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捏出来的爱情

捏出来的爱情

时间:2021-11-25 来源:admin 点击:

  林娟眉清目秀,在单位的女孩子里比较突出,很多男同事都向她示好,可她悄悄喜欢上了韩海涛。
  
  韩海涛高高瘦瘦的,是个有名的闷葫芦,跟异性一说话脸就红,也从来没有对林娟表露过特别的好感。有时候,林娟明明看到韩海涛眼里闪过一丝热切的光,却又转瞬即逝。
  
  女孩子总不能主动表白吧?这使得林娟十分苦闷。
  
  韩海涛除了工作特别棒,还有一个绝活:捏泥人。捏谁像谁,只要有人请他捏,他略略打量几眼,便能捏出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林娟撑不住了,鼓足勇气请韩海涛为自己捏一个泥人。韩海涛脸一红,支吾了半天,转身走了。这使得林娟的心有点儿凉———原来人家根本不喜欢自个儿,都是自己自作多情。
  
  春天到了,大地回暖,百花盛开。这天是休息日,林娟独自一人来到一个偏僻的公园里欣赏风景,又用手机“咔咔咔”拍照。公园里的游人少,当林娟来到一条静谧的花径时,身后突然跟上来两个男人,一边一个把她夹在中间。她心里一凛,察觉到这两个人不怀好意,想要跑,却被他们拦住了去路。两人中的一个压低声音,凶狠地说道:“把手机拿出来,不然打死你!”
  
  林娟大惊,不好,遇上抢劫的了!她刚要喊,早被一人一把捂住了嘴巴,林娟吓得魂都没了,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就在这时,身后有人大喊:“放开她!”
  
  两个家伙大惊失色,放开林娟,撒腿就跑。林娟惊魂稍定,一看来人不是别人,竟是韩海涛!她顾不得说什么,忽然发现手机被抢走了,连忙叫道:“海涛,我手机被抢了!”
  
  韩海涛朝那两人追去,可是迟了,那两个人已经跳上车,一溜烟跑了。
  
  韩海涛还要追,林娟叫住了他:“别追了,不就是个旧手机嘛,抢就抢了,千万不要让他们伤了你。对了海涛,你怎么来了?”
  
  韩海涛的脸红了,却又恢复了一副平静的样子,说:“我恰好打这儿经过。”
  
  林娟的心里美滋滋的。骗子,还恰好打这儿经过哩,分明是在暗中跟着我,看来……
  
  她的心开始扑通扑通地跳得越来越急,韩海涛却皱着眉头开腔了:“不对呀,这事儿不对!”林娟吃了一惊,忙问:“什么不对?”
  
  韩海涛说:“你一个旧手机,他们两个大男人抢,不合情理啊。你刚才也看到了,他们都是开着豪车来的,怎么会看上一个旧手机?嗯,这里面有事……林娟,你刚才拍到了什么?”林娟一听也警觉起来,沉吟道:“我拍到了什么?这个……对了,我刚才好像拍到有两个人在花丛中交换什么东西。”突然,林娟失声惊叫起来,“对的对的,就是刚才抢我东西的那两个人!”
  
  韩海涛说:“走,去派出所!”两人向警察报了警,同时说出了心中的疑虑。警察听了点点头,说:“是有些蹊跷。你们还记得那两个人的样子吗?”
  
  林娟迟疑地摇了摇头,说:“我只顾拍照了,没留神观察他们,后来又被他们一吓,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不过再看到他们,我肯定能认出来的。”
  
  就在这时,韩海涛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团泥巴,原来他总是随身带着做泥人的材料。一阵手指飞舞过后,韩海涛捏出一个人的头像来。
  
  林娟一见之下失声大叫:“就是他,就是他抢的我手机。太像了!”
  
  警察接过小泥人,只看了一眼,神色就凝重起来,问韩海涛:“你确定是这个人吗?”
  
