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伤感文章> 不对等的爱恋,只能沉没(2)

不对等的爱恋,只能沉没(2)

时间:2022-04-17 来源:admin 点击:

  
  男朋友,其实无非都是他的客户。他总是跟那些单身的客户说他有一同学,公务员,性格挺好,完全是贤妻良母的型。
  
  姜怡静静地看着他溜须拍马的样子,只能尴尬地笑笑。他并没有拖她拽她,是她自己要来的,活该她在这种场合如坐针毡。
  
  见赵天宇的那次,是在一家日本料理店,她因为有些恍惚吃掉一大口芥末,辣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正巧她杯子里没水了,赵天宇便把自己的杯子递给她,她想也没想地就咕噜灌了下去。她抬起手在嘴边直扇风,然后对上赵天宇含笑的眼睛。
  
  等严安把自己的杯子递给姜怡的时候,她说:“不用了,已经不觉得辣了。”
  
  那天严安心情很恶劣,回去的时候一直在那里批评赵天宇:“他那样一个胖子还说自己不是个粗人,我看他一点水准都没有。”
  
  姜怡的脑海中想起他说她是癞蛤蟆的样子,心就像被图钉压过了。他从来就是这个德行,一面要利用别人,一面又把别人说得很不堪。
  
  她第一次反驳他,她说:“我觉得赵天宇挺不错的,虽然胖一点但很细心。”他像吃了枪药一样地嚷起来:“你看上那个胖子了?你说你这人怎么档次这么低?”
  
  她抿了抿嘴唇,去拉车门把。他眼明手快地拦她,车戛然停到路边。她下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条路挺黑的,他的车从身边滑过去的时候,她突然蹲下去嚎啕大哭起来。她想她还要掩耳盗铃吗?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不对等的,她喜欢他,而他只是在利用她。
  
  她明知道,一直都知道,可她就是忍不住拒绝他。当他的手亲昵地拍到她肩上时,她总会有一种昏沉的幸福感。
  
  可他却总是理直气壮地麻烦她,连每个月去税务局交税的时间都没有,总是把一叠单子交给她去处理就是了;他要跟客户拉关系就找她去相亲;他还会找她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比如给他的手机充值,在网上买个东西,订订餐,查查资料,甚至他想要问问今天是农历几号也会打个电话来问她。
  
  他把她当什么了?全方位的助理!
  
  有好些天,严安都没有找她。那些日子,她开始跟赵天宇约会。有一次他们约好看电影,她到的时候看见他从马路对面匆匆跑过来,还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来迟了。”他凸起的肚子一颤一颤的,样子滑稽可笑,却又有说不出的温馨。不禁想起了严安,他就算迟到再长时间也是从容不迫的样子,从来不会内疚。或许,没有爱,便没有了为她赶时间的拼劲吧!
  
  那一刻,姜怡似乎明白了一些事隋。
  
  过了几日,严安来找她,他说:“你跟赵天宇处得怎样?”
  
  她说:“就那样吧,船到桥头自然直。”他冷哼一声:“我看,就他那体重也就是船到桥头自然沉。”
  
  那一刻,她觉得她跟严安的关系才是船到桥头自然沉了。
  
  她笑了笑,挺绝望的。
  
  他们的感情有时差
  
  有天夜里严安喝醉了,大半夜的,啪啪啪地敲她的宿舍门。他说他要个票据,她找了又找,告诉他没有。
  
  她突然转身的时候差点撞到他,两个人都有些怔,他抬了抬手就抱住她。他说:“我想过了,我们结婚吧。”
  
  她整个人就像被定住了,脑子里嗡嗡地直响。他终于在阅过千帆之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可是她在茫然片刻后清晰地听到自己说“不”的声音。
  
  她知道他只是习惯了她的好,习惯她对他俯首称臣的模样。他爱她吗?也许有那么一点,但还不多。
  
  那天晚上严安回去的时候出了车祸,他的膝盖粉碎性骨折,差点连命都没有了。送到医院的时候,他给姜怡打了个电话,他说:“来看看我,求你了。”
  
  她的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默默地挂了电话。她在电话这边哭,他在电话那边哭,他一直嚷着“疼疼疼疼疼”,别人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就忍着点吧”。
  
  住院的那些日子,姜怡始终没有去看他。她和赵天宇订婚了。
  
  他们的婚礼在第二年的春天,赵天宇找了搬家公司,自作主张地把她的家当搬进他家,她看着他欣喜若狂地收拾着她的东西时,从身后轻轻地抱住了他。
  
  她说“谢谢”。是的,她感谢他把她从无望的单恋里拯救了出来,让她的心重新鲜活明媚不少。
  
  她还记得,她给赵天宇看她青春期满脸痘痘时的照片,他哇哇地大叫起来,他说:“你那时候的脸就跟月球表面一样。”他的话并不好听,可是她微微地笑了。
  
  是的,就算是他也会嫌弃那时候的她,所以严安是没有任何过错的。错的是当她喜欢他时,他不喜欢她,而他喜欢上她时,她已经决定放弃这段感情。
  
  她结婚那天,赵天宇给了严安一个很大的谢媒红包。他拿着红包紧紧地抱住新郎,他说:“我爱你,一定要幸福。”新郎受到了严重的惊吓,而新娘的脸上却是淡淡的笑容。
  
  她知道,她会幸福的。他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