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海外故事] 直播的秘密

[海外故事] 直播的秘密

时间:2021-11-10 来源:admin 点击:

  原田是一名警官,这天早上,他接到报案,说在半月湖发现了一具女尸。
  
  原田带人来到现场,经调查,死者名叫由美子,22岁,是银行职员,社会关系简单。她的死亡时间在昨晚8点至9点之间,死因是溺水。警方现场勘查发现,死者的随身挎包内有一部手机,还有她的一只鞋子遗落在岸边草丛中。
  
  回警局后,技术部修复了死者的手机数据,发现死者昨晚8点时,曾给一个叫宫泽一郎的男人打过电话,但未接通。警方又从两人的短信记录判断,宫泽一郎是由美子的男朋友,前段时间两人关系很僵,最近才和好。原田略一沉吟,觉得有必要先去见一见宫泽一郎。
  
  宫泽住在离半月湖十几公里远的一栋公寓,原田带着警员赶到时,他正在睡觉。得知由美子被害,他很震惊,说他们前几天还在计划年底结婚的事。察觉到警方似乎把自己列为首要怀疑对象,宫泽激动地表示自己昨晚一直在家直播,整晚没有走出家门半步。
  
  原来,宫泽最近在从事直播卖货的工作,每周二晚上都会在家直播,昨天正好是周二。如果宫泽没有说谎,那他的确有不在场证明。
  
  原田在宮泽家环顾了一下,问:“你是在哪个房间直播的,能带我看看吗?”
  
  宫泽毫不犹豫地领着原田进了一间屋子,屋里布置了各种拍摄设备,几个置物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产品,架设机器的三脚架前是一张陈列台,台面上放着几箱奶粉。三脚架对面的墙上有扇窗户,从窗户望出去,对面高楼外挂着一块巨大的LED广告牌。
  
  原田问:“直播期间你一直没离开过这里吗?”宫泽说:“中途我上厕所,离开了5分钟左右,当时肚子不舒服。”
  
  “时间大概是在几点?”
  
  “9点左右。”宫泽挠挠头,“具体时间当时没留意。”
  
  原田轻轻皱眉,这个时间和由美子遇害的时间相差无几,难道是巧合吗?他问:“死者8点时曾给你打过一次电话,你没接?”
  
  “这……”宫泽显得悔恨不已,“为了不影响直播,我屏蔽了所有来电,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打死我也不会去设置的。”说到这,宫泽懊恼地用手捶着头。
  
  “那你知道对方打电话找你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宫泽摇摇头,“我俩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上周末,这两天她很忙,我们就没约会。”
  
  原田点点头:“能提供一下你的直播账号吗?”
  
  “没问题!”宫泽十分配合,当场报出了自己的账号。
  
  回到警局,原田关注了宫泽一郎的直播账号,找到昨晚的直播录像看起来。录像里,系统时间显示直播于晚上7:30开始。宫泽昨晚卖的产品是成人奶粉,这解释了他的直播间里为什么有好几箱奶粉。直播一开始,身穿黑色外套的宫泽精神抖擞地坐在镜头前,当天下午本市下了一场暴雨,宫泽以这场暴雨为开场白,提醒粉丝关注天气,关注健康,随后他拿起一罐奶粉,讲解起来。宫泽直播间的人气很旺,不断有人发弹幕咨询各种问题,宫泽很有耐心,挑选了好几个提问给出解答,哪怕是简单的提问,他都答得很详细。直播进行到8:30的时候,有粉丝发弹幕提醒宫泽喝口水,宫泽看起来的确有些口干舌燥,看到弹幕后道了声“谢谢”,拿起水杯喝了水。10分钟后,他突然捂着肚子,看起来很难受,他起身去卫生间,离开了大约五分钟。返回直播间后,他似乎对镜头不满意,走到三脚架前调整了一番才接着直播,然后他一直在演示奶粉的各种吃法,直播于11点左右结束。
  
