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我的妻子是个宝

我的妻子是个宝

时间:2021-09-12 来源:admin 点击:

  我曾经的理想是找个美女为妻
  
  读大学时,晚上兄弟几个在宿舍里闲聊,聊到未来的另一半时,我说我只有一个要求:漂亮。除了漂亮,还是漂亮。大家都笑话我“好色”。我却回答得振振有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生喜欢漂亮的女生,没毛病啊。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报社当记者。工作原因,我还真认识了不少漂亮的美女。同宿舍的老铁和我打趣:“这下好了,你公私兼顾,不愁找不到漂亮的女朋友了。”还别说,不久之后我真的把一个漂亮女孩追到了手。可是没得意几天,我就连呼吃不消了。为啥?太麻烦了呗。出个门要等她一小时,连化妆带换衣服,这还算快的呢。要是我稍微露出点不耐烦的表情,她就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人家还不是为了陪你出去,让你有面子。”这话说得也没错啊。她还喜欢拖着我陪她逛街,从城市的东头走到西头都不觉得累。可我回家一看,脚底早就磨了一个大泡。难怪路上一直感觉脚钻心地疼呢。
  
  没多久我就和漂亮小姐姐分了手。
  
  亲身经历终于让我明白,美女并不是每个人都消受得起的,那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和过人的脚力。而我,明显不行。
  
  又“丑”又“凶”的陈工
  
  不久后,报社派我去采访一个在建工地。建筑公司的领导热情地接待了我,并告诉我专门给我安排了工作经验丰富的陈工陪我去现场。
  
  我点点头,想象中,这个陈工一定是个上了年纪的男同志。不一会儿,陈工来了。我一边喝水一边抬头看,这一看不要紧,一口刚喝到嘴里的水差点堵住了嗓子眼。眼前的陈工竟是一个脸色黝黑,身形娇小的年轻姑娘。
  
  也许陈工看出了我眼神里的怀疑和不屑,临出门时,她递给我安全帽的神情特别严肃。
  
  我漫不经心地把帽子往头上一扣,却听到陈工一声低喝:“帽子戴好,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真没见过这样的女生,又丑又凶。”我悄悄嘀咕了一句,她没听清,大声地问我:“你说啥?”“没啥,我说今天風挺大的,这帽子正好用上。”她狐疑地看我一眼,我赶紧迈开步子走出门去。
  
  到了工地上,陈工熟门熟路地领着我往前走,我却东张西望,满心好奇。就在这时,忽然不知从哪飞过一块砖,直往我脑袋上飞过来,我不禁惊叫一声,心里暗想,不好,吾命休矣。只听噗的一声响,砖头掉落在了地上,我下意识地摸摸脑袋,却摸到了那顶硬邦邦的安全帽。是安全帽救了我,我不由向陈工投去了感激的一瞥。她却扔给我一个大大的白眼。
  
  为了感谢陈工的救命之恩,我那篇报道写得分外用心。写完了,还特意拿去给陈工先看了一下。本以为,我呕心沥血之作她怎么着也得赞美几句,客气几句,没想到,陈工却一点面子都不给,一口气给我指出了好几个专业上的问题,把我弄得哭笑不得。“要求还真严格。”我又忍不住悄悄嘀咕了一句。“不严格怎么行,工程质量直接关系生命安全,我们的工作当然一点马虎不得。”
  
  我忽然浑身一凛,她虽然声音不响,但却有一种强大的气场,把我一下给震慑住了。我不由自主地看了她一眼,正好和她的目光对接,眼神碰撞的那一刻,我忽然心里一动,升腾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不是吧,我居然对这个“丑”姑娘有了一丝丝的心动?
  
  哪怕你丑,我也喜欢
  
  其实,后来我仔细分析过,陈工长得并不丑,只是因为常年在工地奔波,日晒雨淋,所以她不像别的女生那样细皮嫩肉,皮肤白皙。可是她身上却有很多女生没有的可贵品质:认真严谨,业务能力一流,踏实能干,善良正直……
  
