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关于母亲的二三事

关于母亲的二三事

时间:2022-06-12 来源:admin 点击:

  虽然母亲已离去11年了,但是她的音容笑貌依旧根植于我的脑海中,多少母子情深的温馨场景,时常在我的梦境中重演。
  
  记得5岁那年,我来到养父母家。她和父亲办的第一件事,就是为我医治因骨折而无法弯曲的左臂。那时的我,胳膊活动受限,生活无法自理,是母亲一直守病床前。接骨做手术缝了20多针,幼小的我痛得哭闹不已,她焦虑地抱着我几天几夜没合眼。近两个月里,喂饭、穿衣、洗洗涮涮,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的饮食起居。我的伤臂愈合了,慈母的爱也将我们的心紧紧连在了一道。
  
  上小学时我经常和别人家的孩子打架闹事,每当脾气暴躁的父亲要打我时,母亲就会护在前面,让我少受了不少皮肉之苦;而替我挡了“枪子”的她,总是在事后悄悄告誡我“以后要多守些规矩”。
  
  粽子的滋味
  
  我随养父母到新疆生活后,故乡的粽子、米酒成为稀罕物。记得那年临近端午,听小学老师讲起节日的来历和习俗,我的眼前立刻出现了一幅诱人的画面:湖北老家,粽子软糯,米酒甜美。嚼几口鲜粽,喝半碗米酒,顿觉齿颊留香,通体舒畅。
  
  馋虫一旦被勾起来就无法阻止,头脑里老是晃动着粽子、米酒,后面的课没听进去多少,一放学我便向养父母闹着吃粽子喝米酒。
  
  在20世纪60年代的新疆,想吃点江南美食不大容易。当地不种植水稻,莫说平时,即便是端午节,也找不到经销和加工粽子米酒的作坊。因此,尽管养父母很看重传统食,却又十分无奈,端午节前几乎每天都要上街转一转,结果总是失望而归。
  
  面对我的任性要求,养父母迅速下了决心:既然娃子喜欢这一口,买不到咱就自己做,怎么也要让娃子过个舒心的端午节。米酒需要酒曲,当地无处可寻,他们就先从粽子入手想主意。
  
  母亲有一身不错的厨艺,包粽子自然是手到擒来,可是市场上同样很难买到糯米、粽叶这些必需的食材。看看端午就在眼前,急得他们脚不落地地四处奔忙,父亲碰了不少钉子,最终还是托人走后门,到饭馆搞了些糯米。粽叶则是母亲跑了几家店铺,在一个小摊上买到的。
  
  食材来之不易,母亲的制作也格外精细。端午节前夜,糯米泡好,粽叶烫过,母亲搬来张小板凳,就着面盆便操作起来。先将两三张粽叶折成漏斗状,抓一把米投进去,用食指在米中间轻划一下,放入两三枚红枣或一匙赤豆,折叠包合成三角锥形状后用线扎紧,一个粽子就大功告成了。
  
  我一直待在母亲身旁,不时地问这问那,见证了她用灵巧的双手点石成金的过程。看得有趣,也想学学,就让母亲手把手地教着做。好容易做出一个,不料没有扎紧,米直往外漏,逗得母亲马上取消了我的制作资格。
  
  上锅烹煮时间好长,等着等着我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梦中似乎听到父亲在叫我,睁眼一看,母亲正好揭锅,粽香随着蒸汽在屋里弥漫开来。我忙不迭跑到锅前上手要抓,母亲笑骂:“小馋嘴,不怕烫着。”她用筷子给我捞起一个。好漂亮的粽子哟,翡翠绿的叶、珍珠白的米、暗红色的赤豆,蘸点白糖,吃一口,喔,那感觉妙不可言……我狼吞虎咽地一连吃了两三个,无意中抬起头,看见他们望着我,脸上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自酿的米酒
  
  一次成功的尝试,使养父母备受鼓舞,平日对食材又多了些关注。从此家里常备糯米、粽叶,再也不需为吃粽子发愁了。可是对于我,吃粽子少了米酒,还是觉得美中不足。他们深知我的爱好,把米酒的事时刻挂在心上,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别着急,米酒会有的。”
  
  不久,随母亲回内地探亲。在鄂西北三姨妈种满花草的庭院里,我们吃着粽子,喝着米酒,拉着家常,心中甚觉惬意。当母亲聊到新疆与内地的饮食差异时,三姨妈只咂嘴:“咳,连粽子米酒都吃不到,我已经备好了一些酒曲子,做出的米酒保准娃子吃了还想吃。”我听得真切,也顾不得礼貌,抢先从三姨妈手里接过了那包酒曲。
  
  有了故乡的酒曲当家,探亲返疆后,母亲再度小露身手,用传统工序和棉被包裹的方法,解决了米酒制作的温差问题。等待发酵的日子里,我每天都要凑近闻上几次。有天放学,棉被里飘出淡淡的酒香,我不禁大呼小叫起来。当母亲麻利地掀开被子,端起瓷盆查看时,米饭中间的小洞已溢满清亮的浆汁。
  
  从此,粽子和米酒这一对“标配”美食,终于在我家安营扎寨。隔三差五的,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享用着传统美食,悠闲地拉起家常,好不快活自在。“物以稀为贵”,亲朋好友听说我家有好吃的,不时也来捧捧场,养父母总是热情地摆上粽子米酒,让大伙感受与众不同的滋味和情趣。至今,有位父亲的同事餐后得意,摇头晃脑吟诵“何以解忧,唯有粽、酒”的情景依然让我忍俊不禁。这段温馨美好的时光,一直持续到我下农场当了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