  原田注意到,宫泽调整三脚架时,镜头曾对着窗户一扫而过,当时从窗户望出去的景象,和那天原田在宫泽家窗边看到的一样——那块巨大的LED广告牌令人印象深刻。这么一来,也就排除了宫泽在半月湖附近“克隆”了一个直播间的可能性。宫泽的确是在家直播的,他住的地方离半月湖有十多公里,路上往返最快也要20分钟,他几乎不可能在5分钟内往返两地并实施谋杀。
  
  宫泽的嫌疑似乎被解除了,但原田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第二天一早,原田在家里一边吃早餐,一边打开直播录像,打算再找找线索。妻子好奇地凑过来看了一眼,说:“你在看直播?这卖奶粉的可真会挑时间,大清早的开直播……”
  
  “挑时间”……妻子的话,让原田眼前一亮:宫泽直播的地点似乎没有破绽,但是直播时间上有没有动手脚呢?原田紧盯着直播画面……
  
  下午,原田把宫泽请到了警局并告诉他,由美子的案子破了。宫泽很吃惊,问凶手是谁。原田直视着他,说:“不就是你吗?”
  
  宫泽一愣,然后大笑起来:“警官,您可别开玩笑,我是有不在场证明的,不是吗?”
  
  “你的‘不在场证明’恐怕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原田说,“案发当日,你把由美子约到半月湖见面,趁她不备,将她推入湖中,还制造出她意外落水的假象。为了排除嫌疑,你特地将作案时间选在周二晚上8点,因为这是你每周直播的时间,那也是你最有力的不在场证明。你提前录制了视频,并做了技术处理,以保证直播能如常进行,为了不露马脚,你故意拍了听取观众建议后举杯喝水的镜头,还有解答观众提问的环节,营造出“实时互动”的假象。中途去上厕所离开的五分钟,应该是你故意设计的陷阱,引导警方怀疑你溜出去作案,但你又借调试镜头,故意为警方留下线索,顺理成章地自证清白,还能避免被进一步怀疑的可能性。”
  
  宫泽的脸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原田继续“进攻”,他推测周二下午的一场暴雨,给了宫泽新的灵感,为了让录播看起来更像是当天的直播,宫泽以那场暴雨为开场白重新拍了个开播画面,这使他出门晚了一些。8点,由美子见宫泽未到,就打了电话,宫泽没有接,之后他匆匆赶到,趁由美子不注意,悄悄动了手。其间由美子挣扎时,将一只鞋子遗落在草丛中,宫泽没有发现。行凶后,宫泽用一个匿名账号进入自己的直播间,于8:30准时发送了一个弹幕,以粉丝的语气提醒主播喝水……这一切配合得天衣无缝,让人误以为当晚进行的确实是现场直播。
  
  宫泽发出一串轻蔑的笑声:“想不到原田警官竟是一个故事高手,这个故事编得相当精彩啊!”
  
  “编故事?”原田似乎早有准备,他打开电脑,将直播画面快进了一些:“这是你正式直播时的画面,此时的你衣袖干净整洁。”原田说完,将画面又拉到结尾处暂停,指着画面中宫泽左袖口上一处污渍,说:“这是直播结束前,你演示奶粉吃法时,袖子不小心碰上勺子蹭到的。”原田说完,再次拖动画面,指着画面中同样沾有奶渍的袖口说:“这是当晚的开播画面,开播时你提到了暴雨,可以确定开播视频是周二拍的,奇怪的是,这时的你,袖口上竟然有着同样的奶渍。直播中途沾上的奶渍是不可能提前出现在开播画面中的……你还需要解释吗?”
  
  宫泽嘴角微颤,原田步步紧逼:“我们还查到那个提醒你喝水的‘粉丝’,注册IP就在你的这座公寓,最后一次登录,就是周二晚上8:25……”
  
  “够了,我、我全部交代!”宫泽面色惨白,在证据面前,他终于承认,当初是自己贪图由美子的钱财,才和对方走到一起,后来他挥霍一空后想分手,由美子不肯,暴怒中,他起了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