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爱情一种

爱情一种

时间:2022-05-22 来源:admin 点击:

  这个傍晚,没有夕阳晚霞的气氛渲染,无论是人文还是自然,有的只是城市景观常态般的繁忙,和那些淹没了无数人呐喊的车水马龙,熙熙攘攘。
  
  马路边上,立着一尊“雕塑”,旁边还有一尊,仿佛一个模子生出来的,双眼紧闭,虽不安详却静穆,好像眼前面对的,就是自己的信仰。他们衣着普通,但性别特征明显,一男一女,任衣带翻飞,黑发低垂,守着这方世界的禅意,毫不在意劈头盖脸的尾气与鸣笛。
  
  静默了许久,没有人注意到两人的窃窃私语,音调不高、响度不大,但胜在频率,不可开交,当然这是针对那个女人而言的。她目视前方,嘴唇开合,永远是眼看眼的,嘴说嘴的……男人只是叹气,偶尔有只言片语,总能像炸药在水里被引燃,掀起滔天巨浪。
  
  不过,女人仿佛并不解恨,言语的苍白让女人恨铁不成钢,她先是拽拽男人的衣襟,不知用了几分力,衣服绷得笔直,平地隆起一条山脉,周围簇笼着一条条褶皱,不均匀的一条条沟壑,方向一致,齐齐地指向那只女人的手,直到将衣服拽到扭曲,拽到发生平移。拽到后来,就不是拽衣服了,而是在拽那个男人。男人不耐烦地一挥手肘,甩开了女人,女人来不及收力,被惯性拉了个趔趄,好像来不及振翅就在空中下坠的鸟儿,狼狈让女人愤怒,也可能是因为男人的反应。当然,如果男人无动于衷,可能也会如此。
  
  男人把头转到一边,眼神聚焦到这个阴天,他选择把自己还给这个世界,或者说,只想让自己离开自己。女人不依不饶,跟着男人转身的方向,迎了上去,把男人的耳朵一把拽低,只是说几句话,或者说几个字,说着说着,女人流出眼泪,五官扭曲,那分明是哭泣的本能与坚强的意识斗争的结果。男人大概有所触动,那只拽着男人耳朵的手决绝地抽了回来,男人的身体仍在前倾,耳朵还在原地,不过很快,就又直起了腰板,眼神空无一物。
  
  女人停止了控诉,不过不是闭口不言,而是咬牙切齿,我能看到她脸上的青筋,也能看到她右侧的脸向上抽动,她失控一般贴在男人的身体旁,手脚并用,或者说,手和脚是她能想到的唯一的手段。女人一言不发,男人似乎自始至終无动于衷……女人打累了,她突然觉得自己的手抓不到男人,就用脚,慢慢的,脚也够不到了。她发现,她在往相反的方向走。男人一只手将女人拉了回来,女人猝不及防,男人用两只手从后面将女人围起来。风大了许多,男人的手仿佛是一对翅膀。女人低下头,嘴里说着什么,颤动着身体。风吹起了女人的长发,风向不定,一次次地鞭挞着男人的脸,女人竭力挣脱男人的怀抱,或者说,是禁锢,是束缚。路边粗壮的大树晃得厉害,女人脚步坚定,我好像看到两人脚下的土地,开裂出一道道沟,男人不得向前一步。那一瞬间,我读懂了女人的心声。
  
  男人望着女人,拳头攥紧,仿佛要攥出血,眼神狠厉,心中做着什么决定。女人快步插入车流,“砰”的一声,她在空中绽放,红色的花朵连着茎,根植在她的身体,随后砸到地上,为这个世界率先下了一场雨。男人像受惊的猫,朝着女人的方向纵身一跃。他跪了下来,用手拨拂开女人脸上的液体,有泪水的干涩,有鼻涕的黏稠,也有血液的温热。他站起来,抱着女人,像是热恋时的公主抱,回到车里,那辆满是灰尘、后座堆满杂物的车。路人慢慢散去,他把女人斜放在副驾驶座椅上,反复调整女人的位置,然后他系好安全带,油门踩到底,朝着路边粗壮的树撞了过去……
  
  “16日晚间,在我市环海路上,一辆黑色轿车撞上了路边的树,男性司机与女性乘客当场死亡。周边散落着大量车体碎片,路边的一棵树上有明显的碰撞痕迹,司机尸体趴伏于女性乘客尸体上。两具尸体的头颅紧紧挨着,司机脸上,定格一抹微笑……本台记者,为您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