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纷飞的流年中,深沉无声的父母爱情

纷飞的流年中,深沉无声的父母爱情

时间:2021-11-15 来源:admin 点击:

  1
  
  2021年8月6日那天,我爸走了。特别突然,那么硬朗的一个人。他说出门给我妈买早点,却再也没有回来。对我妈唯唯喏喏了一辈子的他,这一次,失信了。
  
  整个葬礼,我妈一直都在埋怨他。很可惜,世界上把她的粗话当情话听的那个人,再也听不见了。那个一辈子对她言出必行的人,终是欠了她一顿早餐。
  
  我爸和我妈算是这世界上看上去最不般配的两个人。我妈生于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是家中长女,膝下还有五个弟弟妹妹。子女众多的日子本就清贫,姥爷偏偏还嗜赌成性。姥姥在劳累与伤心之中患病去世。当时,最小的舅舅只有3岁,身为长女的我妈19岁。面对穷得揭不开锅的家,姥爷选择让闯关东的同乡将我妈带去了黑龙江。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只有小学文化的妈妈,带着一身力气和志气离家闯关东。可是,到了黑龙江一个山村后,她才知道自己被父亲给嫁了。姥爷以1000元彩礼的价格,将我妈嫁给了李大光,一个“官二代”——村支书的儿子,也就是我爸。按理说,那个年代村支书的儿子,应该是不愁找媳妇的,但我爸长得实在太丑了。而我妈呢,天生丽质,看到我妈的照片后,我爸当即陷入爱情:此生,非她不娶。
  
  2
  
  可怜的妈妈,本带着一腔热血,想要以一己之力到富饶的黑龙江谋前途。但她哪知,等待她的却是嫁人,且嫁给这样一个丑丈夫。
  
  婚后长达一年时间,我妈都没有正眼看过我爸一眼,但这并不影响我爸对她好。知道我妈以面食为主,吃不惯米饭,于是,他把家里的大米拿出去换面粉,让奶奶给我妈蒸馒头。那时候,面粉本就是稀罕物。更何况,爷爷奶奶一共三个儿子,都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怎么能允许这种开小灶行为?爷爷奶奶还有妯娌们没少给我妈脸色看,觉得她好吃懒做,拿自己当少奶奶。为此,我爸和我妈结婚一个月后,我爸就向爷爷奶奶提出了分家的要求。在那个多子多福,劳动力就是生产力的年代,分家的想法实在是大不孝。
  
  于是,我爸白天做工,晚上回家对爷爷软磨硬泡。“春芝从山东那么远嫁过来,首先得让她吃好住好,过得舒心,人家才能不想娘家,才能跟我安心过日子。”“都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一大家子在一起,她连多吃口咸菜,都有人丢白眼,我看着难受。”最终,爷爷还是拗不过他,只好分了家。
  
  3
  
  尽管如此,我妈依然对他爱搭不理,但这并不影响我爸剃头挑子一头热。分家另过后,我爸既不让我妈下田,也不让她下厨。用爷爷的话说:“每次干完农活,别人都会点支烟坐在地头唠会儿闲嗑,唯独你爸是扛着农具一路小跑赶回家做饭。”
  
  人非草木,更何况,家境至贫,早年丧母的妈妈,即便是在娘家,也不曾被如此细心呵护过。只不过,我妈是个性格刚烈粗犷的女人,心虽然已经软了,但嘴巴和眼神依然是硬的。直到结婚一年零三个月的一天,我爸出了事。与我们家田地相邻的一个乡亲,趁着我爸没在意,把两家接壤的那条田垄吞并了大半,并种上了玉米。那时候,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我爸哪里肯吃这样的亏。争执之下,邻居拿铁锹朝我爸大腿上狠狠砸了一下。等我爸反应过来想还手时,闻讯而来的乡亲把他们拉开了。就在大家刚要散了时,我妈居然风风火火地赶来了。人狠话不多,她一把夺下邻居手里的铁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了过去,并留下一句至今还在我们老家流传的名言:“我的男人,只准我欺负,谁动他都不行。”那天,好几个壮劳力合力,才将愤怒的我妈拦住。所有人都吃惊于这个自从嫁过来,就没怎么说过话的女人,竟有如此暴烈的脾气。只有我爸,笑得像个傻子。
  
  4
  
  我爸外表不行,但他的头脑特别灵活。那时候,实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家家户户虽然都能吃饱,但日子并不富裕。于是,我爸不再满足于土里刨食,他开始做生意。靠着走乡串镇收粮食赚到人生第一桶金。赚来的钱,他舍不得往自己身上花一分。外出跑生意,两个馒头、一壶水就是一天的食物。但每次从外面回来,他都会给妈妈买礼物,水果糖、麦乳精、布料、新鞋……见他穿得寒酸,我妈带他去镇上买布做衣服,但他死活不肯:“我长成这样,穿啥都丑,不如给你买,你穿着,我看着心里特得劲。”这样的大实话,在当年的语境下,肉麻得令所有人都笑他。可我爸呢,在爱我妈这件事情上,脸皮极厚。
  
  我爸对我妈的好,不仅仅是兜里有糖、嘴上抹蜜的小恩小惠。那些年,从来不需要我妈张嘴,给娘家汇钱,供弟弟妹妹读书、成家,向来都是我爸主动。后来,我爸在镇上开了一家种子、化肥店,买了镇上第一个带暖气、卫生间的楼房。搬新家那天,亲戚朋友们来给温锅,那是我爸人生的高光时刻。站在二层小楼前,我爸开始致词,把自己这些年取得的所有成绩都归功于我妈:“自从娶了春芝,我干啥啥顺,做啥啥赚钱,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我再表个态,我会继续努力,争取在十年之内,让春芝和孩子当上城里人。”
  
