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亲情文章> 老父尚能撑撑船

老父尚能撑撑船

时间:2022-08-23 来源:admin 点击:

  家住河邊,有一艘船,是最基本的家当和必需。
  
  我家也是,从一开始的木质船,到后来的水泥船,一艘又一艘地换。
  
  过河、赶集、打鱼、运送货品、去圩心里干活,凡事种种,皆需坐船的。也只有船,可以让我们行动自如,如履平地。
  
  船,虽然换了一艘又一艘,但撑船的人,却始终未曾换过,他便是我父亲。
  
  儿时长长的暑假,我常要和父亲坐船去圩心干活。去时,父亲在船尾撑船,我只管坐在船沿边玩水,让碧蓝、清澈、凉凉的河水,从手掌上流淌过,倍感舒畅。
  
  干活归来,全身都累,我跳进停泊在树荫之下的船里,将帽子朝脸上一盖,倒头便睡,还是由父亲撑船送归。
  
  父亲喜欢用竹篙撑船,为此他专门在屋后种了一片竹林,以便可随时取用新的、好用的竹篙。他用竹篙撑船时,左一下,右一下,既用蛮力,也用巧劲,该蛮时蛮,需巧时巧,在竹篙上自由切换。蛮巧之间,船便在河面上荡开一层层水纹,载着生活之重,浮水而行。
  
  年轻时,父亲的很多时间,都是在船上度过的。船是他的助手、伙伴,他是船的主心骨,他和船,是河面上一幅流动的朴素之画,是连接两岸的飘动之桥,是撑开明亮日子的责任担当,也是父子之情的载体表达。
  
  有一年秋天,我从县城的学校步行回家,到达家门口的河对岸时,已是半夜。我站在河埂上,朝对面大声叫父亲,想让他把船撑过来,渡我过去。
  
  那时乡下,还没有手机和电话,只能靠喊叫。
  
  河面很宽,我担心睡熟的父亲不一定能听到。但只喊了三四声,家里的灯便亮起来,随后,门被打开了,父亲听到了。
  
  那晚的月色很好,我看见父亲拿起竹篙,下了河,上了船,开始左一下,右一下地将船撑了过来。月光打在河面上,也洒在父亲身上和小船上,他撑船的一举一动,清晰地倒映在水中,让我仿佛觉得自己有两个父亲。
  
  类似这样的接渡,有很多次。再晚,都有父亲撑船来接我,渡我过河,伴我回到温暖的家中,真好啊。
  
  这些年来,父亲愈发老了,头发白了许多,人也显得不如往日精神,蔫蔫的,背尤其弓得厉害。但船,依然由他来撑,每年我也回不了几次家,回去,就尽量找个理由,让他带我撑撑船,到河上走走,让他觉得自己还未老,还是能撑得动船的。
  
  我当然也是会撑船的,但一直以来,父亲都不太愿意把竹篙交由我。在他看来,我是一个撑笔杆的人,只要撑好笔杆,写好报道和文字,就足够了。人生有三苦,撑船排在首位,父亲不要我来继承他的竹篙,他希望我能走出去。
  
  虎年春节,我回乡陪父亲过年,赶上了一场大雪,一夜之间,天地间苍茫一片。天亮开门时,我看到家中那艘用了很久、有太多斑驳的水泥船,孤单地停泊在寒风瑟瑟的河边,船头、船尾、船心,都盛蓄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似乎要被压垮,再也负不了重,行不了远路了。
  
  我便与父亲商议:要不我给您买一艘新船吧?父亲连连摆手,说,老船还能用,而且用顺手了。他还说,再过几年,我去世了,你们都在外地,也就极少会回来,家里也不需要船了,买了岂不是浪费?
  
  我竟无言以对。是啊,移居城市的我,是不太需要一艘船的,买后确实是多余,停放在那儿意义不大。想想,还不如趁着老父尚能撑船之际,多挤出时间,常回来陪陪他。
  
  珍惜眼前人,船在,撑船的父亲还在,这便是当下的我拥有的最美之事,一定要去好好拥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