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青年文摘> 播种而不参与收获

播种而不参与收获

时间:2021-10-02 来源:admin 点击:

  有一种无私,让后人仰望
  
  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的父亲是老红军,在父亲晚年病重住院时,他生平第一次为父亲洗了一次脚。他看见,父亲的脚上一块块老皮,洗起来很硌手。在他印象中,像父亲这样级别的老干部,进出办公室有地毯,上下班有车接送,脚怎么会这么粗糙?
  
  父亲告诉他,红军长征时,有一段时间连草鞋都没得穿,脚板上磨出了厚厚一层老茧。行军下来,抬脚一看,厚茧中又嵌进许多小石头和尖刺。开始还往外抠一抠,时间一长也顾不上了,就这样赤脚行军、赤脚冲锋。最困难的一段是他被分配到机枪连,不但要光着脚行军,还要扛着沉重的马克沁重机枪,走路爬山。
  
  金一南一边给父亲洗脚,一边抬起头来惊讶地望着父亲。该怎样把当年那个赤脚行军、赤脚冲锋、赤脚扛马克沁重机枪的父亲,与眼前的父亲相对照?那一刻,金一南不由得想起一段话,是描绘孩子对父亲认识的过程:10岁时说:“爸爸真伟大。”18岁时说:“父亲也还行。”25岁时说:“老爸不过如此。”30岁时說:“老爸真是糊涂透顶!”38岁时说:“父亲的话也不无道理。”45岁时说:“怎么老爸当年就把这点事儿看透了?”55岁时说:“哎呀,我的父亲真是了不起!”
  
  由此,金一南感慨道:“这段话幽默地描述了一个孩子随着年龄增长,对父亲的认识的改变。而我对父亲的认识,则是从我为父亲那次洗脚时发生了改变。父亲那辈人,有一种在极致状态下诞生的极致品格,类似于石墨在高温高压之中变成金刚石一般,令后人难以企及,无法复制。他们是一批不折不扣的真人,是一批从奴隶到将军的战将,是一代播种者,但又不参与收获,他们完成了那一代神圣的历史使命。我看见,父亲赤着脚板,佩着红旗、红星,以及由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构成的全部的光荣与伤痛,与千千万万逝去的战友一起,走进史册——那一片分外灿烂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