  我爸没有食言,他用了八年时间实现了自己的诺言。2014年,他送给我妈的结婚二十五周年礼物,是一套湖景房。进了城的我爸还买了一个门面出租,他自己则干起了水果批发生意。为了让我妈迅速融入城市生活,他带她去跳广场舞,给一辈子热爱花草的她报了插花班。后来,我妈又迷上茶道,我爸二话不说,又给她报名去学茶艺。水果批发的生意早出晚归,特别辛苦,我妈想帮他的忙,但他死活不肯:“这哪是你该吃的苦!你就好好跳舞,没事侍弄侍弄花,喝喝茶。”可笑的是,我爸一个小学文化的水果贩子,他的朋友圈全是我妈的靓照,跳舞的、插花的、喝茶的……他一辈子不知道“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这句话,却一辈子都在做这件事。我妈,就是他的诗和远方。有时,逢年过节,平时不喝酒的我爸会喝上一瓶啤酒,半瓶酒下肚,他就向我撒狗糧:“你爸我能从一个农民,变成城里人,就是因为娶了你妈,她都快50岁了,还这么漂亮,你是不知道你妈当年有多好看,十里八村谁不羡慕嫉妒我……”每每这时,我妈便开始怼他。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们在吵架。但在他们这样相处模式里长大的我,越来越羡慕他们。那种小说中才有的情节,就发生在我身边。
  
  5
  
  2016年秋天,我爸被查出患有心肌炎,医生建议他不要再从事重体力劳动了。我爸顿时上火了,怕这个家没了收入来源,怕不能给我们母女更好的生活。低烧不退的他,一遍又一遍地问医生:“什么时候能出院?我那摊位费一天挺贵的。”于是,我妈不顾病房人多,大骂我爸:“要钱不要命,你是精还是傻?李大光我告诉你,你最好老老实实地治病,彻底好起来,不然我可不能跟一个病秧子过一辈子。”我爸听了,嘿嘿一笑:“你说什么都对,我全听你的。”我爸出院后,依然舍命不舍财地坚持出摊。这一次,我妈居然没拦着,只不过,她坚持陪着他。然后,什么也不让他干,命令他只需负责告诉她怎么干。很快,我妈把水果批发的那些事情弄得门儿清。一天下来,我爸心疼我妈太辛苦,又是给她揉肩,又是帮她捶腿。我妈粗声大气地回他:“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天天这么过的吗?以后,这个家,我撑着。”我爸居然哭了,哽咽着说自己这辈子走了运,娶了侠肝义胆的我妈。
  
  爸妈的水果摊开了三年。三年里,我妈真的是连一个水果筐都不肯让我爸提。她每天拉着我爸去摊位,然后,我爸负责喝茶数钱,她负责所有体力活儿。在我大学毕业的第五年,他们才正式宣布退休。我爸其实舍不得水果摊的收入,但他更舍不得让我妈继续吃苦。他们为我攒够了嫁妆,也为自己攒了一笔养老金,他们想通了:世界那么大,他们想去看看。于是,我妈开车拉着我爸,一路向南旅游。我爸的朋友圈全是风景中的我妈。他的摄影技术实在太差,他的每一条朋友圈下面都有我妈对他摄影技术的嫌弃。但我知道,这是他们迟到的蜜月。这对人生初老的男女,还在恋爱。
  
  2021年8月6日,立秋前一天。我爸一大早就对我妈说:“明天就立秋了,得包顿饺子。”然后,他便去早市给我妈买豆腐脑油条,顺路买韭菜虾仁准备回家包饺子。但这一次,我爸没有准时回家,没有让我妈在7点半准时吃上早点。他在早市的摊位前,掉了一元钱,俯身去捡那一元钱时,一头摔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我以为我妈会崩溃,但她没有。她平静地张罗着葬礼,包括从外地赶来亲友的食宿事宜。
  
  在布置灵堂时,她时不时地向沉睡的我爸数落一句:“非得包饺子,现在谁还稀罕吃饺子?死脑筋……”
  
  直到我爸入土为安,直到送走各路亲友,我们娘俩才开始整理爸爸的遗物。偌大的衣柜,属于爸爸的衣服很少。有几件是新的,是妈妈给他买的,他却从来不舍得穿。看着那崭新的衣服,我妈说:“你说你,买回来也不穿,你是跟钱过不去,还是跟自己过不去。”于是,她一边骂,一边整理。我没有阻止她,我知道,他们相爱相杀了一辈子,在妈妈心里,只要还能骂爸爸,就是爸爸还在。
  
  我爸走后第十天,我带我妈去派出所开具我爸的死亡证明。手续办完后,我妈盯着人家的电脑屏幕,久久不肯离去。她对内勤警察说:“他嫌自己丑,因此这辈子最不喜欢照相,都没什么像样的照片……”警察听了,对她说:“你把手机给我吧,我把这张身份证照拍给你。”然后,我妈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派出所。街上,人来人往。我妈突然对我说:“你爸丑吗?其实他一點都不丑!”说完,她泣不成声地蹲下身,将我爸的照片紧紧搂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