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新传说] 变脸王

[新传说] 变脸王

时间:2021-10-02 来源:admin 点击:

  川渝地区有个小戏园子,班主叫戴意宁,变脸的绝活堪称业内第一,在当地很有名气。随着直播和短视频的兴起,戏园子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偏偏戴意宁是个老顽固,开口老祖宗闭口守规矩,演来演去还是老三样。
  
  看着剧场的人气一天不如一天,徒弟陈超三番五次劝师父创新改良,反倒被骂得狗血淋头。陈超火气一上头,也不顾什么师徒尊卑了,赌气带着师兄弟们另谋出路,臨走留下一句话:“抱着变脸王的牌匾等关门吧,老铲子!”
  
  这戴意宁天生一张铲子嘴,自幼就被叫成小铲子。如今徒弟也这么叫,他一下就火了:“都给我滚,我堂堂第二代变脸王,还能守着祖宗的东西饿死?”
  
  赶走了徒弟,戏院就靠戴意宁支撑。但岁月不饶人,一次戴意宁表演时脸谱脱落了,他还浑然不知,一张铲子嘴东铲西铲,惹得台下不停喝倒彩。有个脾气火爆的直接开骂:“新把势演不了,老把势演不好,还变脸王?退票!”
  
  被戴意宁压了一辈子的同行们立刻抓住机会,揪着这次演出事故散布消息,一口咬定他配不上变脸王的称号,戏园子的人气一落千丈。
  
  一天,陈超在视频网站上看到一个叫“第二代变脸王”的作者,点进去一看正是戴意宁。他的作者空间里有十几个视频,播放量大多不过百,仅有的几个评论也都是说视频内容老套无聊。
  
  陈超赶紧把师兄弟们组织起来,只要师父发视频,他们就冒充观众送礼物、提意见,鼓动戴意宁开直播和观众聊天,讲讲传统文化。
  
  一次直播结束之后,戴意宁忘了关摄像头,他躺在摇椅上休息,戴着岳飞的脸谱哼唱《精忠报国》,这岳飞和《精忠报国》那是绝配啊,陈超果断录下来发到了平台上,不到三天,播放量竟高达二十几万,评论里全是叫好的,戴意宁也趁势在网上红了一把。
  
  这人红了就是非多,没过多久,网上出现一个特意针对戴意宁的视频,标题是:“你?变脸王?我师父才是变脸王!”作者叫“剧场少女萝莉酱”,内容同样是变脸,不同之处在于,戴意宁视频中的唱词脸谱都是正经的川剧味儿,而萝莉酱则穿着女仆装,在新潮的背景音乐中表演,脸谱的模样也都是神奇女侠等年轻人喜欢的题材。
  
  一边是年近古稀的老铲子,一边是元气满满的小女仆,传统与潮流的碰撞激起了观众的强烈兴趣,不少同行都关注了两人。
  
  第二天,陈超看见了戴意宁发布的文章,他表示自己的技艺传承自老一代变脸王,并且得到了业内同仁的一致认可,而后他话锋一转,说变脸讲究传男不传女,萝莉酱的师父传艺给一个小丫头,实属违背祖训、德行有亏。萝莉酱的创新精神固然值得表扬,但变脸丢了川剧这条根,就没有那个味儿了。
  
  当天,萝莉酱也发文回复。她反问戴意宁:老变脸王同样把绝活传给了女儿,也是德行有亏吗?老变脸王一生都致力于开拓创新,也是违背祖训吗?你只传承了师父的本事,却没有学到精髓,配得上他的称号吗?
  
  被质问到这份儿上,戴意宁沉默了。
  
  老变脸王传艺给女儿,陈超也是知道的,他小时候见过这位女前辈,那绝活一点不比戴意宁差。现在看来,萝莉酱技法娴熟而且知道这秘密,没准儿她的师父就是老变脸王的女儿。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一老一小就是一家人,与其打来打去,倒不如强强联合。
  
  陈超立即联合几个师兄弟找上门去,却发现女前辈早就退出了川剧行当,更别提教徒弟了。而且,对于这场火药味十足的视频对阵,女前辈一点也不知情。奇怪了,这位横空杀出来的萝莉酱到底是何方神圣?
  
