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故事会> [民间故事] 吃白食

[民间故事] 吃白食

时间:2022-06-16 来源:admin 点击:

  芦庄子有个叫石头的孝子,他一边照看家中的瞎眼老娘,一边在南市摆摊卖煎饼果子,生意不错。老娘多次劝石头去大饭庄找个正经事由,可他没答应。
  
  这年初冬,老娘受了风寒,卧炕不起,石头在家照顾。一天,老娘忽然说:“儿啊,我想喝碗登瀛楼的山药红枣粥,听人说那儿的粥好喝。”石头愣了一下:“得,我这就给您买去。”
  
  出了街门,石头却倍儿为难,这些天没出摊,加上请大夫、抓药,手里没几个铜子儿了,拿嘛去买粥啊?他一边想辙,一边朝登瀛楼走去,忽然想起了一个规矩:津门混混儿为了讨长久饭辙,选一家饭庄,吃喝完后说没钱,只要咬牙扛过伙计的一顿暴揍,完事后就可以隔三岔五上饭庄白吃白喝,这叫吃白食。
  
  想到这里,石头提着砂罐大步走进了登瀛楼,单点了一碗山药红枣粥。等跑堂的端来粥,石头把粥倒入砂罐后,说:“劳驾,把你们掌柜的请来。”
  
  不一会儿,掌柜走了过来,石头说:“掌柜的,我身无分文,您让伙计揍我一顿吧。”掌柜姓苏,他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几眼石头:“那就得罪了。来啊,好好招呼这位吃白食的主儿!”
  
  五六个身强力壮的伙计立马围了过来,对着石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石头一声不吭,咬牙死扛。苏掌柜见揍得差不多了,喊了声“停”:“小子,你可以走了。”
  
  石头被揍得鼻青脸肿,挣扎着起身后,提溜起砂罐,说了句“回见”,便一瘸一拐地向门外走去。跑堂的见状,刚要去拦,却被苏掌柜伸手阻止了。
  
  回家后,石头伺候着老娘喝完粥,见她似乎意犹未尽,便决定转天再给她买。
  
  这天晚上,石头又来到登瀛楼,要了碗皮蛋瘦肉粥,他把粥倒入砂罐,起身要走时,却被跑堂的拦住了:“嗨,咱这儿吃白食有个规矩,不能往外带!”石头一愣,急眼了:“嘛人说的啊?我怎么不知道这规矩?”
  
  跑堂的白了石头一眼:“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告诉你,这粥你只能在这儿喝!”石头没了辙,把砂罐往桌上一搁:“好,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他抬腿走人了。
  
  回家后,石头对老娘说:“娘,登瀛楼的伙计说,粥带回来再热就不好喝了。走,我背您去那儿现吃。”
  
  石头背着老娘来到登瀛楼,跑堂的见石头把粥端给一个瞎眼老太太喝,立马找到苏掌柜,说:“掌柜的,这粥不该老太太喝啊!”苏掌柜却摆了摆手,算了。
  
  转天上晌,苏掌柜去了趟芦庄子,回来后,他叫来跑堂的,如此这般地说了几句。
  
  过了几天,石头背着老娘又来喝粥,跑堂的却说后厨忙不过来,让他自个儿去熬粥。石头亲自动手,给老娘熬了一碗首乌甘草粥。等石头娘俩走后,苏掌柜来到后厨,尝了一口砂锅底的粥,不由得点了点头。
  
  半月后的一天,南市的大混混儿刘三忽然带着五六个混星子大摇大摆地来到登瀛楼,点了一桌好酒好菜。吃饱喝足后,这帮人抬腿就走。跑堂的麻利儿说:“三爷,您看这饭钱……”
  
  刘三“嘿嘿”一笑:“听说你们登瀛楼在当活菩萨,让一瞎眼老太太吃白食。哥几个也来沾沾光,不成吗?”苏掌柜闻听,慌忙走过来,拱手说:“三爷,这跑堂的刚来,不懂规矩,您甭跟他一般见识。今儿这顿饭算我请客。您慢走!”
  
