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情感文章> 与老公为“敌”

与老公为“敌”

时间:2022-09-07 来源:admin 点击:

  老公罢考
  
  那天,老公魏超突然宣布罢考,这让小迈彻底抓狂了。她不明白这个一向上进的男人最近怎么回事,先是放弃了竞选副厂长的机会,接着又放弃了CEO资格证培训。
  
  小迈问他为什么,魏超只淡淡地说:“没什么,就是累了。这辈子考得太多,不想继续考下去了。”
  
  小迈急了,却依然柔声劝道:“亲爱的,现在正是你事业的黄金时段,怎么能说停就停呢?你答应过我,要给我和孩子一个美好的未来的!”
  
  魏超一脸黑线,说:“行了!当初承诺给你的房子、车子都有了,你还想怎么样?”
  
  小迈觉得老公误会了自己,忙解释说:“我不是在乎钱,而是期待你的成功。你懂吗?”
  
  “谁知道呢!”魏超一脸不屑地说,“别劝我,反正我想好好歇歇了。”
  
  小迈心有不悦,可转念一想,反正离考试还有段时间,说不定他到时又想通了,便说:“如果真累了,那你就请假休息几天吧!”
  
  然而,休息一段时间后,魏超还是没有振作的迹象,整天窝在沙发上玩Ipad。小迈苦劝了几回,每次都以不愉快收场。
  
  郁闷之下,小迈便上网吐槽。很快,有人跟帖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是男人有房有车后就没压力了吧?”
  
  联想到魏超说“有房有车”时的满足神情,小迈顿时如醍醐灌顶:好,需要压力是吧,那还不容易!
  
  于是,一向朴实的小迈突然变得时尚起来:将十几年不变的马尾变成了披肩大波卷;把保暖的布棉鞋换成了雪地靴;而之前那张原生态的脸,也波光潋滟无限生动起来。
  
  看到小迈的变化,魏超起初很兴奋,可他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他卡上的钱正被小迈用副卡以飞快的速度刷走了。当卡里最后五千元被小迈换成一张健身卡时,魏超终于生气了,说:“你别这么败家行不行?以后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小迈娇嗔道:“人家就是想让身材更好一点,走出去给你挣面子呀!”
  
  魏超不吃这一套,黑着脸说:“想健身去室外跑步呀!我警告你,再这样就别怪我取消你的副卡!”
  
  “取消就取消!干脆连我这个老妈子的身份也取消好了!”小迈也生气了,说,“钱不是靠省出来的,有本事你就在外面多挣点回来呀!”
  
  魏超彻底被激怒了,吼道:“虚荣!不可理喻!告诉你,我就只这么点能耐,逼我没用!你有本事,就别指着‘夫贵妻荣’。你倒是自己去混出个人样来呀!”
  
  小迈听出来了,魏超是在指责她平庸却高要求于他,顿时翻江倒海起来:想当初自己满腹才华,也肩负着父辈的希望,想到夫妻只能有一个冲在前面,才心甘情愿地去做男人背后的好女人,可如今竟落得这样的埋怨!
  
  婚姻是两个人的长跑
  
  给丈夫的压力没有变成动力,反倒成了夫妻间的“离心力”,小迈懊悔不已。她又上网发帖,将自己几年来的付出,丈夫不争气不理解的事和盘倒出来,很快引来了太太们的围观。
  
  有人说:“平平淡淡才是真,男人能替你混个温饱就行了,大富大贵的日子不一定踏实呢!”也有人说:“男人成功不见得是件好事,说不定到时变成了陈世美,你就‘悔教夫婿觅封侯’了。”这些意见,小迈都不放在心里。她不信命,也不担心魏超将来变心,因为她对丈夫的人品有把握。
  
  一个叫暖暖的留言引起了小迈的注意,她说:“在婚姻中,男人需要的不是一个保姆或老妈子,而是一个战友甚至是“敌人”。婚姻是两个人的长跑,不要单单将他推到跑道上,自己却只在旁边做啦啦队。你和他一起跑,与他为‘敌’,他才能时刻感受被超越的危险。到时你看他还敢不敢停下来……”
  
  暖暖的话犹如黑夜里的一盏灯,让小迈突然看清了自己所处的位置以及所要前行的方向。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当晚,吃完饭后,小迈认真地对魏超说:“老公,对不起,之前是我不懂分担,把所有的重压加到你身上,以后我也会努力工作的。既然你在职场上累了,就好好歇着吧!不过家务事我们就要分摊了——饭一起做,卫生一起搞,老人我们共同照顾……”
  
  在老公惊愕的眼神中,小迈留下一桌子碗筷,转身进了书房。
  
  永不终结的赛事
  
  第二天,小迈主动向公司要求调离闲职,申请到销售部工作。为了提高业绩,那段时间她白天向同事们虚心请教,晚上还去夜校充电。
  
  由于公司销售的是母婴产品,而小迈十分了解女人的需求,因此她的业绩便节节攀升。不久,她开始尝试做企划案,很快就在众多的员工中脱颖而出。九个月后,小迈终于荣升为部门主管。
  
  每每工作上有点小成就,小迈都高调地跟老公分享。魏超总是讪讪地说:“行啊,哪天我若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回家做‘职业妇男’得了!”
  
  小迈了解老公,其实他是个极要面子又不肯服输的人。果然,不久她就发现魏超变了:不再没完没了地看球赛,不再深夜不归地打麻将,不再四仰八叉地躺着玩Ipad了。不知从哪天起,他的床头摆上了《财务管理》《国际贸易》。看来,这厮要接着考CEO了。
  
  工作之余,小迈开始舞文弄墨。母亲几次劝她:“魏超事业干得不错,你一个女人何苦再把自己弄得那么累。再说两个人都忙工作,家里的事怎么处理得来?”
  
  “家务事大家一起分担更好,实在不行就请保姆。”小迈不以为然。她想,自己还是继续与老公为“敌”的好,不然这厮又要松懈下来。再说,自己也越来越喜欢这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方式了。她知道,只有永不终结和老公的赛事,婚姻生活才会越来越精彩。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小迈开始有文章在报刊上发表。每次收到样报样刊,她都要刺激魏超一次,说:“老公,等我写成了莫言,你就给我做经纪人吧!”
  
  有一天,当小迈再次到魏超面前显摆时,被他一声喝退:“去,本老爷现在没工夫听你嘚瑟,爷还要率领三千职工提前完成今年的生产任务呢!”
  
  “三千?一个小小的车间有这么多兵?”小迈嗤之以鼻。
  
  “嘁!谁说一个车间?你家老爷已荣升管理生产的副厂长了!”魏超一脸得意地说,“跪安吧,本老爷没工夫听你扯闲篇了!”
  
  “老公,你真行!”小迈兴奋在老公脸上“吧唧”一下。其实,她在意的不是赛场上的输赢结果,而是希望看到丈夫总是精神抖擞地往前跑……