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爱情文章> 不是每种感情都能叫爱情啊

不是每种感情都能叫爱情啊

时间:2022-06-25 来源:admin 点击:

  [1]
  
  理科火箭班的女生少,性格也男孩子气。
  
  偏偏有一个叫魏春娇的姑娘,17岁的年纪已出落成个大美人,肌肤胜雪,杏眼桃腮,笑起来两腮有浅浅的梨涡,实在难以用语言描绘那种年轻的美丽与灵动。
  
  班主任是个经验老道的教师,她处理过不少学生早恋的事情。现在她很头疼,该把魏春娇安排和谁同桌这件事。当然,学生现在没有任何问题,但她要防患于未然,把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最后,她选中了何川。
  
  何川是谁?全校理科稳居榜首的人物,每次考试总分至少要落第二名30多分。八百多度的厚眼镜片架在鼻梁上,向来不苟言笑。在学霸光环的笼罩下,就算是火箭班的同学也不敢妄自近他三分。
  
  “嗨,学霸!这次换座位后,我们坐同桌。”
  
  三月的气温已经回暖,魏春娇把藕荷色的外套脱下来卷成一团,阳光照在她白皙的皮肤和浅浅的梨涡上。
  
  “叫我何川。”
  
  何川的右手中指,推了推眼镜。
  
  [2]
  
  没到一个星期,魏春娇和何川就混成勾肩搭背的好兄弟了。
  
  作为两个专注于学习的火箭班学生,他们俩最常干的一件事,就是比做题速度。
  
  “输了的人,帮对方做值日!”
  
  “输了的人,帮对方接一个月的水!”
  
  有一天晚课下课,何川突然拍桌子大叫起来:“魏春娇你耍赖!你提前把题做过一遍了!我都看见铅笔印儿了!”
  
  不明所以的同学们吓得噤声,只有魏春娇一个人笑到岔气,捂着肚子起不来。
  
  “祖宗,别喊了,明天早上换我带早饭还不成?”
  
  “魏——春——娇!你上次也……”
  
  没等他说完,一只白嫩的小手忽然捂上了他的嘴。
  
  何川全身好像被电,一下子败下阵来。
  
  做同桌半个月后,魏春娇发现了一件事:何川上课总喜欢偷着睡觉。
  
  他用右手拄着头,假装低头看题目,实际厚厚黑框眼镜后面的小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最讨厌的是,他有时候还会打鼾,声音倒是不大,像小猫一样。
  
  那天,魏春娇考试失利,趴在桌子上怀疑人生。何川却一直在她旁边聒噪,觉得这次题目多么多么简单。
  
  “你知道吗?何川,我现在真想锤爆你的狗头!”
  
  “魏某娇,你不会的,你只想用自己的头来换我的头。”
  
  “何川你信不信我把你上课偷着睡觉的事情告老师,你还打呼噜!我不要和你同桌了,你影响我学习!”
  
  “我没有!你瞎说!”
  
  “怎么样,恼羞成怒了吧?哈哈哈!”
  
  魏春娇看见他憋红了脸的样子,突然很想笑。
  
  她的笑声“咯咯”像银铃,两个梨涡浅浅,直教人移不开眼。
  
  [3]
  
  两个月过去了,班里例行调座位。班主任把魏春娇和何川一起叫到办公室。
  
  路上两个人一直小声嘀咕。
  
  “喂,何川,你犯啥错误了,可别连累我。”
  
  “你别乱讲,我是个好学生诶。”
  
  “是不是睡觉的事儿?”
  
  “不可能,我睡觉,叫你来干吗?”
  
  “啊,我知道了,肯定换座位的事儿。”
  
  “换座位?啊,那那……你还想不想和我同桌啊?”何川宽大校服袖口里手指绞在了一起,语气却装得云淡风轻。
  
  “看心情喽!”
  
  “哼,我看你最想和林品亦坐同桌。”
  
  [4]
  
  林品亦是魏春娇的初中同学。
  
  他烫着羊毛卷,喜欢穿一件浅灰色的棒球服,走起路来有点儿“外八”,痞里痞气的,但为人仗义。
  
  他当时说他想考市里的高中,让成绩好的魏春娇帮忙补习。补习的酬劳嘛,自然是帮忙打跑不少心术不正的男生。
  
  魏春娇第一次逃课,也是林品亦在门口接应的。他俩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一起去了游乐场。工作日的游乐场基本没有人,他俩撒欢儿地把所有项目玩了一遍。夕阳斜照,两个人吃着冰淇淋,一起坐在高高的台阶上看日落。结果猛地发现快到放学时间,俩人一路疾跑跳上班车。
  
  魏春娇坐在后排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林品亦把她毛茸茸的小脑袋放在了自己肩膀上,只有他和司机知道。
  
  但是林品亦的成绩实在是差得一塌糊涂,中考分数出来了,就算是把录取线给他扒拉过来,他也够不到。
  
  他们的最后一次道别,是在电话里。两个人强撑着笑。
  
  然而,他们都不敢问,问问彼此的去向和未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