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你我暮年,静坐庭前

你我暮年,静坐庭前

时间:2021-12-26 来源:admin 点击:

  阳光晴好的周末,我回父母家,推开胡同深处那两扇吱呀作响的老木门,映入眼帘的是颇为温情的一幕:父母都坐在屋檐下晒着太阳,他们一个手里择着韭菜,一个在剥大蒜,正在轻声细语地闲聊,一看到我来了就笑着说:“我们商量好了,今天晌午要烙些韭菜合子吃,正巧你就来了……”头发都已花白的父母,一左一右坐在门前。收拾得十分整洁的小院,此时铺满了一层金色的阳光,让我觉得这画面暖暖的,不由得在心里感叹:“等我老了,如果也有一个这样的院子,也能这样坐在阳光下与丈夫聊天,那该有多好啊。”
  
  我曾经并不看好父母之间的感情。童年的记忆里,父亲总是不苟言笑,每天夹着公文包,骑着一辆黑色的老式自行车出门,回到家也不怎么做家务活,常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报纸,唯一的乐趣是养花,屋里屋外常常一片姹紫嫣红,处处生机盎然。母亲跟他的兴趣不同,忙完家务喜欢坐下来做些手工活儿,比如给家里的人绣鞋垫、给孙辈们做老虎玩偶。她对花花草草不感兴趣,任凭父亲去折腾,只在院子里留下一小片空地,种些时令蔬菜,不过巴掌大的地方,她却能种出韭菜、生菜、豆角、茄子等不同的菜来。有时,父亲出来浇花,说:“看,海棠花又开了一朵!”母亲如果恰巧也在她的小菜园里,就会头也不抬地说:“花开有啥稀奇的?你看这里新长出的小黄瓜多嫩啊!”父亲同样不屑于去瞅黄瓜,两人就这样各得其乐。
  
  我倒是常常在心中替他们遗憾:爱好都不一样的两个人,一辈子生活在一起,是不是很无趣?但前年,父亲生了一场大病,让我改变了这个想法。那时,父亲因术后身体虚弱,需要卧床静养,再也照料不了他的那些花花草草,也不能再读书看报。母亲一改往日对花草漠不关心的态度,一天几次跑去问父亲:“多肉中午能晒太阳吗?瓶子里的富贵竹几天换一次水?”她还戴上老花镜,认认真真为父亲读报。我劝她说:“别费这劲了,我给爸手机里下载一个听新闻的软件,他想听啥就听啥……”母亲却说:“你爸就喜欢看报纸,都看了几十年了。”
  
  父亲病愈之后,从屋里转到屋外,发现他的那些宝贝花草们,都被母亲照料得好好的,甚至比从前长得还要茂盛,再看母亲的小菜园,豆角在地上瘋长,西红柿结出的果又蔫又小……我们姐妹几个都上班,母亲几乎独自承担了照料父亲的重任,是顾得了这头却顾不了那头,早就把小菜园的事儿抛到脑后去了。
  
  再后来,我回家时看到的情景就变了,父亲在浇花时会顺便把菜也浇一遍,父亲在看报纸时,母亲就会在他旁边做手工,还时不时说:“你也给我读读,那些新闻也怪有意思的。”
  
  原来,真正的深情走到最后,是我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能为对方改变,去做他喜欢的事情。无论时光如何流逝,像父母这样一起守着青瓦老宅,过着细水长流的日子,也是一种幸福。
  
  那天回去的路上,我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几句不知在哪里读过的诗,想回到家之后,一定要读给丈夫听一听,因为,这也是我认为最美的浪漫:“某一天你我暮年,静坐庭前,赏花落,笑谈浮生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