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困在时间里的逃婚新娘

困在时间里的逃婚新娘

时间:2021-09-08 来源:admin 点击:

  关系带来了伤,也带来了药。
  
  “离婚可以,但是你得来看心理医生。”这是李明说的第一句话。
  
  我第一次在心理工作室见到新娘来访者,她是穿着旗袍礼服被丈夫李明拽到咨询室的。他们还穿着婚礼的礼服,怎么就要离婚了呢?
  
  莫名其妙的离婚
  
  两位新人坐在沙发上,我请他们讲述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新娘没有说话,李明开始说起了他们的故事。
  
  “吴老师,是这样的。我们从大学开始恋爱,感情一直挺好,双方父母也都觉得很好。但是,小妍却在这个时候要分手,我实在是不明白。今天也是我拉着她来做咨询的,如果真的要离婚,我也认了,但我就想死得明白一些,弄清楚到底是為什么。”
  
  新娘叫小妍,她坐在沙发上仍然没有说话。
  
  “你是说,你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离婚?”我向他们同时提问。“是的。”李明很明确地回复,紧接着详细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去年,李明和小妍就已经领证了。因为老家有习俗,认为摆过酒席才算真正结婚。然而,酒席中,小妍却偷偷地离开了,李明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双方父母的脸色都很难看。
  
  后来,大家分头寻找,终于找到了小妍。结果,刚见面,她就要和李明离婚,因为她不想结婚了。李明一头雾水,不知道小妍为什么这么说。如果真不想结婚,完全可以在领证之前说清楚。
  
  李明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怀疑过小妍是不是认识了别的男人。可小妍坚持说,她就是不想结婚了,没有别的原因。虽然不大明白,但李明还是想再多给她些时间。小妍也同意了,那次就没有离婚,商量着今年再找个日子重新摆酒席。
  
  没想到,这次小妍又准备离开。李明问是不是不想摆酒席,如果不想,可以不请客人,去蜜月旅行也没问题。但是,小妍说她不想结婚,坚持要离婚。“简直莫名其妙!我就觉得她可能有什么心结,所以拉她过来做心理咨询,这也是我同意离婚的条件。还是那句话,我就是死,也要死得瞑目。”
  
  结婚竟然意味着失去
  
  在李明讲述的过程中,我留意到,他反复提到小妍要离婚却又没有理由。而在这个过程中,小妍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反驳,也没有争吵。这里面会不会有一些小妍也描述不出来的原因呢,所以,她也只能说就是不想结婚?
  
  带着这些疑问,我对小妍说:“虽然李明说,你来咨询是他同意离婚的条件,但心理咨询有个基础,就是需要看你的意愿。如果你愿意,我们才能开始,也才可能有效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尊重你的选择。”
  
  在小妍表示同意后,我请李明先离开咨询室,正式开始了和小妍的一对一咨询。我问小妍:“李明刚才的描述,你觉得有不符合事实的地方吗?或者说有你不同意的地方吗?”小妍说没有。“那么,你自己如何看待呢?”“我也不知道。”
  
  我感觉到小妍内心有很多说不出的东西,也许内心在防御,需要引导她表达出来。“愿意从你的角度来描述一下你们之间的感情吗?”小妍回忆了很多两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我们其实感情很好……”这句话没说完,她就停住,哭了。
  
  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我没有说话,只是在旁边陪着她。虽然她没有表达,但内心的冲突已经开始呈现,她提出离婚却又舍不得这段感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领了结婚证之后出现过一些很奇怪很恐怖的念头。比如他出差,我就担心他会突然死掉,走在路上可能会被车撞死……”“这些念头会经常出现吗?”“不经常,反正结婚后我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可以多说说这份不舒服吗?”“就是本来好好的,忽然之间人就没了。”
  
  小妍的这些念头不是经常出现,而且结婚之前,生活、情感一切正常。那么,很可能是受到了某些不合理信念的影响。我接着问她:“人没了,对你意味着什么?”“拥有的就没了,我就失去了他,我不想失去他。”如果结婚意味着失去,那么,离婚是否就意味着拥有?这个信念又是怎么来的呢?
  
  不知不觉,咨询快要结束了。我们对这次咨询做了总结,虽然还没有找到想离婚的原因,但至少可以确定,小妍不是因为感情和现实因素要离婚。那么,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要找到她内心深处的不合理信念。
  
  于是,我们商量好后续的咨询频率和时间。尽管婚姻的危机还没解除,但至少按下了暂停键。
  
  关系带来了伤,关系也带来了药
  
  不合理信念的形成,常常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直接经验密切相关。于是,后面的咨询,我和小妍探讨了她的成长史。
  
  小妍说,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她常常被送到几个亲戚家生活,比如在爷爷家待半年,又到外婆家待半年。随着父母工作调动,又在舅舅家待了半年(别的城市)。虽然大家都很照顾她,但辗转寄养的过程让小妍的安全感受到了影响。换句话说,小妍的依恋关系被破坏了,形成了内心的不安全模式。
  
  这样的生活体验让小妍产生了一个不合理信念—当我跟一个人熟悉并准备建立更亲密、更信任的关系时,就意味着分离。这种模式在学习、工作、生活各方面都没有体现出来,但一到亲密关系,就出问题了。
  
  “难怪李明当时跟我求婚的时候,我的第一感觉不是开心,而是害怕。但其实内心还是很开心的,只是到要摆酒席的时候,这份害怕又出来了。”小妍听了我的解释,马上想起了之前的感受。
  
  我说:“是的。摆酒席强化了结婚的仪式感,意味着要建立起稳定的关系,要正式开始和李明长时间地生活在一起了。但是,过去的经验告诉你,一旦建立长期的、稳定的关系,对你来说就意味着分离。”不合理信念让小妍产生了奇怪又恐怖的念头。她害怕人忽然就死了,其实就像童年时忽然就搬去另一个环境一样。所以,与其被分离,不如先下手为强,自己主动分离。
  
  小妍就像是困在时间里的孩子,总是无意识地把重要的关系退到过去。对小妍来说,她的行为也有积极的一面,就是为了保护关系。因为关系不开始,也就永远不会失去。发现了小妍积极的动力,也推动了我们咨询的进展。我和小妍对未来进行了前瞻性的讨论。
  
  我让小妍想象3年或5年后,她和李明的婚姻会有什么变化,家庭会有什么变化,是否生育了孩子,夫妻俩又是如何与孩子互动的。这是家庭系统治疗常用的方法,可以帮助来访者在平衡过去、现在和将来时变得容易。
  
  因为困在过去时光的时候,思维、心智也仿佛退到了儿童的状态,我们就会执着于当时习得的唯一办法。但是,当小妍可以站在未来的时间点回头看这件事的时候,她就更容易产生改变的动力,因为那个时候的她不再是困在时间里的孩子,而是拥有妻子、母亲角色的成年人。
  
  在征得小妍同意后,我让李明也了解了小妍的心理情况。李明再次向小妍确认,他仍然想要和小妍在一起,也愿意陪小妍度过这段困难的时间。
  
  关系带来了伤,也带来了药。婚姻的危机暂时解除了,不合理信念或许仍有可能出现。但是,这段稳定安全的关系会随着时间慢慢抚平小妍的创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