  韩海涛一反以往内敛的神态,斩钉截铁地说:“我绝不会看走眼的,只可惜当时注意力全在这个人身上,另一人的样子没看清。现在没办法捏了,不过大致的印象我脑子里有,只要再看他一眼就能认出来。”
  
  警察一把握住韩海涛的手,摇了又摇,只说了一句:“太好了!”
  
  当两个人走出派出所时,警察在后面又跟了一句:“记住,这事儿不要声张。”
  
  二人回到公司时,韩海涛的心里有点儿怪怪的感觉,总觉得身后有人跟踪他,头一掉,身后有一辆小车。他忽然觉得这辆小车眼熟,不好,就是先前那抢劫犯的小车!就在这时小车一提速,跑了。
  
  唉,但愿是自个儿多想了。
  
  过了一段时间,派出所请他们两个人过去,告诉他们一个好消息:韩海涛捏出的那个人被抓住了,是一个毒贩。
  
  警察还原了真相。原来那天这个毒贩正和上线在那个偏僻的小公园里交易,却被林娟拍照时的“咔咔”声惊动了,他们当然不能留照片给人,于是抢走了林娟的手机。
  
  警察说:“这个毒贩我们早就记录在案,可是一直找不到他,只知道他藏在东南亚,没想到竟整了容潜逃回来了。韩海涛先生,有了你捏的泥人,我们就有了侦破方向,在全城设卡搜捕,前两天终于堵住了他。这家伙见逃不脱,竟拔出枪,枪战过程中被我们击毙了。”
  
  警察说到这里一脸郁闷:“他这一死,我们就无法抓到跟他交易的那家伙了。二位,谢谢你们,不过这事儿你们千万不要声张,注意保护自身安全。”
  
  经过这件事儿,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好像被捅破了一层窗户纸,无形中亲密起来,韩海涛看林娟的眼神也大胆多了,可还是不多说话。林娟的心里甜滋滋的,却并不着急,反正时间有的是。
  
  可是这天下午有点不对劲儿,韩海涛没来上班。公司里的人个个找他,却始终不见他的踪影,手机更是打不通,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不知怎的,林娟的心怦怦狂跳起来,可她不敢往坏处想,就在這时警察的电话来了:“快来,找到韩海涛了!”
  
  在一个小树林里,林娟看到了韩海涛。他的姿势很奇怪,趴在地上,身子弓着,身下汪着一摊血,身边几个医生正忙碌着。
  
  林娟吓得魂都快没了,这时有人叫道:“这是什么?”
  
  大家一看,原来医生把韩海涛抬上担架后,在他的身下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泥人。林娟一瞥之下不禁大叫起来:“就是他,就是上次在小公园里交易毒品的第二个人!”
  
  在医院急救室外,林娟抖得像风中的树叶,好不容易等到急救室的门开了,医生走出来,摘下口罩,一脸疲惫也一脸欣慰地说:“虽说中了几刀,但都没中要害,他脱离危险了!”
  
  林娟的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两天过后,韩海涛的精神好多了,他还原了前后经过:那天,在他经过小树林去上班时,突然遭到袭击。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袭击他的人正是那两个人中的另一个。这么说前些时候被人跟踪的感觉是真的,毒贩跟踪他就是为了报复。
  
  两个人当即厮打起来,凶手一连捅了他好几刀,但都没中要害,危急时刻幸好有人经过,路人的尖叫声吓跑了凶手。
  
  海涛虚弱地笑笑,说:“凶手跑了后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赶紧用尽最后的力气掏出泥捏下了他的样子,我怕压坏了泥人,所以弓着身体护着……”
  
  又过了两天,警察带来一个好消息:因为有了韩海涛的泥人做线索,那个行凶的毒贩被抓住了。
  
  林娟来到韩海涛的宿舍,要把这个小小的窝打扫得干干净净,好迎接她的大英雄回家。当她无意中从床肚里拖出一个纸箱时,脸一下子又烫又红:箱子里全是泥人,都是一个人的模样。
  
  是林娟,只有林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