  戴意宁的沉默让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大,就在这当口,他发布了新作品,视频标题是“正名”。
  
  戴意宁在视频里郑重说道:“最近总有人说我配不上‘变脸王’的名号,今天我就露一手绝活,只要还有第二个人做得到,我就退出这一行。”随后,屏幕开始十秒倒计时。戴意宁拿着扇子一开一合,一张张脸谱在他脸上变换,十秒之内足足变了29张脸。
  
  同行们争相模仿,但能变脸超过20张的都寥寥无几,大伙不得不服。处于舆论中心的萝莉酱则一连半个月没有动静,看来是认输了。这下子,质疑戴意宁的声音荡然无存,剧场和直播间的人气渐渐上涨。
  
  就在大家快忘记这事儿的时候,萝莉酱发布了新视频。陈超点进去一看,同样是十秒倒计时,但是,当她变到第29张脸的时候,时间才过去了九秒。最后一秒,她没有选择打破戴意宁的纪录,而是在镜头前摆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就这?观众们瞬间沸腾,拥进戴意宁的直播间刷屏,弹幕清一色是:“就这?”
  
  成王败寇,同行们都站到了萝莉酱那边,夸她完全担得起变脸王的称号。萝莉酱也发文回应,承诺晚上直播与大家见面。
  
  到了晚上约定的时间,萝莉酱开始直播,她穿着一身洛丽塔小裙子,戴着西方油画美人样式的脸谱。弹幕里都是“变脸王”三个字。
  
  萝莉酱还是不说话,只在写字板上写道:不要乱说哦,我不是变脸王啦!
  
  她越不承认,观众们越来劲,一口一个“变脸王”叫着,还非要她亮个相。盛情难却,萝莉酱只好拿出扇子遮住脸,伸手比了个三。
  
  三,二,一,啪!扇子一合,露出一张美人脸——还是脸谱,弹幕里顿时嘘声一片。变了好几次,终于出现了一张纯白的脸谱,她又伸手比了个三。来了!这种不同寻常的脸谱一般都是最后一张。
  
  三,二,一,啪!扇子猛地合上,一张铲子嘴出现在屏幕里。
  
  陈超瞠目结舌:“老……老铲子?”
  
  顿时,屏幕上满是问号。陈超眨眨眼再看,铲子嘴没了,原来,那竟然也是一张脸谱。
  
  镜头前,一张清秀少女的脸正笑得灿烂,她不是戴意宁的孙女吗?这时,少女把戴意宁拉进镜头,开口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爷爷戴意宁,川剧第二代变脸王。”
  
  戴意宁笑着摇摇头说:“这场跟孙女的PK,我输啦。说到做到,我今天宣布退出,把舞台让给年轻人。变脸向来讲究传男不传女,可我孙女从小就不服气,我禁不住她十几年的软磨硬泡,就陆续教了她一些技艺,谁知她苦苦琢磨练习,现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我真的很欣慰。”
  
  少女搂起戴意宁的胳膊说:“我爷爷把一辈子都献给了川剧,我知道他是打心底里热爱这一行。如今网络时代,老行当受到大冲击,爷爷愁得吃不好、睡不着。我就撺掇他和我一起演了这出戏……但我是真的在和老爷子竞技,这次的PK,也是对我的一场考验。”
  
  戴意宁拍拍孙女的肩,朝镜头鞠了一躬:“我虽然退出了,但真心舍不得这一行,今天我当着所有观众的面向徒弟们道歉,说几句心里话。从前我觉得只有老祖宗的东西才是最好的,现在我发现,祖宗的东西再好,也抵不过观众给你叫好。是师父错了,如果你们还爱着川剧,那就回来吧,老行当也需要新活力。”
  
  陈超看着屏幕里一老一少真挚的脸,不禁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