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初恋的临终之约:去往下一场爱情春天

初恋的临终之约:去往下一场爱情春天

时间:2022-05-24 来源:admin 点击:

  这是一个感人的爱情故事,读完你会相信爱情,相信人间值得……
  
  病魔突至,我陪你一起扛
  
  2010年5月13日,宋佳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是陈杰确诊白血病的日子。
  
  宋佳,90后,上海人。很早宋佳就知道,这个叫陈杰的男孩在她的生命中举足轻重。陈杰来自江苏省太仓市,家里有个姐姐。他的父母特别重视教育,加上他成绩拔尖,于是想方设法让他来上海亲戚家借读。从初中到高中,陈杰一直在宋佳身边,从未缺席。宋佳早已默默喜欢上了他,可陈杰一直没向她表白。
  
  2008年高考后,宋佳收到了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开心之余又黯然神伤,一想到以后再也没有陈杰的陪伴,心中不禁一阵酸楚。没多久,陈杰来找她,递给她一个牛皮信封,冲她神秘地眨眨眼。宋佳打开信封,是和她一样的录取通知书。她不敢相信地看着陈杰。陈杰笑着说:“傻瓜,你不记得了?我那时特地向你打听你要报考哪所大学,回去我就修改了第一志愿。因为……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其实从初中开始我就喜欢你了,但我怕你拒绝,所以没敢向你表白。”那一刻,宋佳觉得自己飘上了云端,她大声说:“陈杰,你才是傻瓜!”
  
  大学的日子非常甜蜜,他们一起上课,一起去图书馆,一起逛美食街,一起在假期旅行……兩个人总是手牵着手,共同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迎接他们的未来不是美好,而是残酷。
  
  大二时,陈杰的身体出了问题。他总是感觉疲倦,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接着,他开始低烧,吃了几次退烧药,可症状毫无改善。2010年5月,宋佳拉着陈杰到南京鼓楼医院检查,竟查出了白血病,而且是前期不易察觉,一旦发病就难以治愈的急性髓系白血病。宋佳不肯相信这是真的,和陈杰回上海,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又检查了一次。然而,幸运之神没有降临。拿到检查结果的那一刻,宋佳感觉天都要塌了。
  
  医生建议陈杰立即住院治疗,他们办理了入院手续,并通知了陈杰爸妈。他们赶来后,宋佳因为学校有课,必须回南京,只能周末和放假过来陪陈杰。
  
  刚开始,每次去医院,陈杰妈妈总是掉眼泪,看到她哭,宋佳忍不住跟着她一起哭。陈杰总是笑着安慰她:“你看,我马上就要好了,又可以带着你到处游山玩水,尝遍天下美食了!快笑一个给我看看。”因为接受了治疗,陈杰的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阳光帅气。看着他自信的表情,听着他的豪言壮语,宋佳布满阴霾的心一下子晴朗起来。那时的她相信,陈杰一定可以战胜病魔,早日好起来。
  
  宋佳再次去看陈杰时,他的精气神明显不如上次好,但还是勉强支撑着跟宋佳说话和开玩笑。护士过来给他输血,输了没一会儿,他整个人看起来特别难受,也不再跟宋佳说话和开玩笑了。以宋佳对陈杰的了解,如果不是特别不舒服,他一定会强撑着不让她察觉的。想起几个月前还健康开朗的他,此刻却被病痛折磨着,宋佳实在看不下去,转身跑出了病房……
  
  宋佳第三次去看陈杰时,他住进了医院旁边的小公寓。天已经快黑了,没有开灯,他一个人窝在床角沉思,看起来那么孤单。宋佳心疼极了,跑过去抱住他,这才发现他的头发剪得很短,整个人消瘦了很多。宋佳没忍住,哭了。陈杰故作轻松地跟她开玩笑:“看,我的新发型怎么样?很帅吧,你可千万别被我迷住啊!”宋佳知道他要化疗,特意剪短了头发,于是抹掉眼泪,鼓励他说:“确实很帅,比以前还要帅!”陈杰说:“还有十天半个月我就要进舱了,哈哈,跟杨利伟一样牛!等我出来就好了,你可得带我吃好吃的,我好久没吃火锅了,都要馋死了!等我进舱了,你就不要来看我了,到时候我头发都掉光了,我怕我的光头造型更帅,帅到你受不了,哈哈哈……”
  
  即使到了这一刻,陈杰怕宋佳担心,还是表现出一副自己很好的样子。可是,他越是这样,宋佳越是心痛,她多希望能为他承担这一切啊!
  