  我决定追她。刚开始,陈工根本不搭理我,可是经不起我的软磨硬泡,死缠烂打。最后她终于成了我的女朋友。我对她的称呼也从陈工变成了她的小名:蓉蓉。
  
  听说我找了个一点都算不上漂亮的女朋友,舍友们都很惊讶:“这完全不是你的风格啊。”我却得意地摇摇头:“我女朋友是内在美,你们不懂。”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我其实爱美的心还没死透。我也曾婉转地劝说过蓉蓉,让她稍微打扮一下,像别的女生一样,化个妆,抹点香水,穿个套裙、高跟鞋。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虽然开始她还表现得挺排斥,可是架不住我的再三劝说,最后她竟然还真按照我的说法打扮起来了。
  
  看着精心装扮过的蓉蓉,我不禁眼前一亮,淡妆过的她比原来增添了几丝妩媚,高跟鞋也让她有了几分淑女的优雅,少了平时跑工地落下的风风火火的“毛病”。
  
  可是在我欣赏的目光中,蓉蓉却浑身不自在。
  
  两天后,在我们约会的餐厅,她终于涨红着脸跟我发火了:“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我这两天尴尬透了。上工地的时候,工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平时和大家交流起来挺随便的,可是这两天大家都躲着我,搞得我跟个怪物似的。尤其今天上工地,我脚下一个没留神,差点把脚崴了。”
  
  说到这里,蓉蓉气呼呼地看着我:“我以后再也不打扮了,就做我的丑女。你要是不喜欢,我们就分手。”
  
  看来,蓉蓉是真的生气了。看到她生气了,我也慌了。我当然不愿意失去她。我抓住她的手:“千万别离开我,哪怕你丑,我也喜欢。”扑哧一下,蓉蓉破涕为笑,我的一颗心也放下了。
  
  越来越喜欢我的丑媳妇
  
  我和蓉蓉结婚了。
  
  婚礼上,当司仪习惯性地把我和蓉蓉称作“帅气的新郎和美丽的新娘”时,我不由得在心里悄悄地乐了。蓉蓉不漂亮,可说实话,这一刻在我心里她就是全世界最美的。
  
  婚后的蓉蓉,依然保持着她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的习惯。
  
  一次,我们大学同学聚会,大家都带上了家属。那些太太们,个个都穿得山青水绿,脸上还化着精致的妆。
  
  只有蓉蓉,一身休闲打扮,头发很随便地在脑后扎成一把。在一堆花枝招展的女性当中,她反而因为特别朴素而特别惹眼。舍友朝着我偷偷地眨眨眼,我当然明白这家伙的意思,于是毫不客气地回瞪他一眼,还特意把蓉蓉往怀里搂了一下。大家登时哄堂大笑,直言我们在秀恩爱、撒狗粮,我却回答得理直气壮:“和自己老婆秀恩爱怎么了,你们是不是羡慕嫉妒恨?”于是,又引来大家一阵善意的哄笑。
  
  没想到,过了几天,那个笑我笑得最厉害的家伙却主动找到了我,说想让蓉蓉为他新家的装修出个设计方案。
  
  我乜斜着他:“我老婆是搞结构工程的,室内设计可不是她的专业。”“哎呀,你就帮帮忙吧。”舍友“低声下气”地说:“那次聚会,我老婆和你老婆聊了一个晚上,对她的设计思路和专业技术佩服得五体投地,和我指明了请你老婆帮忙呢。”
  
  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蓉蓉还有这个本事呢。
  
  这一下,我心里很是得意。哼,你小子当时不是还笑话我们蓉蓉长得不好看吗?舍友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忽然讨好地来了句:“我老婆不但和你老婆特聊得来,还一直在我面前夸呢,说你老婆是腹有诗书气自华。”
  
  我不禁噗嗤一下乐了,大度地挥了挥手:“算你小子有眼光!”
  
  不久,蓉蓉真的为舍友的新家出了一份室内装修图。装修过程中,还去指导了好几次。新居落成后,舍友专门邀请大学同学一起去参观暖屋,蓉蓉的设计得到了一致认可。
  
  很快,好几个同学都找上了我,想让蓉蓉帮忙,也为他们的新居出点参考意见。
  
  回到家,我得意地对蓉蓉说:“这下你成了人气女王了。”蓉蓉笑眯眯地看我一眼:“这下你还嫌不嫌我丑了?”“我什么时候嫌你丑了?”我委屈地叫起来,她扫我一眼,不紧不慢地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我不禁脸一红,原来那次她全听到了啊。
  
  “老婆,是我错了。”说完,我冷不丁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可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我的丑媳妇了。”
  
  “讨厌。”蓉蓉嘴里嫌弃着,脸上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