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树枝断裂的时候

[海外故事] 树枝断裂的时候

时间:2021-10-01 来源:admin 点击:

  玛丽·布莱恩和丈夫有个五岁的儿子叫麦克,年初,麦克交了个新朋友皮特。皮特也是个五岁的小男孩,在父母双亡后搬来和姑婆同住,就在玛丽家附近。
  
  麦克非常喜欢皮特,和他形影不离。两人就快要上幼儿园了,他们都很期待,麦克还请妈妈承诺:开学那天,一定要带他们一起去幼儿园。虽然玛丽很同情皮特,但说实话她不喜欢这孩子。皮特和麦克一起玩,时常会发生各种各样的小事故,总是麦克受伤。皮特还会把麦克的玩具拆得七零八落,玛丽气恼地把这事告诉丈夫,丈夫却带着欣赏的口吻说:“这小家伙是个工程师,他想看东西是怎么组成的,放心吧,过了这个阶段,他会试图把东西重新组合起来。”皮特在玛丽家时,还时不时冲到玛丽面前,打断她正在做的事,大声提醒她家里的这个要修了、那个该换了,让玛丽心烦。
  
  那天,玛丽正在读书,麦克和皮特在后院玩耍。玛丽正沉浸在书中,突然发现皮特站在她身边说:“布莱恩夫人,有根大树枝枯死了,您该让人来把它砍掉,它可能会掉下来伤到我们。”
  
  玛丽望向那棵绿荫浓密的大榆树,确实,有根粗大的树枝光秃秃的,看样子已经枯死了。但皮特的话让她暗暗恼火,一个五岁的孩子,竟然给她发指令?况且这也不是什么特别紧急的事儿。玛丽顿了顿,对皮特说:“等我觉得有必要的时候,就会叫人来。”
  
  没想到第三天就出事了,就在玛丽打电话叫人来砍掉枯枝的当儿!她回头时,看到麦克摔到台阶上,枯枝落在他身边,皮特站在枯枝的断杈上,紧紧地抱着树干。这幅画面在玛丽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是她的错,也是皮特的错,他明知那根树枝不安全,还跟着麦克过去。
  
  麥克在医院里昏迷了好几天,他只睁开过一次眼睛,气息微弱地说:“皮特和我有个秘密。皮特……”这是麦克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三个月来,玛丽总是哭着从梦里醒来,梦里,麦克一次又一次从枯枝上摔下来。这天夜里,丈夫劝慰她说:“玛丽,那是一起意外事故,你不要折磨自己了,而且皮特也只是个小孩子,麦克那么喜欢他……”
  
  玛丽痛苦地说:“皮特提醒过我那根枯枝,要是我听了他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但是,要是皮特不跟着麦克,也到那根枯枝上去,麦克今天或许还活着。”这些话她已经说过很多次。丈夫担忧地看着她,玛丽勉强笑着说:“别担心,我会振作起来的。只是,今天本该是麦克上幼儿园的日子……”
  
  早晨,丈夫去上班后,玛丽拖着步子走到幼儿园附近,小孩子们都穿戴整齐,拉着妈妈的手,嘁嘁喳喳地说笑着。看到这场景,她忽然一阵心痛,几乎要瘫倒在地。
  
  有一个小孩落在所有人后面,现在才独自走过来,是皮特。葬礼那天,玛丽他们从墓园回来时,皮特正等在她家门口,他说:“布莱恩夫人,麦克……”当时玛丽失去了控制,她声音嘶哑地喊:“离我远点!不要让我再看见你!”葬礼过后,玛丽没有再见过皮特。
  
  皮特瘦了很多,他双目低垂,心事重重的样子。玛丽对自己低语:“我恨这个孩子。”但是,玛丽感觉好像有股力量拉着她,让她走过去。她想起自己对麦克的承诺:开学这天,一定要带他和皮特一起去幼儿园。
  
  不管怎样,她得信守承诺。玛丽站在皮特面前,双唇发干地说:“嗨,皮特,我陪你一起去学校。”
  
  皮特点点头,说:“我知道,麦克说您答应过的。”提到麦克的名字,他的声音抖了抖。
  
  玛丽低头看到皮特空空的双手,问:“你什么都没带吗?校园卡上说你们该自备一些零食的。”
  
  皮特无奈地说:“我提醒过姑婆了,但她总是忘事。”接着他焦虑地说:“我不会饿的。但您觉得我该带上一片叶子吗?去年上幼儿园的孩子告诉麦克和我,要是带上一片叶子,在‘展示和介绍’课上,我们就有话可说了。麦克掉下去时,他正想摘一片最大的叶子。”
  
  原来麦克是想伸手去摘叶子……玛丽痛苦地闭上眼睛,接着她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面对皮特问道:“那麦克干吗去爬那根枯死的树枝?它又没有叶子。”
  
  皮特迷惑地抬起头:“他不是从那根枯枝上掉下去的,他是在枯枝上面的另外一根树枝上。麦克掉下去时我很害怕,我跳到枯枝上,想抓住他,可枯枝断了。”
  
  玛丽大吃一惊,她跪在地上,双手按着皮特的肩膀,说:“皮特,这很重要,你肯定麦克不是从枯枝上掉下去的?”
  
  皮特更加迷惑不解了,说:“我跟您说了呀,他想摘一片最大的叶子。”
  
  玛丽搂住皮特,啜泣着说:“谢谢,谢谢。”她终于可以释怀了,她没有害死麦克,皮特也没有,那是一起事故,不是任何人的过错。
  
  皮特往回缩了缩,说:“麦克和我有个秘密,我最好向您坦白……”
  
  麦克只剩最后一口气时,也是想告诉她这个秘密,玛丽的心又悬了起来,但她点点头表示愿意听皮特说。
  
  皮特看起来有点骄傲,又有点担忧地说:“麦克说,除了爸爸和妈妈,我是他最最要好的朋友。要是您不再生我的气了,我能不能仍然是他最最要好的朋友?”
  
  望着皮特亮闪闪的眼睛,玛丽微笑着对他说:“你当然还是麦克最最要好的朋友,要是愿意的话,你也是布莱恩先生和我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