  你离开了,我要怎么幸福呢?
  
  宋佳再次去看陈杰,已经是进舱前的倒计时。陈杰提出去外面走走,宋佳和陈杰爸妈都不同意,医生叮嘱过不可以外出,防止感染。陈杰突然生气了,抓起衣服胡乱往身上套,冲宋佳气呼呼地说:“你不陪我去,我自己去还不行吗?”宋佳愣住了,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跟自己生气。宋佳只好答应了他:“行行行,我陪你去还不行吗?”
  
  那天,他们聊了很多,聊到他对她一见钟情,聊到他为了她是怎么刻苦读书的,聊到他跟她在一起后幸福的种种,还有他曾经想过无数次的他们的未来……宋佳除了感动,更多的是害怕,害怕这是陈杰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自己说这些话,害怕他说的那些未来永远不会到来。宋佳残忍地打断了他,说:“可不可以等你出来以后再规划未来。”陈杰一下子就懂了,抱着宋佳说:“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尽力的。”
  
  宋佳再去看陈杰时,他已经进舱了,他们只能在窗口见面,通过电话交流。陈杰瘦了,确切地说是整个人缩水了。曾经那么高大的小伙子,看起来竟然像个小老头。陈杰不再开玩笑,也不再自信地哈哈大笑,但宠溺的眼神没有变,他声音低沉:“你穿外套了呀,看来外面的天气变凉了。多穿点好,别感冒了。”宋佳强忍着内心的痛,笑着说:“是呀,天越来越冷了,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去东北看雪。”陈杰微笑着点头,不再说话。他的沉默让宋佳心疼,曾经的他可是最健谈的呀,现在的他该有多绝望才会无心掩饰啊!
  
  接下来的几个周末,宋佳都从南京赶去上海看陈杰。陈杰的状况很糟糕,宋佳开始整夜失眠,白天也无心学习。她决定休学,她要在医院守着他,在离他最近的地方,为他加油打气。
  
  2010年10月底,就在宋佳决定休学后的一个早上,她突然从噩梦中惊醒。她梦到陈杰向她道别,说他已经尽力了,但他再也没有力气了……宋佳哭喊着醒来,心乱跳个不停,她抓起手机,拨打陈杰的电话。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电话终于接通,电话那头传来声音:“陈杰快不行了,你赶快来吧……”宋佳瞬间坠入深渊,最怕的事还是发生了。
  
  宋佳订了最早的火车票,一路狂奔,发了疯般地赶到医院。陈杰躺在病床上,毫无生气。她多么盼望他能睁开眼,跟她说句话,她多么盼望他像之前那样告诉她,他会好起来,会带她去他们约定的远方。陈杰爸爸轻声说:“陈杰不行了,我们带他回家吧……”宋佳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痛哭失声。之后,她脑袋里一片空白,不记得说了什么,也不记得做了什么,就这么跟着大家到达了陈杰老家太仓市的医院。
  
  次日,陈杰醒了,他示意取下氧气罩,虚弱地问:“宋佳呢?”宋佳连忙来到陈杰面前,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她知道那个微笑肯定很难看。宋佳看着陈杰,她知道他撑得很辛苦,医生说他是靠着最后一口气强撑着,只要他自己想走随时就会走了。“我在呢,你放心吧,我们带你回家了。你要是累了就睡会儿,我们都在旁边守着你。”
  
  陈杰看向旁边的姐姐,轻声问:“姐,是不是家里钱不够,治不起了?”姐姐哭着说:“不是的,弟弟,你不要怪我们,我们真的尽力了,你插管后肺部感染,我们没办法了啊!弟弟,不是我们不给你治了,我们谁都不想放弃你啊!”陈杰妈妈声音颤抖地说:“儿子啊,没有你,妈妈活不下去呀!”陈杰虚弱地说:“妈,对不起。姐,照顾好爸妈……”
  
  最后,陈杰看向宋佳,颤抖着伸出手。宋佳紧紧握住他的手,靠向他的脸。那一刻,陈杰眼神空洞,嘴里呢喃着,宋佳听到他轻声说:“我走了,宋佳要怎么幸福呢……”陈杰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宋佳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