  刘三瞥了一眼苏掌柜,鼻孔里“哼”了一声,离开了登瀛楼。
  
  谁知打这以后,刘三隔三岔五就带人来吃白食,菜要好菜,酒点好酒,一通胡吃海塞后,嘴一抹就走。苏掌柜叫苦不已,照这样吃下去,非把饭庄吃黄了不可……
  
  这天,石头背着老娘前脚来到登瀛楼,刘三和几个混星子后脚也进来了。落座后,刘三点了不少酒菜,苏掌柜赔着笑脸儿说:“三爷,您和弟兄们在我这儿吃喝有些日子了。我这店小利薄,实在是招待不起各位。打今儿起,您点的饭菜全都打八折,您看……”
  
  劉三听后哈哈大笑:“苏掌柜,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了。那瞎眼老太太能白吃白喝,哥几个为嘛不能啊?”苏掌柜解释说:“三爷,实不相瞒,老太太的儿子替她顶了缸,早就被伙计们招呼过了。”
  
  刘三却不依不饶:“按规矩,谁吃谁受招呼。今儿只要你让伙计招呼一顿那老太太,哥几个没的说,这些天的饭钱全付清!”
  
  苏掌柜一听,为难极了,刘三见状笑眯眯地说:“你是怕老太太不禁揍吧?这么着吧,咱换个玩法。哥几个刚点的菜都甭做了,让后厨就做一个菜,要是做得出来,我和弟兄们绝不再踏进登瀛楼半步。要不然,这长久饭辙哥几个吃定了!”
  
  苏掌柜点了点头:“三爷,是嘛菜?”刘三一字一顿地说:“镶卡菜。”苏掌柜愣住了,他从没听说过这么个菜,这白食让刘三吃定了!
  
  这当儿,有人接过话茬:“三爷,您说话算数吗?”刘三回答说:“爷我吐口唾沫砸个坑!”
  
  苏掌柜闻声一瞧,接话茬的竟然是石头这愣小子。只见他转身就直奔后厨,苏掌柜心里又是吃惊又是忐忑,一点底儿也没有。
  
  约莫一刻钟后,石头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菜来到刘三桌前:“三爷好见识,这镶卡菜可是御膳房的四大名菜之一啊!您尝尝,合不合口味?”
  
  刘三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后,忽然站起身来,冲苏掌柜双手一拱:“想不到登瀛楼还真有高人。对不住,叨扰了!”说完他一挥手,带着混星子走了。
  
  苏掌柜倍儿好奇,仔细瞧这盘镶卡菜:盘中全是一水儿的绿豆芽秆儿,最令人称奇的是,每根豆芽秆儿上有道半寸左右的小口,口里镶着一根细肉丝。他正想开口说什么,却发现石头已经悄没声儿地背着老娘离开了饭庄。
  
  到家后,石头把老娘放在炕上,却听她一声呵斥:“孽障,我问你,这些天来,我喝的粥是不是你在登瀛楼耍光棍儿讨来的白食啊?”
  
  石头知道瞒不下去了,跪在地上,把讨饭辙的事讲了出来。老娘一听,摸起放在炕角的棍子打了过去,石头一动不动,任由老娘打。最后,老娘发了话:“打明儿起,给登瀛楼还债去。嘛时还完嘛时进这个家门!”石头答应了。
  
  转天早上,石头伺候老娘吃完早饭,正要去登瀛楼,忽听有人敲门,开门一瞧,竟是苏掌柜,他手里提着一盒桂顺斋的大八件,后面还跟着个女人。
  
  进门后,苏掌柜双手作揖:“石师傅,今儿登门拜访,一是向您赔礼道歉,上次不该那样招呼您;二是有个不情之请,想请您掌登瀛楼的大勺。不知您意下如何?”
  
  没想到,石头却谢绝了:“对不住了,苏掌柜,我得在家照看老娘啊。您还是另请高明吧。”苏掌柜却叫过身后的女人:“我已雇了她来伺候老太太。老人家今后想吃嘛喝嘛,登瀛楼全包了。”
  
  这时,老娘开口说话了:“傻小子,为嘛不应啊?为了我这个老家伙,你从京城回到天津,已经吃足了苦啦!这么下去,你在京城会芳楼学的御膳房手艺可就白学了。苏掌柜,您记着,他头月的工钱顶我喝的粥钱。就这么定了!”
  
  三年后,苏掌柜把登瀛楼交给石头经营时,才说出那年刘三吃白食的事儿,是他和石头娘想出的招儿,目的是让石头有个正经事由,别糟践了手艺。
  
  石头听后,失声痛哭。此时,老娘去世已整整三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