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你看我那时的爱情,像不像个鸡柳蛋饼

你看我那时的爱情,像不像个鸡柳蛋饼

时间:2021-10-01 来源:admin 点击:

  我向顧轩表白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在操场一角堵住顾轩后,我晕晕乎乎,不知道自己究竟和他说了些什么。我的表白杂乱无章,顾轩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最后,我把已经有些凉的鸡柳蛋饼,塞进他怀中。
  
  自从高三那年搬来新校区,顾轩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在校门口买一个鸡柳蛋饼——要黄瓜不要生菜,辣酱,再加一块钱鸡柳。发现这个秘密后,我也成了那家蛋饼摊的常客,一方面是因为顾轩,另一方面,我发现鸡柳蛋饼还真挺好吃的。蛋饼摊的生意很好,排队是常有的事。有时候顾轩起晚了,就会发信息来拜托我帮忙带早饭。我知道他喜欢的口味,准确无误。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吃鸡柳蛋饼?”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他。过了很久才有消息回复,只有两个字:实在。我想,顾轩可真是个实在的人啊。我尝试着和他聊些别的东西,可大多时候,对话以他的沉默而告终,只有鸡柳蛋饼,是经久不衰的话题。在我不断努力下,终于有一天,我在放学后收到了顾轩的短信,他说:想吃鸡柳蛋饼。
  
  傍晚时分,我带着鸡柳蛋饼在网吧找到顾轩,他正和班里的几个男生一起打网游。见我当真给他送来了晚饭,顾轩有些不好意思地打开身边那台电脑,要请我上网。“你可以和我们一起玩游戏,算上你,我们这么多人就可以建个帮会了。”他冲我笑笑。
  
  事实上,我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顾轩的任何要求。更何况,大家都说,男生只会教自己喜欢的女生打游戏——我觉得自己和顾轩之间,终于多了个鸡柳蛋饼以外的话题,这样真好。
  
  凑够了人数,顾轩开始考虑建帮会的事情。叫什么名字好呢?他一边说着,一边漫无目的地在键盘上敲击,我凑过去看了一眼:鸡柳蛋饼真好吃。我扑哧笑出声来,“就这个,挺好的。”
  
  “真的?”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自己也笑起来,“不行,太蠢啦。”眼见他又要删除,我急忙用他的键盘敲下回车,电脑屏幕上很快弹出对话框,示意帮会创建成功。顾轩哭笑不得。
  
  顾轩邀请另外几个男生入帮,却毫不意外被一一拒绝了,他们说这个帮会名字实在是蠢透了。然而“鸡柳蛋饼真好吃”这个帮会最终还是存在了下来,里面有我创建的角色以及顾轩的大号、小号、小小号……只有两个人的帮会,这在我看来,像极了情侣间才做的事。
  
  之后的几个月,我曾无数次登录那个游戏,却再也没见到顾轩上线。我从其他男生嘴里知道,他又去了别的服务器,并且重新建了帮会,起的名字威武霸气。
  
  我想,顾轩一定是不希望我沉迷游戏,耽误学习,一定是这样。
  
  高考前,我在操场边拦住顾轩,鼓起勇气将心底的秘密说了出来,然后被他拒绝——那是我最后一次给顾轩带鸡柳蛋饼。填完志愿,顾轩的同学录终于传到我手中,我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最后,我给他留言:愿我们的帮会越来越壮大。
  
  我明白,这绝不可能。我也明白,18岁那年,顺路的早餐和凑数的人头……这些都不足以让顾轩喜欢我。
  
  再后来,我去了别的城市念书,每天七点到七点半,也没有人打扰我睡懒觉;食堂的早餐有很多花样,两个星期都不会吃重样。我偶尔会吃鸡柳蛋饼,每次随口说出“要黄瓜不要生菜,辣酱,再加一块钱鸡柳”,我总在想,顾轩今天早餐会吃什么呢?还会像曾经那样,偏爱实在的鸡柳蛋饼吗?很多年后的一个午后,顾轩的空间相册终于又有了更新,照片里的女孩握着一个鸡柳蛋饼,笑得异常灿烂,他特意配了文字:鸡柳蛋饼真好吃。
  
  我想,顾轩可真是个实在的人啊,到现在都爱吃鸡柳蛋饼。我觉得必须说点什么,可是,我还能说点什么呢?我想了很久很久,最后,我给他留言:愿你们的帮会越来越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