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谁不想要一个超会煮饭的男友啊

谁不想要一个超会煮饭的男友啊

时间:2022-01-09 来源:admin 点击:

  1
  
  下午5点,我的肚子紧锣密鼓地响起警报。拆开包装的饼干就在沙发那头,可我不愿起来,就用脚使劲儿钩,钩着钩着,脚就抽筋了。
  
  我抱着脚惨叫连连。老夏从厨房里冲出来,手里还握着一个油乎乎的大锅铲。
  
  我凄凄惨惨地讲述了经过,老夏一边笑一边给我讲清代《笑林广记》里的一个故事:过去有一个妇人极其懒,每日饭食及平常生活杂务都是丈夫在做,她一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一日,丈夫要出远门,5天后才能回家,担心妻子挨饿,就烙了一张够吃5天的大饼套在妇人的颈项上,然后就放心出门了。谁知等丈夫回到家,这懒妇人已饿死3天了。原来这妇人只将脸前接近嘴边的地方啃了一个缺口,其他地方一点儿也没动。
  
  老夏讲完后看着我说:“哎,估计你最后也是被自己懒死的。”
  
  2
  
  在认识老夏之前,我真没这么懒过,甚至还有过单手扛米的纪录呢!
  
  我毕业工作的第一个月,住进了公司统一安排的宿舍里。从小被老妈惯得四体不勤的我,足足吃了1个月的外卖。有一天半夜,我突然被如刀绞般的肚子痛折腾醒,一个人哼哼唧唧地撑到了医院。“急性肠胃炎,小姑娘,最近是不是乱吃东西了?”医生大笔一挥,开了一大堆的药。回家后,我当即网购了10斤大米,下决心自力更生。
  
  第3天,当我一脸蒙地等在公司门口,看着快递小哥扛着一袋米朝我走来的时候,才意识到,下单时竟忘记把默认地址改到家里了。晚上下班后,我故意磨蹭了一会儿,然后在保安小哥们错愕的目光中,雄赳赳气昂昂地扛着大米走出了公司大门。
  
  “只要没有人认识我就好。”我一边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一边左右换着肩膀扛大米。没过多久,一道响亮的叫声在身后响起:“郑菲菲!”我回头看见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是我隔壁桌子的隔壁的隔壁的男同事,年龄不详,身份不详,每天挂着标志性的笑容,从我身边来回走好几趟。我隐约记得他的名字,好像叫夏令。不过我马上机智地转身装做不认识。
  
  3
  
  车上,老夏和那袋大米一起挤在我旁边。“现在会自己做饭的女孩子不多了。”老夏自来熟地跟我搭话。我眼皮都没抬,更多的是心虚。
  
  突然,车猛烈颠簸了一下,随即轰隆隆地暴响,然后安静地趴窝了。司机宣布,汽车故障,原地待命。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晚饭还没吃的我,肠胃又开始绞痛,冷汗湿透了薄薄的外套。
  
  老夏没多久就发现我弓着腰像个小虾米,在一边不停地哼哼唧唧。“怎么了?”老夏俯身问我,脸快贴到米袋上去了。“没事儿,胃病犯了。”我说。
  
  1个小时后,我窝在沙发上,面前摆着老夏做的热气腾腾的米饭和一盆奶白的鲫鱼汤。真神奇,当我一口热饭下肚,肠胃绞痛立马偃旗息鼓,接着我神采奕奕地吃完了两大碗饭。
  
  老夏问:“在你病好之前,需不需要一个免费厨师?你买菜,我做饭,这分工多经济实惠!”我估摸着是被刚刚那一盆鲜美的鲫鱼汤给收买了,竟鬼使神差地点点头。
  
  4
  
  事实证明,人懒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我的真心。随着蹭饭次数越来越多,我越来越离不开老夏。一开始我是真的需要这样一位关心我健康的厨师。可是眨眼间,两个月过去了,我吃得珠圆玉润,中气十足,再这样让人家不计回报地付出,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于是我退了一步,有一天在饭做好后邀请老夏一起吃。再后来,吃完饭后,约着一起散步。再后来,吃完饭,散完步后,老夏约我看宿舍楼下的晚间电影。
  
  第一次看的电影,是一部周星驰的怀旧喜剧,我和老夏都笑得前俯后仰。可是笑着笑着,老夏的表情不对了,他看着我,我瞪着他。
  
  然后,他……俯身吻了我,作为背景板,电影此刻正演到男女主角修成正果的关键时候。
  
  回去后,我假装嗔怪地说:“既然一直喜欢我,怎么之前装得那么一本正经。”
  
  老夏瞪大眼睛,一脸认真地说:“我爸说了,对待自己喜欢的姑娘,要像对待炉灶上的老汤一样,要细火慢炖才能熬出头。”
  
  这比喻,多有人生哲理啊。
  
  5
  
  就这样,我和老夏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在一起的第二个七夕,老夏说怕我每天吃他烧的饭腻烦,建议出去吃一顿。我撒娇说自己懒得动,还是麻烦他亲自动手。老夏又穿着花围裙在厨房里忙开了,而我躺在床上,发现床头的白墙上有一只蚊子。我起身,反手一拍,蚊子立马横尸床头,还喷出点点血渍。老夏从客厅跑过来,一边叹气,一边用纸巾小心地包住蚊子。我问他叹气干什么。他说:“老皇历里说,今天本来是宜婚嫁的好日子,但一旦沾染血光,就不灵光了。”
  
  我笑嘻嘻地说:“啥时候你老夏转行当算命老先生了?”
  
  老夏说:“算命老先生也要有春天。可惜啊,今天的良辰吉日被这只蚊子糟蹋了。”
  
  就算是再傻的人,也听出点儿弦外之音了。我跑出卧室,看到了餐桌上有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玫瑰花的旁边是一盆油亮亮的红烧肉,有点儿煞风景。不过没关系,我喜欢,烟火里的幸福就是要这样俗里俗气。
  
  老夏站在我身后说:“我掐指算了一下,下个月的初一,又是一个宜婚嫁的好日子,那时我再……求婚?”我说:“还等什么啊,今天就开始啊。不过你等会儿我去换一身漂亮的裙子。”
  
  等我从房间里出来,一抬头发现老夏定定地看着我,眼眶红红的。第一次看见老夏哭,我有点儿不知所措。老夏哽咽地说:“直到刚刚,我都还在担心,你会不会愿意嫁给我这样一个无趣的人。”
  
  我捶了他一下:“你真是一个大傻瓜,像你这么好的厨子,我绑架都来不及呢。”老夏看着我,嘴角开始弯曲,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散开,跟那天第一次从背后打招呼的时候一模一样。当然,我一直没告诉他的是,那一次回头,我就被他的笑容俘虜了。
  
  嘘——别让他知道这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