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中篇故事] 生死花轿封

[中篇故事] 生死花轿封

时间:2021-12-26 来源:admin 点击:

  1。花轿轿封
  
  很久以前,云贵地区有个李家镇。这天清晨,李家镇外的一条依山靠河的大路上,一架花轿走得很急,虽然跟着唢呐乐班,却没有吹拉敲打,一行人静悄悄地匆匆赶路。
  
  领着花轿前行的是个中年管家,身边骑马的就是新郎刘举人。刘举人家住相邻的刘家堡,自幼和李家镇的张家小姐定了娃娃亲,现在两人都到了婚配年龄,顺理成章地迎亲过门。今日的吉时在上午,因此迎亲出门的时间比较早,眼下天还没完全亮呢。他们这么悄无声息地急着赶路,并非僅仅是为了赶上吉时这么简单,而是因为他们害怕山匪下来劫花轿。
  
  这里山多河多,只有这一条大路,很多镇子都是依山靠水而建的,山匪守着这条路就有源源不断的生意。而且山多林深,这种地形也为山匪提供了藏身之地,官府来打,山匪就顺着山逃走;官兵一走,山匪又回来了,而且他们只管抢钱,从不闹出人命,官府也很无奈。
  
  除了平时抢劫过路客商外,山匪还有个发财的机会,就是劫花轿。他们探听到哪里有迎亲的花轿,就会中途打劫,把花轿劫到山上去,然后勒索办亲事的两家出钱。家里人怕新娘子在山上有危险,都会火速凑钱来赎人,既来不及报官,也不敢报官。
  
  不过这里有个问题,如何保证新娘子在山上不会受到侵害呢?原来,这里有一个古老的习俗,新娘子上花轿后,要由当地最有名望的老人,亲手在轿门上贴上红色封条,然后在封条上写上八个字的吉利话。这八个字全是临时想的,比如今天这顶花轿的封条上写的是“大吉大利,珍珠碧玉”八个字。一直到新郎家,新娘下轿,再由新郎亲手撕开封条。传说新娘出嫁时,百鬼拦路沾喜气,封条可以避免新娘被鬼气沾染,因此有了这个习俗。
  
  没想到,这个习俗后来居然成了山匪和当地人的交易默契,因为封条很结实,没有人去动是不会损坏的;而字是临时写的,字体和内容都很难伪造,因此轿封完全值得信赖,只要封条没动,就说明新娘子是安全的,上山赎人的家属就可以放心交钱,把花轿抬回去。
  
  也正因为山匪重视劫花轿,本地人结婚大多偷偷地进行,提前不声张,只有两家人知道。一直到新娘子进了镇里,安全了,才开始吹吹打打,同时派人去通知亲朋好友来赴宴。山匪此时知道也已经晚了,他们是不敢进镇子的,那里有捕快,青壮年也多。
  
  刘举人的迎亲也不例外,他们悄悄摸黑而来,现在天还没全亮,已经走了一大半路,看来这次可以一路平安了。
  
  就在这时,路旁的山上忽然传来了呐喊声,几十个山匪冲到路上,舞刀弄枪,抢了花轿就往山上跑。刘举人虽然带着几个随从,但山匪人多势众,抵挡不住。刘举人惊慌过后,也只能自认倒霉,赶紧让人通知两边亲属,准备银两上山赎人。
  
  话说张小姐的父亲原本也是个举人,做过本县教谕,张家也算书香门第,只是张父去世得早,家道中落,如今只剩寡母,听说女儿被劫,急得差点晕过去,翻箱倒柜,也只翻出几十两银子。刘举人知道这点钱不管用,一边安慰岳母,一边让自己家赶紧准备银子。
  
  刘举人家道殷实,管家很快就凑出二百两银子。因为山匪平时劫花轿,要价大多一百两到二百两不等,看成亲双方的家境如何。刘举人估摸着,二百两足够了,便带上几个随从,又请了几个乡邻中热心的青壮男子,一起上山赎人。一来人多点壮胆气;二来抬轿下山比上山难,多几个人可以换换手。
  
  中午时分,一群人上了山,山匪头目草上飞已经带着人在半山腰等着了。有个负责瞭望的山匪见没有官府的人跟着,就跟草上飞打了个手势,草上飞满意地点点头,冲刘举人一拱手:“刘举人,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兄弟们也跟着沾沾喜气,别见怪啊!”
  
  刘举人只得拱拱手,让人将银子拿出来,说:“大当家的,这是给你和兄弟们的喜钱,请笑纳!我家的花轿呢?”
  
  2。封毁人亡
  
  草上飞看见银子后,一挥手,两个山匪飞奔到远处一个隐秘的山洞里,把花轿稳稳当当地抬出来,抬到双方面前。
  
  草上飞刚要去抓银子,忽然听到管家惊呼道:“轿、轿封!”大伙儿闻言看去,都大吃一惊,那两条轿封竟然从中间断开了!因为轿封和花轿都是红色的,不仔细看,一时竟没能发现!
  
  刘举人又惊又怒,指着草上飞骂道:“好你个贼子,你勒索钱财也就罢了,竟然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与你势不两立!”
  
  草上飞也大吃一惊,他劫花轿不是一回两回了,从未出过这种事。他忙问两个抬轿的山匪:“你俩抬轿时,可被树枝什么的刮到过?”
  
  两个山匪也知道事态严重,连连喊冤:“我们从山下抬上来时,一直走的是没有树木的路,从山洞到这里也没有树木,都是咱们惯常走熟的路,哪会出这种差错?”
  
  刘举人忍不住怒骂:“草上飞,你这里几十号人,定是哪个人见色起意,干下这等恶事!你还敢狡辩!”
  
  草上飞拔出刀来,指着手下怒喝:“是谁负责看着山洞的?”众人都看向一个瘦弱的山匪,那山匪战战兢兢地说:“不不,不是我干的,我没干过!”
  
  草上飞恶狠狠地说:“是与不是,回头与你算账!”他转过头来冲刘举人一拱手:“刘举人,不管是不是我手下干的,花轿在我手里破了轿封,我无话可说。花轿你抬走吧,钱我不要了!”草上飞当然不是发善心,他知道,如果以后还想干绑票这一行,规矩就必须要遵守,否则以后他抢了花轿,也没人来赎了,直接报官拼命,他就要饿死了。他一挥手,两个手下抓住那个瘦弱的山匪,一群人飞奔上山,不见了踪影。
  
  就在这时,轿里传出了哭泣声,张小姐一定是听见了外面说的话。她边哭边说:“夫君,没人碰过我,真的!我对天发誓!”刘举人脸色铁青,挥挥手说:“各位受累了,帮我把花轿抬下山吧。”
  
  众人只得七手八脚地抬起轿子,走了许久才下山上了大路。正要抬轿往前走时,刘举人突然举手示意说:“各位乡邻受累,随我把轿子送回李家镇吧。”
  
  轿子里的张小姐闻言放声大哭,哭着哭着忽然没了声响,估摸着是哭晕过去了。众人面面相觑,管家叹了口气,让随从们抬轿,乡邻们只好跟随着,一路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