说正和几个老邻居聊天呢,说她刚栽了辣椒秧,买了一群小鸡崽,脚也消肿了,让我们放心。她说刚腌好了我喜欢吃的豇豆,梨子也成熟了,让我们有空儿就回去拿。
  
  听着母亲爽朗的笑声,我终于明白,她就是一棵生长在老家的古树,她的根须早已深深地扎进了老家的那片土地。如果强行把她搬离那片故土,只会伤了她的根须,动了她的精气神。现在,我们要做的,应该是随她的心意,让她在老家自由自在地生活,她想我们了或我想她了,我们就回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