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青年文摘> 人不可俗,不可不随俗

人不可俗,不可不随俗

时间:2021-10-16 来源:admin 点击:

  生活中,有这样一种人,他们并不乐意好好说话。具体表现是,言辞总阴阳怪气,酸不拉几的,你听不出是在赞美还是在讽刺,是肯定还是否定,是有意还是无意。说他们坏到什么地方,还谈不上,但好到哪里,也绝看不出来。与此类人往来,你不至于拉下脸来,却也真难和气相处。
  
  以角色论,这样的人,算不上小人,但很容易成为小丑。
  
  有时候想,这些人为什么故意把话说到这么难受和别扭呢?我觉得,他们是以这种方式跟生活较劲。他们想对生活有点态度,但本质上又怯懦,所以只好反话正说,胡话谑说,插科打诨,嬉皮笑脸。
  
  说难听点,这是一种无聊而混账的活法。
  
  对于这样的人,你就让他说,就像看戏台上的人唱戏,让他唱。唱着唱着,他自己就觉得没意思了。反而,他会觉得你有意思,心里想,这是个什么人呢,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我的意思是,反唇相讥,以酸制酸,是最没格调的一件事。遇见此类人,遇上这般事,静观胜于激辩,漠视胜于对抗。你所要做的,就是用你的无视,打败他的无聊。
  
  不管对方的人性有多低矮,有时候,不搭理他,你就站在了自己的高地。
  
  左宗棠说,人不可俗,不可不随俗。
  
  前者说的是,你得活得跟别人不一样。后者强调的是,你得活得跟别人一样。
  
  不可俗,是说一个人的格调要高。不可不随俗,是说一个人融合要好。前者张扬的是自我性,后者贯穿的是社会性。或者說,前者是独特的我,后者是普遍的我,两相和谐,才是一个有味道的人。
  
  简言之,你要高贵地孤独,还要接地气地合群。
  
  人,生来是容易俗的。有情趣,会让一个人脱俗,有修养,可以让一个人去俗。情趣,让一个人有了意思,修养,让一个人有了格调,前者提高了人的物质等级,后者提升了人的精神品相。这时候,丰富湮没了浅薄,格调璀璨了情致,生命,也便有了卓然的况味。
  
  这种况味,既是别于其他生命的优越感,又是别于其他人的成就感。不俗,也就真的不同凡俗了。
  
  也由此,左宗棠的一个担心是,人在活到超凡脱俗之后,容易自己把自己弄得高不可攀,进而与这个尘世渐行渐远。这样的话,无论多么高贵的孤独,也会变成孤单,无论自我多么繁盛和蓬勃,也会显得荒寒。
  
  左大人的意思是,你的挺拔,最好在森林之中,你的绿意,最好在绿洲之上。你需要与众不同,前提是,你先要在“众”中,你需要精神高蹈,而非身体与世俗交割、逃避和疏离。你最该活成的样子,是酒中清洌,是花中淡雅,是人中响当当的那粒铜豌豆。
  
  再通俗地说,那就是,人要有一点不同凡俗的精神生活,但即便这样,还要过在俗为俗的凡俗日子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