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万年基业

[民间故事] 万年基业

时间:2022-06-13 来源:admin 点击:

  古人云: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黄知府也是这个想法,所以他准备在故里建一栋大宅子,等年老之后在大宅子里安度晚年。
  
  正筹划着,有人求见,说是家乡人。在会客厅,黄知府见对方是个中年汉子,满脸风霜,手指关节粗大,一看便知是手艺人。那人恭恭敬敬地说:“大人,小的姓洪,村东首的,我爹叫洪大瓦刀,大人还有印象吗?”
  
  黄知府一听,失声叫道:“洪大瓦刀?记得记得,那是全村乃至四乡八里头一把瓦刀,你是他儿子?今天来有事吗?”
  
  中年汉子答道:“小人继承了我爹的衣钵,手艺嘛,不是在大人面前吹牛,比我爹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大伙都叫我洪小瓦刀。今天打扰大人,是听说大人想在故里建宅院,小人毛遂自荐,想为大人承担这个活。”
  
  黄知府沉吟道:“让你建?嗯,你能说说让你建的理由吗?”
  
  洪小瓦刀抬起头,信心十足地说:“大人,如果您将宅院给我建,我向菩萨发誓,一定给您建一座宏大精美且固若金汤的万年基业!”
  
  黄知府哈哈大笑起来:“洪小瓦刀,这事就这么定了,造得好的话,重重有赏!”
  
  洪小瓦刀满面春风地回到家,老婆说:“我的老天爷,想不到我男人这么厉害,竟然单枪匹马到城里说服了知府大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洪小瓦刀一乐:“投其所好呗。你说天底下当官的建宅子,谁不希望宏大、精美、固若金汤?宏大是指宅院要敞亮高大,精美是指结构精巧装饰好看,固若金汤是指稳固牢靠。最致命的是‘万年基业’四个字,准能点中他们的死穴!”
  
  很快,在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竹声中,黄知府大宅开工了。洪小瓦刀的手艺果然不同凡响,他领着一帮子工匠精雕细琢地干了起来。其间,黄知府也亲自带着行家去现场勘察,行家量了又量,挑了又挑,硬是没找出一点毛病来。
  
  黄知府心中大悦,可还是不放心地说:“洪小瓦刀,我且问你一句,自你拿瓦刀以来,可曾发生过坍塌事件?”
  
  洪小瓦刀放下瓦刀,郑重说道:“大人尽管放心,我干这行三十多年了,至今为止,甭说人住的房子,就是猪圈鸡窝都没有倒过一个。”
  
  黄知府这才放下心来,转身离去时不经意地瞥见,洪小瓦刀脸上闪过一丝笑容,那笑容似有一点诡异,黄知府以为自己看花眼了,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过了些日子,大宅就建成了,高大气派、雕梁画栋、斗拱飞檐,黄知府甚是满意。接下来就是内部装饰了,黄知府说了自己的想法,洪小瓦刀却提出了不同意见:“大人,小的认为宅院内不宜栽种花啊草的,最好择空旷处种竹子。”
  
  黄知府惊讶极了:“为什么?”
  
  洪小瓦刀正色说道:“小的成年累月走南闯北,虽不擅长风水,但也略知一二。大人这宅院已是极尽富贵,如果再种植奇花异草,叫富上加富、贵上加贵,这对主家来说未免过于招摇,只怕命里压不住。若种植竹子,刚好可以借竹子的清幽抵消宅院的富贵之气。再说大人饱读诗书,风雅之人也正好与竹子两相匹配。”
  
  这些话,字字句句击中黄知府的心坎,他抚掌大笑道:“好好好,听你的,我找你建宅院可真是找对人了!”
  
  谁知这还没完,接下来,洪小瓦刀又建议在宅院的前面砌鸡窝,在宅院的后面砌猪圈,其余空地种些青菜萝卜。
  
  黄知府吃惊得张大了嘴:“我堂堂知府在宅院内养鸡喂猪种蔬菜?你糊涂了吧?”
  
  洪小瓦刀摇摇头说:“大人细想,鸡啄食时是怎样的动作?是爪子往后扒,这叫往后扒财,所以鸡圈要砌在宅院前方。而猪吃食时,长长的嘴往前拱,这叫往前拱财,所以猪圈要砌在宅院后方。至于遍种蔬菜,这叫青菜萝卜保平安!何况这一派农家风光,不也正是大人这样的文人士大夫所追求的?”
  
  聽了这番话,黄知府开心地大笑起来:“洪小瓦刀啊洪小瓦刀,你就是个人精啊!行,本大人全都听你的。”
  
  就在这时,黄知府又瞥见洪小瓦刀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依旧有种说不上来的诡异,但他还是没放在心上。
  
  没过多久,大宅内部装饰也全部完成,黄知府非常满意,赏了洪小瓦刀一大笔银子。之后,他精心挑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喜气洋洋地打算搬进新宅,可万万没想到,就在这当口,他因为贪腐东窗事发,被下了大牢。
  
  直到此时,黄知府才惊觉富贵如烟、人生如梦,他在大牢里生不如死,只求早死早投胎。这天,有人来看他,不是别人,正是洪小瓦刀。
  
  黄知府问:“你为什么来看我?”
  
  洪小瓦刀说:“你我毕竟是同乡,再说为建那座大宅院,你给了我那么多银子,于情于理我都要来看看你。”说着,他从食盒里拿出三盘菜,分别是烧鸡、萝卜烧猪肉、炒青菜:“你可知道这三盘菜的来历?”
  
  黄知府惊讶地看着菜:“莫非是……”
  
  洪小瓦刀点点头说:“正是来自于你宅院里养的鸡和猪,以及种的萝卜青菜,还有这食盒,是用院中的竹子做的。忘了告诉你,除了瓦工,我还是个不错的篾匠。”
  
  黄知府上下打量洪小瓦刀,好像不认识他似的。洪小瓦刀笑了笑说:“你是不是想问我是怎么进入园中杀鸡、宰猪、择菜、拔萝卜、砍竹子的?很简单,那个宅院我买下了,院中的一切都归我了。你下大牢后,你那不成器的儿子天天滥赌,结果欠下一屁股债,债主要砍他手脚,他只有一条路——贱卖大宅。因为建这宅院,你给了我好大一笔银子,再加上我和我爹一辈子的积蓄,我才得以从你儿子手中买下……”
  
  黄知府突然像见鬼一样惊叫起来:“洪小瓦刀,我又看到你脸上那种诡异的笑了,我没有看错,绝对没看错!之前我也看到过,你到底笑什么?”
  
  洪小瓦刀长叹一声,说:“好吧,我告诉你,我说过要把你的宅院建得固若金汤,建成万年基业,你听了乐不可支,我笑你痴,我笑世上像你一样的痴人多。世上有多少房子真能成万年基业?有的大宅还没建成,主人就出事了;有的只住了几年就被没出息的后人给败了;还有的大宅院刚建成,主人一天还没住就换了主人,比如你。正所谓‘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可世人为什么总是看不破呢?”洪小瓦刀说完就走,没走多远,就听得身后黄知府的痛哭声。
  
  洪小瓦刀回到大宅院,老婆迎上来,一脸钦佩地说:“当家的,我还记得你无数次描述过我们家未来的样子,说要有竹子,好让你就地取材做篾匠;要有鸡窝、猪圈、菜地,好足不出户就有肉有菜吃。现在全齐备了,我这才明白,原来你明面上是为黄知府建宅院,实际上是为自个儿建的啊。”
  
  洪小瓦刀哈哈大笑:“我哪能这么神机妙算?我只是常幻想自个儿要是能有这么一处宅子就好了,这才说服黄知府这般装饰,想不到竟然梦想成真!”
  
  老婆疑惑地说:“可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你怎么断定黄知府会下大牢的?”
  
  洪小瓦刀神秘地笑了笑说:“之前我给一位京城大官建宅院,你还记得吗?有一回,我无意中听他说起要调查黄知府贪腐一事,我就觉得黄知府总会有这么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